性经验史

出版时间:2005-9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法)米歇尔.福柯  页数:509  译者:佘碧平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本书为法国著名思想家米歇尔·福柯的代表作、作者生前完成了三卷,我社已于2000年3月翻译出版,共印了两次,这次出版增补版的原因是我社获得法国伽里马赫出版社的授权,同意我社将《性经验史》第四卷已发表的内容《为负法而战斗》作为第四卷收入本书,趁此机会、译者又对以前的译文作了修改和提高、因此,《性经验史》中文版将成为全球最完整的版本而面世,而且被收入《世纪文库》第二辑。
  首先,福柯写这本书的动机与出发点是反对弗洛伊德和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因为后者从压抑与解放的二元对立出发,认为性从来只是被否认和被压抑的,但是,福柯却发现,从16世纪末以来,性不仅被压抑,而且被激活起来,不断被生产和繁殖出来。这正是各种权力关系在性经验的机制中运作的结果,简言之,压抑与解放恰恰是权力机制中互相关联的两个方面。它表现为肉体的惩戒权力和政府对人口的调节权力,即“我们大家都生活在‘性’社会里,或者说是生活中‘性’之中。权力机制告诫身体、生命、繁衍生命的东西、增强人种的东西注意自己的力量、控制能力或者供人使用的能力。权力‘向’
性谈论性……”总之,在“身体”与“人口”的连结点上,性变成了以管理生命为中心的权力的中心目标。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米歇尔·福柯米歇尔·福柯,1926年10月15日出生在法国的普瓦利埃。1946—1949年,就读于巴黎高师和索邦大学,先后获得哲学和心理学文凭。1951年,通过哲学教师资格考试。1961年获国家博士学位。1970年被遴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1984年6月25日因感染上艾滋病去世。福柯一生著作甚丰,闻名于世的有《癫狂与文明:古典时代的癫狂史》(1961年)、《诊所的诞生》(1963年)、《词与物》(1966年)、《知识考古学》(1969年)、《规训与惩罚》(1975年)和《性经验史》三卷(1976,1984,1984年)。    米歇尔·福柯是后结构主义主要代表人物。他不仅“谈玄论理”,而且还直接批评自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性文化”。

书籍目录

第一卷 认识的意志
第一章 我们是“另一类维多利亚时代的人”
第二章 压抑的假说
一、话语煸动
二、性倒错的插入
第三章 性科学
第四章 性经验的机制
一、目标
二、方法
三、范围
四、分期
第五章 死亡的权利和管理生命的权力
第二卷 快感的享用
导言
一、更动
二、各种质疑的形式
三、自我的道德与实践
第一章 对快感的道德质疑
一、快感
二、享用
三、控制
四、自由与真理
第二章 养生法
一、一般养生法
二、快感养生法
三、冒险与危险
四、性行为、消耗、死亡
第三章 家政学
一、婚姻的智慧
二、伊斯索马克的家政
三、节制的三种策略
第四章 性爱论
一、一种可疑的关系
二、男童的荣誉
三、快感的对象
第五章 真正的爱情
结论
引文索引
第三卷 关注自我
第一章 梦见他的快感
一、阿尔泰米多尔的方法
二、分析
三、梦与性行为
第二章 自我的教化
第三章 自我与他人
第四章 身体
第五章 女人
第六章 男童们
结论
引文索引
第四卷 (部分发表的内容)
为贞节而战斗
人名对照表
福柯年表
译后记

章节摘录

如果大家同意以上两点,我想大家也会说三个世纪以来关于性的话语不是稀少了,而是增多了;如果说它自身带有禁令和忌讳,那么它还从根本上确保对一切性犯禁的强化和引进。这一切在本质上只是起到了一种防卫作用。大家这样谈论性话语,发现在引入性犯禁的同时它已经释放缓解、分离开来,其实这只是在掩饰性:一种遮遮掩掩的话语和一种离散的回避。至少在弗洛伊德之前,关于性的话语--包括学者和理论家关于性的话语--也是一再对自己谈论的对象遮遮掩掩。我们可以利用所有这些言谈的对象、细小的设防和详尽的分析,从中一步步地勾勒出难以忍受的和非常危险的性真相。大家要求根据纯洁的和中立的科学观点谈论性,这一事实本身就很有意思。事实上,这是一门懂得如何规避的科学,因为在无法或拒绝谈论性本身时,它特别关注性的偏差、倒错、特殊的反常、病理学无法对付的障碍和严重的病态。这同样是一门本质上服从于道德律令的科学,它是以医学规范的形式重复了这些道德律令的。说真的,它到处引起恐惧。它把影响一代代人的臆想出来的罪恶王朝归因于性的些微波动。它向全社会证实羞怯的人的偷偷摸摸的性习惯和最冷僻的小小性怪癖都是危险的。它还认为在享用奇特的性快感之后就是死亡:个体的死亡、一代代人的死亡和人类的死亡。它因此与一种立场坚定却又会泄露真情的医学实践联系在一起,不停地表白自己的厌恶之情,急于得到法律和舆论的支持,它宁愿听命于秩序的权威,而不顺从于真实的要求。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不由自主地表现出率真,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它甘愿自欺欺人,与自己的斥责的对象沆瀣一气,既不可一世,又卖弄风情。它留下了一整套病态的淫猥话语,这是19世纪末的特点。像伽尔尼耶、布耶、拉杜塞特这些法国医生都是没有名气的淫猥话语的记录者,而罗里纳则是色情诗人。但是,在这些暧昧的快感之外,它还要其他权力。它把自己打扮成健康律令的最高权威,在新的防菌话题下,重提过去对性病的恐惧,同时收集进化论者的伟大神话,把它们与最近的公共卫生制度扯在一起。它声称要确保社会团体的物质活力和道德特性,许诺淘汰有性缺陷的人、变性的人和性退化的人群。它还借口生物学的和历史的迫切要求,证明国家种族主义是正当的和迫在眉睫之事,并且把它们植根于“真理”之中。一旦比较这些人类性经验的话语和同时代的有关动物与植物的繁衍的生理学,我们会立即发现两者之间的差异。它们在基本理性方面显得单薄,谈不上有什么科学性。在知识的历史发展中,它们被单列出来。它们形成了一个混乱的奇特区域。在整个19世纪里,性内在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知识记载中:一类是有关生物繁衍的生物学,它依据普遍的科学规范不断地向前发展;另一类是性医学,它服从的是与前者完全不同的构成规则。在这两类知识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和相互建构。与第二类知识相比,第一类知识只是扮演着虚幻的遥控角色:一种整体担保。在这种整体担保的庇护下,各种道德障碍、经济的或政治的抉择和传统的恐惧都能够再次被写入统一和科学的词汇之中。这一切就好像存在着一种对有关人类的性及其相互关系和影响的理性话语的根本抵制。这种水平差意味着这种话语的目的不是说出真相,而只是阻止真相在此出现。对于生物繁衍的生理学与性医学之间的差异,我们不能仅限于认识到一种科学不平等的发展或一种理性形式的水平差,还必须看到另一点。前者属于一种支持西方科学话语体制的宏大的认知意愿,而后者属于一种非认知的僵化意愿。不可否认的事实是,19世纪有关性的学术性话语不仅浸透了天真和轻信,还有一贯的盲目:拒绝睁眼看和倾耳听。但是,它拒绝去看、去听的东西其实已经被大家展现出来了,或者已经被我们说出来了。因为它只是没有认识到与真理的根本关系的基础。规避、阻止进入真理以及遮掩真理:这许多局部的策略通过遮遮掩掩和最后关头的迂回,给予了认知的本质意愿一种吊诡的形式。不愿认识,这也是求真意愿的一次变故。夏尔科的萨尔佩特里耶精神病院是一个例证:这是一部庞大的观察装置,有检查、询问和实验的功能,但是它还是一台煽情设备,可以当众表演,有着小心借助乙醚或戊基硝酸盐来表演病态发作仪式的场所,有着对白、接触、抚摸和医生用一个手势或一句话所引发或抹去的姿式之间的相互作用。它还有着一套等级森严的人马,他们窥伺、组织、倡导、记录和报告,累积了一个金字塔般的庞大的观察记录与文件库。然而,误解机制正是在这一走向话语和真理的煽情基础上起作用的。因此,一旦在公开咨询中碰上“那个”问题,夏尔科就用手势打断谈话;而且,顺着那些记录病人们对性的叙述和演示,以及医生对性的观察、探询和诱导的卷宗,我们经常会发现有关性的内容逐渐被抹去,那些公开发表的观察记录更是完全略去了有关性的内容。例如参见布尔纳维勒:《萨尔佩特里耶精神病院的图片集》,第110页及以后各页。我们还可以在萨尔佩特里耶精神病院里找到夏尔科未整理的医疗手记,它们比起公开发表的文献,在这一点上要清楚得多。 在这一历史中,重要的不是这些人对性视而不见或充耳不闻,也不是他们诊断错误,而是他们围绕着性和针对性建立起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展示真相的机器,尽管它在最后关头又会掩盖真相。换言之,重要的是,性不仅仅是有关感受和快感、法律或禁忌的事情,还是有关真实与虚假的事情。性的真相成了本质的、有用的或危险的、珍贵的或可怕的东西。简言之,性已经被构成为一种真相赌注。因此,需要弄清楚的不是弗洛伊德或其他某个人发现的新的理性入门,而是19世纪留给我们的这一“真相与性的相互作用”的逐渐成型(和转型),虽然我们对它有所改变,但是这丝毫不能证明我们已经摆脱了它。误解、规避和迂回只在这一说出性真相的奇特事业的基础上才是可能的。这一事业不是起始于19世纪,尽管那时的“科学”规划已经赋予它一种独特的形式。相反,这一事业是一切变态的、天真的和狡黠的话语的柱石。长久以来,性知识似乎一直陷在这些话语之中。在历史上,存在着两种展示性真相的宏大程序。煽情和省略的相互作用在此清晰可见。这里有一段记录1877年11月25日诊治过程的手稿。对象是一个正在挛缩发作的女精神病人,夏尔科先用手、后又拿棍棒的一头顶住她的下部性器官,从而止住了病人的发作。不过,一旦他抽回棍棒,病人又复发作,于是他让病人吸入戊基硝酸盐来加速发作。这样,病人就恳求性棒,言辞间毫无掩饰,她说:“有人把发狂得以继续的阳具拿走了。”一方面,像中国、日本、印度、罗马、阿拉伯-穆斯林等许多社会,都有一套“性爱艺术”(ars erotica)。根据性爱艺术,真相是从快感中抽象出来的,它被理解成实践和经验。理解快感不是从一种允许和禁止的绝对法律出发,也不是以有用性为标准的,而是首先对快感自身而言,根据快感的程度、特别的质量、延续的时间和在身心中的影响来认识快感。为了从内部煽动性和扩大它的影响,这一知识最好应该逐渐地返回到性实践中。因此,这就构成了一种必须保密的知识,不过,它保守秘密不是因为对其对象不名誉的猜忌,而是出于最大限度地保留它的必要,因为根据传统,一旦泄密,它就会失去影响和价值。这样,与保密大师的关系就成了举足轻重的事情了;只有他才能够用秘密传授的方式引导弟子逐步接受性知识及其严肃性。这一传授艺术所产生的功效比起让弟子照着他的单调乏味的秘诀去做要大得多,它应该会让弟子恍然大悟,从而获得老师赐予的恩惠:绝对控制肉体、独一无二的愉悦、忘却时间和限制、获取长寿的配剂、驱除死亡及其威胁。至少,根据这第一种途径,我们的文明没有“性爱艺术”。相反,它是唯一实行“性科学”(scientia sexualis)的文明。或者,确切地说,为了说出性真相,在许多世纪中发展出一套套纳入到不同于秘授艺术和教授秘密的权力-知识的严格形式之中的程序:它着重的只是坦白。至少,从中世纪以来,西方社会一直把坦白作为人们期盼真理展现的主要仪式之一。1215年拉特兰会议颁布的忏悔圣事的管理条例和随后忏悔技术的发展,在刑事审判中诉讼程序的衰落、罪状考验(誓言、决斗和上帝的判决)的取消和审问与调查方法的进步,皇家政府愈来愈多地介入违法案件的审查以致牺牲了私下和解的做法,以及宗教裁判所的建立,这些都促进了坦白在世俗权利和宗教权利的秩序中发挥核心作用。“坦白”一词及其司法作用的演变就表明了这一点:通过“坦白”,其他人就赋予坦白者社会地位、身份和价值,换言之,“坦白”就是一个人确认自己的行为或思想。长久以来,个体是通过其他人和表明与其他人的关系(家庭、忠诚、保护)来证实自己的,然后大家根据他能够或应该谈论他自己的真实情况的话语来确认他。坦白真相已经内在于权力塑造个体的程序之中。不管怎样,从各种考验的仪式、传统权威作出的保证、见证以及观察和演示的学究程序来看,坦白在西方已经成为了最受重视的展现真相的技术之一。从此,西方社会成了一个特殊的坦白社会。坦白的影响无处弗届:在法庭上,在医学中,在教学中,在家庭关系中,在恋爱关系中,在最平常的关系中,在最庄重的仪式上。大家坦白自己的罪行,坦白自己的罪恶,坦白自己的思想和欲望,坦白自己的过去和梦想,坦白自己的童年,坦白自己的疾病和不幸。大家还努力准确无误地说出难言之隐,公开地或私下地向自己的父母、教师、医生和爱人坦白。至于无法向他人启齿的快感和痛苦,大家会自我独白,或者写进书中。大家坦白,或者被迫坦白。当坦白不是出自自愿,或者是出于某一内在命令使然,那么它就是被迫的,即大家把它从荫蔽的精神中或肉体中强行驱赶出来。中世纪以来,拷问就像阴影一样伴随着坦白,当坦白者想回避时,拷问就会助其回答:这是一对黑色双胞胎。希腊法律已经把拷问和坦白联成一对,至少对奴隶是如此。罗马帝国的法律扩大了它的应用范围。这些问题将在《真理的权力》中被再次提出。像最温柔的慈爱一样,最血腥的权力也需要忏悔。西方人已经变成了坦白的动物。

