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冲动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社:宁夏人民出版社  作者:佐伟 著  页数:228  

内容概要

  打开这《遍地冲动》,其实是打开了青春的成长和蜕变,那里有疼痛,也有快慰;有收获,也有丢失;有冲动难抑,更有独自忧伤。青春小说,我们的大学,是一次葳蕤的成长,很慌乱,也很认真。原来男子汉是这样炼成的。

章节摘录

  第一章  1  龚杰十七岁不到就迈进了大学,学的是中文。刚开始还好,