编辑推荐

《性经验史》(增订版)是当代法国思想家米歇尔·福柯(1926-1984)花费十几年时间潜心研究的结果。自从1970年被选入法兰西学院以后,福柯迫于教学的压力,开始在课堂上讲授自己的进行的研究,而且每年都不得不更新内容。在法兰西学院,他每周三上课,从1970年到1984年,他共开出了如下课程:(1)1970-1971年,讲授“认知的意志”;(2)1970-1972年,讲授“刑罚的理论与机构”;(3)1972-1973年,讲授“惩罚的社会”;……(14)1983-1984年,讲授“对自我和他人的治理:讲真话的勇气”。由于健康的原因,最后两年的课并没有正式开发,只是做过几次讲演。福柯凭借《性经验史》一书,而成为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叛逆青年心目中的文化英雄。在本书中,福柯试图勾勒出自16世纪末以来在用科学方法研究性的话语中规训身体的权力机制的历史.知识、权力、意志--福柯反对性解放,主张从性中解放--它所展示的走出现代的获救的希望是古希腊罗马的伦理,在这里,欲望和快乐不是被压抑和克制,而是被加以适度的控制和恰当的运用。如此高深的学术引进,在日渐浅薄化的阅读中受到高度的推举,也许真是买而不读的虚荣使然!

数据来源网站

图书盘,更多图书可访问PDF电子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性经验史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68条)

 
 

  •     有塑封,书的字体和排版都很好,就这本书而言,其第二版附录了福柯死后的第四卷性史为贞洁而战斗,尽管只有部分,但聊胜于无,还没看类容,很期待
  •     福柯未竟之作,也是巴塔耶的遗憾,两人都最终没有完成性史
  •     性经验史(世纪文库) 这本书好
  •     颠覆了人对性的理解
  •     这个本书算是福柯的遗作了,虽然没有写完,但是现有的也很好的
  •     大学时翻过几次,福柯的经典名著,值得细细玩味。
  •     读此书不可急躁,信息量很大,需要慢慢消化,福柯的书一向如此,这本书又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啃完。
  •     福柯的作品一直都是我的最爱,可读性强,而且其敏锐的思想也可以点亮读者的理性之光
  •     福柯的作品,老师说蛮难理解的,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     如果你读懂了福柯,那么说明你才开始自己领悟这个世界!
  •     福柯主要的著作之一
  •     福柯的书在一本一本地收藏。。。新欢不同的单行本。。。
  •     这个是四卷的,世上最全本吧?
  •     好书!非常值得一看!作为法国的大思想家,能给我们的启发实在太多了。
  •     一个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终生,并为之献身的可敬的人。当然,你也是尼采的门徒。
  •     比《古典时代疯狂史》要易懂些,马克思主义痕迹更重,如果二选一的话建议选这本
  •     寄到国外,在邮局还因敏感词被职员翻来覆去检查半天。。。我说是很畅销和合法的说啦。。。
  •     很期待的一本书,入手之后迫不及待的阅读 虽然还没有读懂
  •     书面洁净,质量可以。本书很好,推荐。
  •     读了几页这本书 很难懂呀。。。。呵呵
  •     内容非常深奥,需要慢慢研读
  •     之前就想买,双十二打折,果断拍下~
  •     很值得读,一本敢于说出人们内心虚伪的书
  •     十分经典的社会学著作 细心去读
  •     经典图书,装订纸墨都不错,推荐
  •     美得很~~~美得很~~~美得很~~~
  •     不错,印刷也可以,速度挺快
  •     灰常好灰常好。。。。。。。。。。
  •     不过还没看,应该是很好的书
  •     还不错,就是有点晦涩。
  •     没想到二手书这么干净,和新书一样的。
  •     唯一不爽的是,下单没几天就降价了,坑爹啊
  •     不錯 書很新
  •     未等本书的写作计划全部完成 福柯就死于艾滋病了 所以 本书是福柯名副其实的译作 也因为其议题的特殊性 以及与作者本人传奇经历的几大相关性 而备受关注和争议
  •     还没看,福柯的书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算经典作,需要时间好好读。好在书外面有包装。
  •     现代社会的特点不是把性隐藏起来,而是在强调性是"秘密"的同时,热衷于一直讨论性。
  •     福柯后期的代表作。
  •     福柯的代表作,新版增加了原来没有的一章
  •     福柯经典很值一读,用纸、排版和翻译也都算不错!
  •     福柯晚年的作品,好像没有完成吧?
  •     未读,不过福柯的书都是经典
  •     相信福柯的书和一般的学者不一样。
  •     以前从图书馆借来,一直没有沉下心来看。这次降价买了,备着~
  •     终于等到这本书啦!很高兴!力荐哦!!!唯一的一个遗憾就是书面有点脏了。。。
  •     哲学系的朋友推荐
  •     本来想尝试一下不过真心没看下去
  •     爱是社会生活普遍存在的现象,也许是哲学的缘故,总把普遍的概括为一般的,所以本书就成了“性经验史”,其实性和爱有着明显的区别和界线,爱有选择性,而性却没有,爱是相对人类,而性适用于所有动物,爱强调精神,而性注重肉体。然而至于他们之间是否有联系,到底谁起主导,谁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更大,自然不是本书介绍的重点,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面对错综复杂的各种时代潮流,面对人类的未来和发展,风尚的败坏,道德的沦丧,因两性关系而引发的欲望世界的矛盾频频爆发,“性”成了所有这些问题的关键所在,从远古到现在,人类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生活方式也大不相同,身体条件以及婚姻制度都发生了改变,那么无限制的欲望节制到底是否有利于人类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书中大部分思路和观点是紧紧围绕这个中心的,虽然书中从不同的角度和多层次进行阐述,不断地追求理想上的进步和完美是目的,道理很简单,语言很通俗,文字非常优美,因为“爱情就是政治的附庸,政治是爱情的基础”,我将为了爱情一往无前。即使是献出宝贵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     《性经验史》是世纪文库中之一本,不少知识讲得比较客观。
  •     福柯的书,如果没有耐心,是绝对读不下去的!而本书跟《疯癫与文明》一书,都是福柯关于“性”、关于“女性”的力作!值得一看!
  •     福柯最后是得艾滋死的,基于这一点才能读懂这本书。
  •     这么薄一本书,标那么高的价格,畅销书都不会
  •     很厚的一本,不知道内容怎么样。
  •     很此书很好,值得拥有
  •     性经验史
  •     很有用,很喜欢,
  •     福柯,毋庸多言
  •     老师推荐的大书。。。。。
  •     舒服撒范德萨发的
  •     福柯写的,果然是经典
  •         最近北外女生“阴道独白”引起很大争议,谩骂嘲笑否定之语自然层出不穷,见怪不怪。这半年开始关注女权活动,但一直未有评论,在之前的杂文《也谈‘label’》中提过原因,不是不想说些什么,但觉得在谈之前,应该总结自己,如果解答不了自己的问题,势必也无法对他人做出明智的回应。昨日看吕频老师所转的一条微博,突然觉得应该发声。这条评论所采取的的视角微妙地表现出一种典型男性鸵鸟心理:"我不屑"——我不喜欢宁可看不到;"谩骂不可取"——我有姿态不是不讲理;"支持者别抬高"——这种情况少有最好;"华夏大地还用宣传性解放么?"——我有道德制高点看现在这社会都成什么样了!这种男性话语实际上代表了多数对少数、强势于弱势的一种惯常的应对手段——边缘化。说白了就是恐惧女性话语权的表现。
      
        话语代表权力。男性对女性的恐惧从古到今一直未能停止,这从原始文化中关于女性的种种禁忌就可见一斑。弗雷泽《金枝》一书对月经有大篇幅描述:女性的生理现象被视为“不洁”,因而被区别出来慎重对待,经血、怀孕代表的神秘力量招致禁忌。再回想母系氏族的女阴崇拜过渡到父系时代的男根崇拜,其反映的权力转移同时也作用在社会话语上。以我个人经历为例,初潮后被我的文盲姥姥特地嘱咐说从此洗衣服要记得省水,因为到了阴间我所染污的水都必须自己喝下,并且还要连着自己丈夫的脏水一并包办。可见这种颇具中国特色的社会话语世代传承被当做圭臬奉行,坏了多少女人的脑子。
      
        中国传统里这些个乱糟糟的东西,部分是宗教异化的后果。我姥姥接受这些东西,不是耳闻口传而来,就是从地方庙宇上浅显易懂的画上看来的。鲁迅所写嫁了两个男人的祥林嫂,听旁人说死后要被锯成两半,吓地攒了一条门槛捐庙的事,近代可是不少,余续还能影响到我这90后一代,可见威力。现代社会流行的几大宗教,多多少少都有点父权对母权的打压形态。从基督教最初经典中可以看到对女性体力带有歧视色彩的描述。创世纪一章中,亚当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男性直接将天命归于自身,获得神性支持,女性的力量被解释为因男性的肋骨而存在,因此其必须要服从于男性。这就从源头上构建起了一个心安理得的男性主宰支配体系。原罪更是归于夏娃听从魔鬼的诱惑,不服从上帝而来。上帝既是男性始祖的原型,衍伸说来,也就是女性不服从于男性而获罪。这种罪源说实际是父权针对母权的话语权力位移手段。通过不洁、有罪言论抹杀女性生育繁衍力的影响,弱化其精神性,强化物性工具性。不由又让我们想起当今对女性的定位,归结到一句话:社会只讲求秩序,秩序则必有先有后。儒教三纲五常,佛教讲成佛需化男身,实际都是以支配关系作为基本运作模式的社会话语表现。
      
        接着以基督教为例,说说这种话语体系下女性如何获得救赎(认可)。古典基督教神学传统认为,一个没有性别的灵魂能通过受洗加入基督而得救赎,有别于肉身上有倾罪意向的女性。救世主耶稣的诞生给予了女性一定地位,但其因由还是强调了女性的生育工具作用,“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可没圣母什么事,《新约》中另一重要的女性形象——抹大拉的玛利亚更是以淫荡妓女形象出现,靠耶稣拯救而成为圣徒。还是强调:没男性,女性就是不行。
      
        女性的物化过程经历几千年,这几十年才开始觉醒自我意识,中国更是尤其晚。在这儿我要讲讲性解放到底需不需要。在此之前有个问题绕不开:性解放的前提是性启蒙。近几代的中国男性性教育工作恐怕都是A片完成的,相比之下,女性性教育来源何处?观看A片?恐怕要被人非议,更何况从小被灌输的妇德思想使得自我克制成为常态。自行实践?众多怀有处女情结的男性戳脊梁骨就不说了。以上两种情况还能够自主,经历强奸、猥亵这种被迫教育的女性又何处说理去?女性普遍缺乏对性的认识、缺乏对自身的基本了解与认同、缺乏高潮与性快感(参考性学家William Masters和Virginia Johnson的相关研究),同时还得时刻同社会话语给予的自我厌恶感作战。如果说那好,作为女性屏蔽关于性的一切,可到了一定年纪,还要面对“剩女”、“老处女”、“女博士”等身份的嘲弄。总之,怎么都是男性有理,女性只是口头说两句“阴道独白”也是不行的。
      
        女性性意识需要萌起,这必须要达成一个社会性的共识。这种性意识并非顺从男性的“床下贵妇、床上荡妇”,而应当是“认识自己、尊重自己、掌控自己”,拒绝男性话语下虚伪而单边的性道德。美剧《欲望都市》的前篇《凯莉日记》有一幕展现了主角女性意识萌醒的重要事件:她参加了一个女艳星展示阴道以表达自主权的艺术沙龙,被邀请上台表演时拒绝了这种艺术形式,并宣告表达应是多样的。之后的情节我们都知道,她成为性专栏作家,在书刊上探讨都市里的性。但无论是行为艺术,还是撰文探讨,都有一种态度:I KNOW! I CARE!至于部分男性所表达出的“胡扯”态度,不妨直接回过去一句“BULLSHIT”!改变过程或许是漫长的,但只要从小众走向大众、观看转为参与,女权就在推进。阴道独白,女性说话,就是性权力的男女位移。要我说,有了快感你就喊!给可笑的男性掌控欲望甩上漂亮的一巴掌!
      
      来源于小站:http://site.douban.com/218126/room/2971053/
  •       在国内的时候读过了中文版,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上周读完的英文版,懂了一半,这周和某学姐,TA,还有同学讨论了一下,现在对于这本书的理解相对而言已经比较清晰了。当然我的理解还是比较浅显的,不过依旧惊叹于福柯强大的洞察力和理解力。他对“power“”knowledge“等等的解读,绝对是颠覆性的。
      
      首先,是关于”sexuality“和”discourse“。
      
      这个是福柯最有名的一个”repressive hypothesis“。在我们一般人看来,欧洲自维多利亚时期,性开始被压抑,人们被禁止谈论性,禁止从性中得到愉悦,最正统的性行为,应该是在夫妻之间,在卧房,为了繁殖的目的,偷偷进行的。然而事实是,福柯发现,自十七十八世纪以来,关于性的话语,也就是”discourse“,得到了一种爆炸式的增长,他们来自于教会(通过confession),来自于法庭(为了要给性定罪),来自于学校(为了控制和管理孩子们的性),同时,也来自于医院和精神病院(为了医治越轨的性)。所以,虽然看上去power是压抑性的,但是实际上,恰恰是在这个时期,关于性的话语大大的增多了,sexuality通过这些discourse被建构了起来。所谓的repress,其实是不存在的。
      
      之后,是关于”sexuality“以及”truth“。
      
      在这里,以我的理解,所谓”truth“就是社会规范,或者说,我们潜意识里对”normal“和”abnormal“抑或”right“和”wrong“的界定。power通过sexuality,构建出了一套truth,或者说是knowledge。方法有很多,比如confession,比如通过医院,比如法律,等等。
      
      在十七十八世纪,很多人会去教会confession,坦白自己的罪孽,其中很重要一部分就是关于sex的告白。在这种告白之中,sex被放置到罪恶之中,那些告白中的性行为成为了某种不正常的,有罪的性行为。通过confession,一套关于性的真理和知识就产生了。其次是在医院,尤其是精神病院当中。人们通过研究性,将性放置在科学的解剖床上,认定某种deviant的性行为其实是心理上的障碍,这样,有再一次的将sexuality细分为healthy的和unhealthy的。总之,在这样的模式当中,关于性的真理就产生了。
      
      我想到一个关于这种知识,话语和权力的例子,关于权力如何产生知识,而我们由如何被这种知识所控制的。比如同性恋婚姻。我们会认为,同性恋婚姻是一种resistance,是对power的反抗,可是实际是,追求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本身就是一种被权力压制,并且臣服于权力的表现。因为权力话语建构了两套规范:”同性恋-异性恋“规范,和”非婚姻-婚姻“规范。前者将”同性恋“视为异类,后者是讲”非婚姻“视为异类,而同性恋反抗这种分类方法的方式,不过是将自己放到另一种规范当中罢了。
      
      最后,是关于power和sexuality,这也是福柯书中的重点。
      
      福柯认为在历史的进程中,power有三种表现形式:sovereign,规训和population。今天和TA讨论的时候,她给出了三幅非常形象的图,我尽量描述一下。
      
      首先,是sovereign时期,她选的图是来自《列维坦》,是一个有许许多多平民组成的君主。在这一时期,”death“或者”life“全凭君主的意思。之后,是unit时期,这幅图就是一副方格图,在一个大格子里,由许许多多整齐的小格子,九宫格那种。这也就是书中所描述的欧洲十七十八世纪。在这个时代里,”death“或者”right“不是由君主意志决定的,而是由你是否处在”规范“当中决定的,如果你是符合规范的,那么就是life,如果不符合,就是death。最后,是我们的当代社会,在我们当代社会中,权力的表现方式是population,或者说是民主制度。在十七十八实际,truth是由我之前说的各种discourse和system产生的,那么在第三个时期,truth就是由多数人产生的。谁的人数多,谁就握有真理。就像民主制度,谁同意的人多,谁就是正确的。
      
      C'est tout.
      
      再补充一些。
      
      福柯认为,反抗power的方式来自于body和pleasure。关于body的我还不是太理解,但是pleasure的反抗,其实就是追求sex中的pleasure,去探索各种可以产生pleasure的性的方式,比如SM,比如恋物,等等。去真正的utilize sex。
      
      
  •        《性经验史》究竟是怎样的一部著作,它究竟说了些什么。光看名字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是阅读完整个著作,怀着最初粗浅动机的人肯定是要失望的,但是从严肃的学术角度来看这部著作,则它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它不是一部行为史,也不是一种现象史。用福柯自己简单的话来说,写这部著作的目的似乎更准确一些,“我的意图不是重建一种性行为和性实践的历史,描述它们前后相继的各种形式、它们的演进和传播。我的意图也不是分析各种(科学的、宗教的或哲学的)观念…我想首先在这一最新的和日常的‘性经验’概念前止步…分析它置身其中的理论和实践的背景。”P107这是从反面角度来交代自己研究的目标,从肯定角度则是“如果大家把经验理解成文化中知识领域、规范形态和主体性形式之间的相关性,那么我们的计划就是研究性作为经验的历史。”P108简单来说,福柯关心的对象并非是性,而是在其背后的整个构建自我的技术,即人是怎样成为道德主体的,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问题。所以高宣扬在他的《福柯生存美学》中强调“福柯对于‘性的研究’,是他全面考察生命权力、国家权力、自身的技术(自身的实践)、‘自身的文化’、‘我们自身的历史存在论’以及生存美学的大型研究战略的一个构成部分。性的问题必须放在这样广阔而深远的视野中加以探讨。”
       一、权力——知识——快感
      在第一卷《认知的意志》中,最重要的是分析了性经验中权力、知识、快感的关系,当然在这种关系中伴随着自我被宰割的过程。要说明这一过程,必须先提到性压抑假说。我们提到性,似乎认为这是一个沉默的地带,人们都尽量避讳它,对它保持缄默。并在维多利亚时代达到顶峰,即除了一夫一妻制婚姻的的严格规定的领域外,人们应该反对性、压抑性、而且尽可能地消除性。支持这种假说的理由似乎十分牢靠,第一,此性压抑话语是与资产阶级的秩序联为一体的。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当人们系统地使用劳动力时,除了为自身的繁衍需要最低限度的快感外,人们可能会容忍劳动力为各种快感而浪费精力吗?”P5第二,把性当作压抑是对说话者有益的。因为只有性受到了压抑,那么谈论对性压抑的反抗、对权力的反抗才具有了合法性。
       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会发现其中有很吊诡的事件,在最近的三个世纪来围绕着性,却发生了一次真正的话语爆炸。“性话语在权力运作的范围内不断增加:权力机构煽动人们去谈性,并且谈得越多越好,权力当局还坚持要听到人们谈性,并且让性现身说法,发音准确,事无巨细。”P12随着反宗教改革的忏悔规则的发展,这一爆炸在宗教领域开始出现。虽然语言要求被净化,坦白时需要谨言慎行,涉及到性时用非常模糊的词句,但是坦白的范围扩大了,必须坦白所有的思想、欲望和倾向,不放过一个细节。然而,明显的现代转折点是对表达关于性的真理的关注的世俗化。这出现在一个范围广阔的背景之中:忏悔的文学、人口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儿童的性、医学与刑事审判等各个方面。总之,性不但没有被压抑,而且到处都是它的声音,围绕着性,形成了一张把性纳入到多样化的、特别的和强制性的话语之中的网络。
       话语煽动的直接后果就是性倒错的大量出现。而压抑说是无法解释性倒错现象的。既然性一直被压制和惩罚,那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性倒错呢?福柯认为,性倒错现象其实和压迫和宽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问题的根本在于性话语成为权力运作的一种方式,而它对性的控制是不同于以往的,不是简单的禁止和压抑。性的医学使权力直逼肉体,从而使权力与快感连接起来并互相促进。权力实际上是一种召唤机制,它召唤性倒错的出现,因为权力从对它们的不断探究中获得快感。在权力与快感之间形成的不是不可逾越的分界线,而是永恒的螺旋线。通过使性,向犯罪行为一样,成为所谓的科学学科的客体,这些科学学科同时提供了对它们的客体的认识和控制。性科学是一种典型的权力——知识体制。这样人就成了知识的客体,同时他在坦白真相的过程中又对自我进行检查,坦白的结果最终会作用于坦白者,从而塑造坦白者。
       二、自我的构建
       第二卷《快感的享用》和第三卷《关注自我》中,探讨的是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的性经验,并且将其与基督教的性经验进行对比。似乎在道德反思上具有一种连续性,但是这是表象的,关键在于在道德主体的塑造方式上存在着极大的区别。首先对于欲望和快感的理解就不同。古希腊古罗马时代认为性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因为它是与生物繁衍紧密相关的。而基督教时期则将性作为一种罪恶。所以自然对其态度不同,基督教要求摒弃性,实行禁欲、否定自我。而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则是要求控制和管理性,通过节制塑造道德主体。
      福柯是通过性行为的风格化的三种实践来探讨节制这个主题的,分别表现在以身体为主题的养生法、以婚姻为主题的家政学和以男童为主题的性爱论。虽然从古希腊时代到古罗马时代在这三大领域有些细微变化,但主旨是相同。在养生学方面,我们发现了一种由对性快感适当和适时的享用来规定的节制形式。涉及的因素有数量与环境。而在家政学方面,在古希腊时代我们发现一种丈夫通过自我节制而控制他人的节制方式,而在古罗马时期,婚姻则是由确立某种相互性的方式来界定的,以婚姻为基础的共同生活中相互结合的关系得到了强调。在性爱论中,重要的是要了解怎样能够在对自我的控制中和在对自我的珍爱中为他人的自由留有余地。总之这三种实践共同指向节制这一主题。所以对于古希腊人而言这是一个适度享用的问题,而不像基督教则持严厉的排斥态度。
       其次,与自我的关系不同。在基督教肉体伦理中,存在一个他者,要将隐藏在自我表现之后的他者从自我中驱除出去,所以“这一主体化是与一个把探寻和说出自我真相的职责当做这一伦理的不可或缺的和永久的条件的认识过程分不开的。”P498而在古希腊性快感的伦理中,灵魂和肉体本体论上是同一种力量,目的并不是驱除,而是控制各个部分,从中表现的是一种与自我的斗争关系,与欲望和快感做斗争,就是与自我较量,在这其中并不存在像基督教中涉及的他者概念。所以在构成道德主体时,两者分别形成不同的个体与自我的关系。基督教中个体与自我存在一种“解释——净化”的关系,而古希腊中个体与自我则形成一种“支配——服从”的关系。一个是要摒弃欲望,净化欲望,而另一个则是在肯定欲望是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的前提下,要求去控制它。
       总之古代对快感的到的反思不是旨在把行为规范化,也不是形成一种主体的解释学(如基督教形成一套欲望解释学),而是达到一种态度的风格和一种生存美学,将自己塑造成完美的艺术品。
       三、问题
       福柯在分析现代的权力游戏后,从第二卷《快感的享用》开始似乎想为我们探索一条救赎之路,赞美古希腊的自我构建方式,那时的自我是自由的,是根据内在的意愿构建自我这个主体的,但是问题是福柯在分析古希腊时,为何不存在权力的网络了,为什么谱系学在这里就失效了,古希腊时代的话语是否又是另一种权力策略呢?而且究竟如何理解这个权力网络中的自由问题,权力无处不在,乐观的角度是抵抗也无处不在,是存在自由的空间的;但从悲观的角度看,是不是这压缩空间下的自由也是一种权力算计呢?如果说福柯的贡献在于让我们警惕这种权力算计,认识自我这个主体而不是被外在宰割压迫的那个主体,但紧随而来的问题是我们身处这种权力网络之中,挣扎是不是无力的,卷入游戏即被权力算计,但是人又镶嵌在这个权力网络之中没有选择。看到一句话提到如果面对的不是监狱而是黑暗的阳光,我们该怎么办。在福柯权力游戏框架下思考自由这个问题犹如这个绝望的处境。
      
      
      
      
      
      
      
  •       后现代女性主义的开山学者,能把这种事情写成这等地步,我能想到表达对其崇拜的词不知为什么竟是:行行出状元。。。
  •       几个月前,为了处理柏拉图《会饮篇》中的同性恋问题,非常艰难地啃完了福柯的《性史》,实在可谓不求甚解。特别是《性史》的第一卷,读得不知所云。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没能真正理解“福柯式书写”背后的思想关怀所在。最近在大量阅读了福柯的访谈、杂文、评论和演讲稿之后,我总算进入了这个法国人的问题域,《性史》的写作逻辑和思想意图也逐渐清晰起来。
      
      福柯终身的关切可归结于一个问题:知识与权力的关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福柯自命为忠实的“尼采主义者”。福柯的“权力”之所以是个尼采式的概念,在于它被用来揭示知识谱系背后的结构策略和动力机制,正如尼采以“权力意志”为根据,披露西方从古自今的“哲学家的偏见”(见尼采,《超善恶》。所谓哲学家的偏见,也就是使得一种哲学得以生长、成型的权力意志类型)。然而,与权力意志不同的是,福柯的权力概念没有那么形上,毋宁说它是一种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一套具体入微的技术程序,具有强烈的渗透性和隐蔽性,以至于无处不在却又难以把捉,像看不见的空气一样包围着我们,掌控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绝不能将福柯的“权力”等同于国家机器的政治力量。虽然“可见的政治”是权力最为显白的表达形式,然而,正因为其显白性,它往往不具备真正的控制力,因为“权力只有遮盖住自身的实质部分才能为人们所容忍,它的成功与隐藏自己机制的能力成正比”(福柯,《性史》,p75)。在福柯看来,军队、学校、监狱、医院、优生学、人口调查等看似“中性”的机构组织以及贯穿其中的技术程序,作为“不可见的政治”,才是现代社会真正起作用的权力机制。福柯指出,这些组织和技术早已全面渗透了我们的生活,并以人道主义和科学主义的名义,掩饰那些隐藏在它们背后的支配形式和统治动机。
      
      在性的问题方面,权力的复杂性、技术性、渗透性和隐蔽性体现得尤为明显。这首先是因为,现代权力用对生命的管理(以训练生命效率为特征的“肉体的解剖政治”和以管理生命繁衍为特征的“人口的生物政治”)取代了前现代权力对死亡的控制(“剑与血”的绝对权力),而性则处于现代权力的“双极技术”(解剖与生物)的交叉点上:“一方面,它与肉体的训练连接,对力量的管理、强化和配置,对精力的调节与节约;另一方面,它通过性活动产生的所有深远影响,应用于人口控制”(p125)。各种各样的性机构不仅覆盖了从个人到种族的所有权力关系,而且一整套性技术肩负着训练身体和调节人口的统治任务。在现代社会直接关注的两大主题——肉体和人口的问题上,性成为权力网络的中心、技术程序的主线。在这个意义上,福柯称现代西方为“性的社会”(相应的,前现代西方为“血的社会”)。
      
      如果说现代权力通过运用一系列性机构和性技术,成功地“占有了生命”,那么相应的性话语以及对性话语的解释,作为现代知识谱系,就是对这一事实的掩饰。在《性史》的开篇福柯就尖锐地指出,占据现代知识界主流地位的“压抑假说”实际上是“性政治”的掩饰手段。福柯认为,压抑假说虚构了性的压抑史,把统治权力等同于对性的压制,并且完全以资本主义的经济需要来解释性压抑的必要性。以此为基础,压抑假说提出,近两个世纪以来性话语的爆发乃是一种针对压抑的解放,同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反抗相联系。然而,福柯却揭示出,对性话语的鼓动本身乃是权力的策略,目的在于形成并控制性的主体。他把这一权力机制的传统直接追溯到中世纪基督教的忏悔实践:无论是让“罪恶”讲话,还是让“欲望”讲话,都是权力通过将性转变为话语而实现的统治方式。至于性话语本身是神学的、事关救赎的,还是医学的、事关健康的,其实无关紧要,关键在于通过对性的坦白、对性的讲述和解释,我们最终将自身构建为欲望的主体,从而能够接受“生物权力”的统治。而压抑假说的作用就是掩饰性话语背后的“生物权力”,将它解释为性的压抑者而非鼓动者,从而令现代权力愈发体现为司法律令和道德禁忌的显白形式,遮蔽其真正的隐微形式:对肉体的控制和对人口的管理。
      
      与《会饮篇》所体现的“身体的政治化”相比,《性史》揭示了现代政治的“身体化”。苏格拉底的同性恋问题,最终是一个贵族制城邦的政治问题;男人之间的身体之爱,必须被安排在统治者的灵魂之爱的秩序之中。而灵魂之爱的果实,就是法典、诗歌、戏剧、哲学。这种“灵魂的生育”最终要参与到城邦的政治生活中去。因此,在古典世界,赤裸裸的身体是不存在的,身体消失在政治中。然而,现代政治不仅需要人们的赤裸裸的身体,而且必须运用一套性科学和性技术来实现对肉体的控制和对人口的管理。在这个意义上,现代政治将自己彻底地身体化了。
      
      福柯告诉我们,现代权力不仅体现为国家机器和垄断资本,事实上,其实质部分早已渗透于家庭、学校、医院、监狱、军队等性话语集中的场所,它们既是现代社会的“性感带”,又是我们举目可见的日常生活的里里外外。现代社会这个布满了性感带的敏感肌体,被各种各样的贯彻着生物权力的关系网络和技术程序所覆盖,以至于我们要反抗的不仅仅是卡夫卡的阴暗城堡,而且是劳伦斯的“黑色阳光”。连阳光也是黑色的,这是不是一种最深的绝望?
      
      
      
      [补充] 福柯谈《性史》,摘自访谈“对真理的关切”
      
      这部历史(《性史》)勾勒的是:在古代,人们是通过怎样的方式,依照某种特定的生活艺术,来对种种快乐、欲望和性行为进行问题化、反思和体会的。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生活艺术只是由一小群人所实践的……这种传统还将在基督教时期被重新发现、移位、变形,并且被深入地修整。……自我控制是如何被纳入控制他人的实践?
      
      我们自己的现代的性经验是从基督教时期开始的。(对话者:埃瓦尔德)早期基督教给古代的苦行主义带来了几点重要的变化:它强化了法律的形式,但也扭转了自我实践的方向,把它变成一种对自我的解释,一种把自身当作欲望主体的解码。法律和欲望的关联似乎很能体现出基督教时期的特点。……在(古代人)谈论性行为时,有大量的细节论述联系到季节时辰的选择,联系到行止张弛的调配,或者如果一个男孩想要赢得好名声,应当如何作为,但你找不到有哪一项论述,明确地开列出允许或禁止的各项行为,而这在日后基督教牧领实践中是相当重要的。
      
      我打算展示的是:某些类型相仿的特定权力,是怎样生发出许多无论就对象还是就结构而言都差异悬殊的知识体系的。
  •       不久前,曾经同福柯作品中文版的主要译者刘老师聊天,也偶说起福柯的作品,对于现代人文社科学术的影响,福柯大概算是深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仿佛各门学科都能从他那儿得到养料或者启发。然而,也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后来人谈论福柯及其学术,并由此发展自己的论断,越来越成为无源之水,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福柯的所有研究,都有一个参照体,那就是他自己,虽然在他的著作中,他自己被分割开来,呈现不同的面相,然而他的所有论著和文章,都指向一个主题,并形成一种封闭的紧凑感,那就是他自己。如此说来,福柯是隐匿的,却又是无所不在的,他的一切都在他写的字里,所有的创作都来源于他对自身的惊奇与认识。
      
      19世纪的法国批评家圣伯夫认为,要理解一个作家,就必须尽可能了解其人,了解他一生的各种细节。普罗斯特则指出,“圣伯夫的这种方法忽略了粗浅的自我认识所揭示的一个简单的道理,一本书是另一个不同自我的产品,它不同于在我们的习性和社会生活中表现的那个自我,不同于在我们的劣根性中所展示的那个自我。要理解这个特殊的自我,就得探索我们的内心世界,就得在那里重构它,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懂得它”。挖掘一位作家的种种生活细节、性格特征和人际交往的史实,这比较容易做得到,但作品的奥秘依旧难以破解。不管那些资料多么全面,都无法创造出完整的图画。真正的写作,是深层的内在的自我的分泌,在孤独的自我中书写,是隐匿在黑暗中的自我的独白,这种写作,甚至成为一种“劳作的习惯”,戕害同时实现写作者本人。福柯对学术、对写作、对创造本身,有着很强的自觉性,对于要写什么、在写什么、怎么去写,这些根本的问题,始终敏觉在心。这和很多后来坐而论道的学者言必称书必引完全是两码事。这么比较而来,朱天文凭直觉对福柯的解读,反倒带给我们启发。
      
      
      以下节自朱天文《荒人手记》
      
      五十八岁爱滋去世的福柯,他的传记英译本在伦敦问世了,报纸刊出他照片,两手抚抹光头也许是对镜整装的特写,蛋形墨镜架在白面上好像猫熊。他早年受尽折磨,每每半夜外出,留连酒吧或街角以觅露水之欢,回来却被罪恶感击垮,瘫倒于地不能自已,要电召校医来制止他自戕的冲动。此后十多年间,他自我放逐流徙各地远至北非,70年代初才回到法兰西学院。他最后在写著的性意识史,未完即病逝。
      
      好艰涩唠叨的性意识史,依我看来,无非他的忏悔录。他提出的性与权力的关系,广泛被学者括引,延伸,炒作,太好用了。然而这班学者不过搬弄语言,记号跟记号所指的对象从来不发生关系,因为从来没有什么对象的存在。学者们在做一场智力体操训练,专技替代实相,让他们在学院里罢。
      
      而傅柯不。他是有对象的──他自己,跟他所存活於其中的世界。二者之间,他真想问出个答案来。
      
      在别人,是辩术。在他,存亡之秋。
      
      他亦即性,刻骨铭心给他激悦给他酷痛的性,他用了一辈子功夫去实践。当他渐渐能看清楚它,理解它,说明它的时候,他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它跟他一齐埋入土中,像无价之宝乍现於世随即不知所终。後代寻宝人,一切一切,仍得重新来过。
      
      答案的代价,要用肉身全部押上换取。而每一个唯一的答案,是注定了,无法传授的。
      
      我很悲伤,走过漫漫长日,就在我们似乎摸索到自己的一个答案时,我们也老了,快死了。这千辛万苦获来的果实,这一肚子的经验,眼光,鉴赏力,都将化为尘泥,无益於人。我们好热心想授予晚生者,但我们被认为是过时的。年轻人,就更别提了,他们简直不晓得这帮老鳄鱼如此念兹在兹是干什麽呢。有阵子我太过悲伤,面对一课堂学生的片刻,凄然说不出话,良久,只能自壮行色的发出吆喝,大家到外面晒太阳吧。
      
      是的性意识史,他与史陀(列维•斯特劳斯)多么两异。
      
      属於史陀的答案已经在那里了,成为一种活著的姿态,深隽的,凝注的,雍容的存在。至七年前还有巨作出版,“妒忌的女制陶人”,史陀说,论题仍是相同的,不同是感性的内容。
      
      宗师健在,我与他同活一世,看得见他不时又别出新裁,依然敏锐,我甜蜜得背转身来,拭去幸福的眼泪。
      
      福柯不然,他难掩愤情。面对性与权利互相盘错筑起的,好一座堂皇的性意识机制,他先讽之,继挞之,他一手插进面缸里了。他发觉,自己也是性意识机制的一部份,事实上他从它而生。他不料,打到自个门上来。 他揪出自己,招供说,第一个破性意识机制包围被性意识化的人,就是游手好闲。别忘了,他出身富有的资产阶级。
      
      他坦承,劳动阶层一直并不受制于性意识机制,他们自活于联姻机制里──合法婚姻,多生育,乱伦禁忌。他以为性意识萌芽於中世纪基督教忏悔。明确说,从13世纪初发布的新忏悔守则,指令所有教徒必须定期的,绝无隐瞒的自白。自白的核心,当然,是性。到16世纪,自白演义为苦行,神修,神秘主义。其用以分析和陈述肉欲的千百种方式,已发展成一套丰富细腻的技艺。数百年间,性之真实,透过这种言说传播下来。
      
      它一度严格属於宗教的范围,隐蔽不留痕迹。18世纪末,它开始脱离教会。
      
      性之真实,不再用以往那种言说了,罪恶与救赎,死亡与永生。它被另一种言说取代,医学,心理学,精神分析。性还了俗,进入治安的范围。语言本身,性的符号,受到猛烈冲击。
      
      它是健康状况的身体问题,不是最后审判的哲学问题。肉欲从天庭降诸地面,附身人体。现在,新的技艺手段完全不同了。不靠权柄,靠技术,不靠禁律,靠正常化,不靠惩罚,靠管理。肉体成为知识,知识产生权力,复杂而多样的渐成机制,无远弗届普级开来。
      
      性意识,如此,以科学言说为屏幕,在回避性的同时光明正大传播性。性成为公共事务,不仅没有受到压抑,反而愈来愈扩散到事物和肉体外面,刺激它,表白它,让它开口说话,命它讲出真相。性意识成为一时代人的求知之志,自相惊扰,喋喋不休。福柯说,我们这些维多利亚时代的人!
      
      福柯,总而言之呢,就是不要被收编。
      
      
      尽管现在,性权力的组织多么开明仁慈啊,它早已废除了铁和血,改用更精致的训导和调节。尤其对所谓,违反自然,它好努力保持著医学语态,描述的,中立的,不掺道德判断的。它像为植物分类一样,帮形形色色的性实践命名,鸡奸啦,兽奸啦,恋物癖,恋童癖,窥淫癖,暴露狂,性倒错,自体性欲癖,老年性欲狂,钜细靡遗,时增新词。违反自然,业已形成专门学,享有它给予的自治权。这是社会头一次,如此降尊纡贵,恳请每个人陈述自己肉体享乐的秘密。
      
      但是福柯,他一点也不领情。
      
      他的骚乱的内在,他的同性恋身分,他坚拒被管理。他讨厌心理医生跟专家,笑他们是出租耳朵攫取性秘闻而率先进入性兴奋。每思及权力善心要负责起他的性,并且好温柔的触拂过来了他便焦躁难安,苦思反击。
      
      他不断在字里行间放出警讯,太狡诈,太太太狡诈的性意识机制了!它使我们欢欣鼓舞服从于性意识的专制,还使我们深信,我们已从性公开和性透明里得到了解放,从性享乐得到了自由!
      
      他慷慨陈辞,激扬文字。他抓起矛戈挥舞著冲上前,挑去罩纱,他要揭开它的真面目。他大吃一惊。
      
      此刻,他眼中的性意识机制,已自我运转膨胀成一座庞然大物。原本,寄存于联姻机制里的性意识机制,曾几何时,不再受繁衍后代的束缚了。它脱开生殖的制约,一迳强化肉体锐度,官能质量,追索幽昧难於捉摸的感觉之迹,筑起性享乐殿堂,纵情不返。
      
      他似乎预见,性意识机制,今后必将带来浮士德式的诱惑,一个社会,用全部代价来换取性本身,性的主宰。为了性,值得一死。
      
       他来不及多讲了,遭灭口的证人,仅及提供一条线索。吐出最后一口气,似偈似谶他说,性,一切都是性。
      
      未完成的性意识史,到这里,没有了。
      
      他似解脱,没解脱。似得到答案,没得到答案。
      
      我一路跟他跑,跑到崇峻断崖上,天绝人路,他不见了。我大声叫他,没有回答。
      
      
      
  •       阿福本身就是个少见的人,思维很缜密,而且立足点非常可观,
      这本书又是心血之作
      不是那种能随便翻着玩的书,
      
  •       Western thinkers made a hypothesis of a sexual repression. In Foucault's view, there is another modern history; this is history of the discourse, power, and knowledge production. To this end, Foucault analyzes the discourse and around the power mechanism. In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 volume I, he wants to express its theme that the multiple operation of power mode pushes forward the theory of discourse. Discourse is the most visible manifestation, but also the most difficult to identify. Discourse plays a role to constitute a general cultural, it communicates and represents power. It is an alternative to the form of power in the modern society. He argues that the power does not ultimately lead to the repression of sexual desire, but it is a production of sexual desire.
      At the beginning, the author points out the current situation. From the first page, starting the second paragraph, he compares the “sexual practice” between the early 17th century and the 19th century. He elaborates the topic throughout the whole book. Still on the first page, from the third paragraph, Foucault describes the change after the Victorian period from the state, and the questions began. Next, he would naturally begin to explain the phenomenon by using cognitive way. Foucault certainly not stops there, however, he is relying on such analysis, he opens with the "widely accepted view" for us to understand it better.
      He is not interested to criticize the current discourse, but points out how to find a way in which criticize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various criticism. "In short, I would like to disengage my analysis from the privilege generally accorded the economy of scarcity and the principles of rarefaction, to search instead for instances of discursive production, of the production of power, of the propagation of knowledge.” (Foucault, P 12) Foucault's primary concern is the difference of sexual life between 17th century and 19th century. He uses the comparison in the history, leads to a series of questions and then explores these issues with the contemporary theory. In the process of discourse, Foucault concentrates on the hypothesis that “modern industrial society ushered in an age of increased sexual repression.” (Foucault, P49) In contrast to 17th century, people no longer able to casually discuss sex in 19th Century. One of the assumptions that very often to be thought is because of sexual repression. Foucault’s study intends to overturn this assumption. He immediately raises three questions: (1) From a purely historical point of view, Foucault suspects that if sex really oppressed. (2) The theory of historical perspective, Foucault considers the dimensions during the operation of the power. Can we see power as a form in prohibition, review, and negate? History is the key to the "power" of the concept of understanding. (3) From the political point of view of history, Foucault is concerned against sexual repression discourse. What is the nature of the criticized discourse? Does it challenge the sexual repression and confrontation discourse within the same historical system?
      Next Foucault illustrates his research is not just to point out the assumption of sexual repression is wrong, not only the use of language is to be clarify the role and power. This is the use of negative expositions, eliminate misunderstanding, and deepen readers to understand the thrust of research.
      Finally, Foucault proposed a conceptual framework into words which is the power to the three areas of knowledge; each one has its own production. Discourse is to study the history and society, it is indispensable.
      The naked truth of sexuality sounds difficult for people to accept it, rationalism dominates the way people think, sexuality enters a state of self-disguise, people has to remain silence. Foucault thinks that if we change the thinking perspective, we can realize that sexuality is a tool and the power to implement it: power is not suppressed, but it points out the truth. on the other hand, the discourse of sexuality has been more made increasingly over time. On this issue, as Foucault unlike others concerned if repression truly exists, he actually considers the negative repression and positive stimuli actually linked to be a part of the complex political strategy.
      It is often that sex is described as a sexual desire for the procession of power confrontation with a stubborn impulse. Although the power makes every effort to conquer sexual desire, but sexual desire can not be fully controlled. Foucault believes that the situation was exactly the opposite sex through power to show its nature: relationships manifest in men vs. women, Youth aged parents vs. future generations, the teacher vs. student and government vs. the residents and so on. Moreover, in the power relations, sexuality as a factor is not the most difficult to control. Instead, it is the most available, most gentle factors. Sexuality is power implementation of the targets and tools, knowledge of a target, a field generated truth. In short, through a set of techniques used, the power does not ultimately lead to the repression of sexual desire, but it is a production of sexual desire.
      Foucault categorizes the sex art in non-Western society; and sexual related sciences are categorized in Western society. Every society -- countless community, the Chinese community, Japanese society, the Indian society, the Roman society, Arab-Muslim society -- all have their own sex arts. On the other hand, our civilization, at least on the surface, there is nothing to speak of sex art. Instead, undoubtedly it is the only scientific practice for the civilization. It is only in the past few centuries to develop the truth about the various procedures of civilization. On the one hand, I feel the situation in China as Foucault said the ancient Greek and Roman society, in that society, love art care about most is not the sex right and wrong for the division, but as the sexual activity as a whole, people are more interested in the enjoyment of pleasure and restraint. China's modern sexual situation versus the modern Western sexual situation is very different. This difference only from the surface it is very clear : in the West,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Chinese people feel "terrified talking about sex"; In the West, science (including research, Psychological therapy) can be showed in public, and in China, has basically limited to sexual private bedroom; Western woman would like to see a doctor because they have problem getting sexual orgasm, but women in China would not think it is a big deal. In the West, homosexuality has gone far from being regarded as criminal offenders (the most serious history of the period to the death penalty) of sexual revolution movement; In China, homosexuality has never been illegal but to quietly endure the "normal" discrimination and ridicule; In the West, sex as a political science, sociology, history, philosophy and most talked about one, In contrast, it is still hiding in a dark corner, people think that the topic is unpresentable in China.
      From the humanist perspective, human nature and love is not immoral, is very important to show. The reason is sex and love is self-gratifying, sex and love are the most significant relationship. If a society, a culture of high self-esteem, it would make sex and love more important; If a society or a culture of self-neglect, it will be ignored sex and love. It is often thought that the political events,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such things is very important, but the personal desires, happy with the behavior is simply insignificant. This idea especially popular in China because of individuals in our culture has always been insignificant
      
      
      
      
      
  •       题记:明智的快感不会简单地随青春年华而消失。当它不以最终要消逝的肉体的雅致作为对象,它可以伴人一生。衰老、疲惫、死亡,甚至是坟墓,都可以与它同在,连“骨灰也不会分开”……
      
      
      读国小的小明放学回家后,兴奋地对他的妈妈说:“妈妈,我今天和我的老师做爱了耶!”
      妈妈听了后非常生气地说:“我真为你感到羞耻,给我进房间跪着,看你爸爸回来后怎么修理你……”
      小明的爸爸回来后听了妈妈的转述,马上跑进了小明的房间且锁上了房门。
      然后他兴奋地扶起了还在地上乖乖地跪着的小明,并对小明说:“宝贝儿,我真替你感到光荣,你老爸我15岁那年失去了童贞,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没想到你更厉害。老爸决定好好奖励你。”
      第二天,爸爸买了一辆脚踏车给小明当礼物。可小明并没有如他期望的那样欢快地骑上那辆漂亮的脚踏车。
      爸爸问道:“这是爸爸送你的喔,你为什么不骑呢?”
      小明说:“先不骑了,因为我的屁股还在痛呢。”
      这则笑话是我在网上看到的,因为我们马上谈到的是恋童癖,就让我们用这则笑话作为引子吧。
      
      关于恋童癖(Pedophilia),在国内的一本性学词典里有如下描述:
      “(恋童癖)又称‘嗜童癖’、‘诱童狂’。以异性或同性的儿童为性欲对象的一种性变态行为。多见于男子,他们常对儿童进行性侵犯,以获得自身的性满足。儿童之所以成为恋童癖者理想的性爱对象,是因为儿童没有力量反抗这种性变态者的侵犯行为,且比成人容易听从摆布。恋童癖者一般都有人格方面上的缺陷,对成人之间的性关系怀着恐惧,而儿童会令其在性方面较少感到焦虑。他们选择较多的是朋友或邻居的孩子,因为他们之间互相熟悉,比较容易上钩。较轻度的恋童癖者往往利用小恩小惠来引诱儿童,通过窥视或猥亵的方式达到性欲满足。严重者则使用暴力(威胁或强迫手段)逼迫儿童就范。多数恋童癖者并非性能力特别强盛,反之可能是部分或完全阳痿者,只有通过露体、抚爱或手淫才能达到性满足。恋童癖者将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儿童作为性侵犯对象,严重侵害了儿童的权利,给受害者带来身心方面的损伤,因此是一种罪行,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
      
      福柯在他的《性经验史》中曾单列一章《男童们》对此进行讨论,他浩大的研究和写作计划也在这终止,《男童们》是我们能看到的他的系统研究著作的最后一章。
      在《男童们》中,福柯再次用他所擅长的考据和其冷峻的笔触对相关主题进行描述,在其中他追溯了古希腊这个男童之爱盛行的黄金时代。
      在福柯描述的同时,我们不得不说他略微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虽然他在用引用的话语来掩饰这一点。例如他说女人的世界是骗人的,无论是身体还是道德,在此他引用了奥维德的话,您是否愿意摆脱一种激情呢?那么请您靠近一点观察您的情妇的身体。在这之后他继续写到:“少男的美是真实的,因为它未作任何修饰。”
      “从男童之爱开始所建立起来的友爱,有着深远的男性爱情,维系生命直至终点。”
      而男童之爱的“明智的快感不会简单地随青春年华而消失。当它不以最终要消逝的肉体的雅致作为对象,它可以伴人一生。衰老、疲惫、死亡,甚至是坟墓,都可以与它同在,连‘骨灰也不会分开’……”
      不知道福柯在《男童们》的写作中是否得到了快乐,虽然对于快乐,他曾这样说道:
      “我以为,那种真正的快乐是如此深沉强烈、压倒一切,会令我窒息,我会因此而死去……我不能给自己或是别人提供那种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的快乐,这种快乐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一个乏味的人。”
      
      王尔德和毛姆,这两位写出了这个世界最优雅的对话的英国作家,同样迷恋此道。
      王尔德在遭遇那次著名审判时,就有很多男孩儿上庭指证了他,而他住过的旅馆的女服务员也声称在王尔德和他的小男孩儿们住过的床上,有一些淡淡的污秽。而这次审判的结果是入狱两年。在他出狱后他去了法国和意大利,虽然潦倒不堪,但依然过着寻找小男孩儿的放荡生活,直到1900年。在那年的冬天,一文不名的王尔德死于巴黎的阿尔萨斯旅馆。
      “爱但不敢说出名字。”王尔德在那次审判中曾做了如下的辩解:“它是美丽的、优雅的、最高贵的情感形式,这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它是有理性的,不断地存在于年长和年轻的男人之间。年长者拥有智慧,年轻人身上拥有所有的欢乐、希望、生命中的魅力。事情原本该如此,只是这个世界不理解。这个世界嘲笑它,而且有时对它横加限制。”
      而毛姆则过着更为理智的放荡生活,就像他叙事时的文风那样。在他环游世界的那段岁月,他的同性恋情人哈克斯有时会在墨西哥帮他找到一些可爱的小男孩儿;而在印度,毛姆拥有了他前半生“最幸福的爱情”,就是在一块漂浮于海面的舢板中与一个小男孩儿做爱。
      其实在中国这种恋童癖同样有其传统,古时王侯将相很多都过着“妖童美妾,填乎倚室”的生活,而这其中的“妖童”,无疑就是那些被主人供养起来用于玩乐的秀美男童。
      在南北朝时狎昵娈童更是成为一种风气。《北史•北齐废帝殷本纪》中曾记国子助教许散愁的话:“散愁自少以来,不登娈童之床,不入季女之室。”——许散愁不登娈童之床,反而因与众不同而感觉自己很酷,由此可见当时的那些成功男士们的普遍雅好是什么了……
      
      当然恋童癖者不都是喜欢小男孩儿,卓别林是另一位有名的恋童癖者,当然他更喜欢的是那些含苞欲放的小女孩儿。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他一生结过4次婚,其中3次是和18岁豆蔻年华的姑娘或更妙龄的少女结合的。而婚姻之外的卓别林更是乐此不疲,他不停在工作之余猎取14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对此,卓别林曾如是说:“人生最美好的形态是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女。”
      某种意义上美国俄裔作家纳博科夫是卓别林的信徒,当然不是指纳博科夫在私生活中对其效仿,而是指他那部惊世绝伦的著作《洛丽塔》。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正和卓别林的第二任妻子同名,后者在其14岁时,在蒸汽浴室的瓷砖地板上失贞于卓别林。
      《洛丽塔》无疑是将恋童癖艺术化了的作品中最杰出的一部,虽然很多人试图从中挖掘各种隐秘的象征意义,例如有人认为这部杰作是衰老的欧洲诱奸年少的美国的象征,有人则认为它是年少的美国诱奸衰老的欧洲的寓言。但纳博科夫本人却对这些论调不以为然,而只是试图将一种“审美狂乐”的感觉带给他的读者。这是他对文学艺术作品简单但又苛刻的标准,而他本人认为能达到这一标准的作品少的可怜,其余的则全是垃圾,包括《堂吉诃德》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几乎所有作品……
      
      在他这部小说的第一部的第五节中,他以书中男主人公亨伯特之口介绍了他的观点:“在9岁和14岁年龄限内的一些处女,能对一些着了魔的旅行者——尽管比她们大两倍甚至好几倍——显示出她们真实的本性,不是人性的,而是山林女神般的(也就是说,鬼性的);而这些被选中的小生命,我想命名她们为‘小仙女’。”
      而这些小仙女有别于她们同类的特性则是:“惹人发狂的优雅,难以捉摸的、诡诈的、灵魂分裂的、阴险的诱惑力。”
      而如果想要挑选出这些小仙女,“你必须是一个艺术家,一个狂人,一个无限忧郁的造物,你的欲望冒着热毒的气泡,你诡谲的坚毅里有一股超肉欲的火焰永远通红(噢,你是必须怎样畏缩和隐藏起来啊!)”。而亨伯特本人似乎正是如此。
      这之后亨伯特考证出雷布查人80岁老头可以和8岁女孩交媾而无人怪罪,但丁在1274年疯狂爱上他的贝雅特里奇时后者只有9岁(当然被亨伯特忽略掉的则是当时但丁也只有9岁),而彼特拉克疯狂爱上他的劳琳时,“她也不过是个12岁金发耀眼的小仙女,在风中、在花粉和尘埃中奔跑着,是飞舞的一朵花朵……”。
      而这位学识惊人的恋童癖者的另一项有趣的研究结果则是:“乳房生长的幼芽期由于青春发育所带来的身体变化而提早出现了(10.7岁)。而紧接着成熟的就是变色阴毛的第一次出现(11.2岁)。”
  •       也许西方的天才都是疯癫式.认识福柯,起因于他与哈贝马斯的争论,随着对那次论辩的了解,不知不觉读完了《规训与惩罚》,也默默同意了他对权力的诠释,但是他的美国加州旧金山卡斯楚之行,比弗洛伊德更加震动了我的心,从那以后,我对他有了全新的看法----哲学,真的会这么折磨每一个天才吗?
  •     沙發
  •     楼主是学sociology么?
  •     不系,楼主是学literature的
  •     牛人!在米国学English Literature不是一般的有勇气有魄力有底气有能力啊!加油!
  •     挺有帮助的,我现在学women studies, religious studies, philosophy 的集中点就是学福柯和费洛伊德,还有judith butler, 各种不理解啊~~
  •     Judith Butler的gender trouble还是比较好懂的,我不知道你读的是中文版还是英文版,中文版翻译的比较一般,建议你中英文对照着读
  •     全英。。。我专业social science里面的。加拿大。所以全英。。。
  •     在国内的时候读过了中文版,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个人观点,用中文翻译福柯基本上就是找shi,再加上国内学术著作译者常见的低下水平和散漫态度,哼哼。
  •     我有的时候会在读英文的时候对照着中文开看,的确惊叹于国内译者极度的不负责任。。。
  •     话说我也得去读读福柯的两本书了。希望能有一评论。不过实在太复杂,不好下手……
  •     就读性经验史吧!好好玩!
  •     我应该会读Security, Territory and Population,跟我关注的问题更贴近。
  •     楼主在文中提出实现权力的三种形式,sovereign,规训和population并阐释。我想提问的是,如果在中国语境中,应该属于哪种形式?
  •     通过confession,一套关于性的真理和知识就产生了。
    ——————————————————————————————
    我想继续提问,当人们去教会忏悔自己的性行为时,是不是就已经在自己思想中有关于正确或错误的性的划分,否则,为什么要去忏悔呢?还有,教父对他的性进行批评,也是依据之前就有的教规等。所以,是通过忏悔产生了知识,还是先有知识,然后再去忏悔的呢?
  •     2013-02-02 10:39:12 在河亦盼
      通过confession,一套关于性的真理和知识就产生了。
      ——————————————————————————————
      我想继续提问,当人们去教会忏悔自己的性行为时,是不是就已经在自己思想中有关于正确或错误的性的划分,否则,为什么要去忏悔呢?还有,教父对他的性进行批评,也是依据之前就有的教规等。所以,是通过忏悔产生了知识,还是先有知识,然后再去忏悔的呢?
    ----------------------------------------------------------
    真理不是一下子就产生的,是通过话语不断的积累。这不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应该是双方互相不断的加强,共同作用的过程。可能最先只是极少的话语,但是不断的累积,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变成了真理。
  •     谢谢lz分享经验,最近也在看性史,感觉思路有很多地方差不多,所以看这篇笔记感觉特别舒服
  •     ”因为权力话语建构了两套规范:”同性恋-异性恋“规范,和”非婚姻-婚姻“规范。“——似乎所谓“爱情"、"婚姻"也不过是两种权力话术,是性交的合法化阐述,。
  •     mark 慢慢看
  •     大侠~~~~我想知道~~~
    我才大二~~瘫的只有两个手指能用的那个人说过他的研究对人类没有任何帮助~~~我们都没有他那样的壮志~~~~
    实话~~我很喜欢这些东西~~但是我被折磨的很惨~~失望一直徘徊~~我们自己看了这样的书之后除了能得到孩子般好奇后的空虚的挣扎,还能有什么
    作者是怎样的想法呢??呵呵
    飘过而已
  •     ls,像物理学或者哲学这类东西一开始是很不爽的,但看多了就爽得飞起来,霍大爷说过科学研究比ml强,因为它的爽很持久。自己爽了就行了,管他人类怎么样。
  •     物理学和哲学还是不太一样的。不过,如果说是为自己爽,当然没有什么不对,不过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哲学家多半都想重新安排这个世界,让人们活得更好;也许很幼稚,或者很用流行的话说,很装逼,但是这种精神确实让人钦佩。
    这里别的不说,至少福柯不是为了自己爽。
  •     福柯曾经说过他的研究是“一种有关我们自身的历史本体论”。它包含三条轴线:1,我们与真理的惯习,即,我们是怎么被构成为只是的主体的?2,我们与权力场的关系,即,我们是怎么被构成为运用和屈从权力关系的主体的?3,我们与道德的关系,即,我们是怎么被构成为我们自己行为的道德主体的?
    这三条轴线最初是以杂糅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疯癫史》的,后来他在《诊所的诞生》和《知识考古学》中研究了真理轴线,在《规训与惩罚》中研究了权力轴线,而在《性史》中研究了道德轴线。
    福柯的权力犹如海德格尔的此在,都是哲学上的一种悬置。不同的是前者复活了罗马人,后者复活了希腊人。
  •     就如卡尔维诺而言 对于我个人 我是不会轻易告诉你什么的 作家本身和作品虽有关系 但是 连接作品及本人的东西 只有本人才知道 我们呢 能把作品读诱 图个轻松就够了 那些写传奇的人才会对作者有这么大的兴趣吧
    福柯的性史 是小波的推荐之一 买来了简单看了几下 有些难懂给打入冷宫 有空估计还得拿出来翻翻
  •     妙评!!
  •     这篇评论写得比较长,但是有一个观点显然是非常错误的,就是《性经验史》并不是福柯的忏悔之作,福柯没有什么好忏悔的。
  •     我很喜欢福柯,他的思想,他的作为,他对于人生的态度。其实没有必要去懂吧,这是他的人生体验。
  •     就他一个人在跳舞
  •     楼主说的是刘北成老师吧~
  •     福柯的东西总是尝试去读,却总是读不懂
  •     楼上某位王同学过于认真了 楼主都说了 这是摘引自朱天文的小说的段落 小说噢
  •     他是这样决绝吗。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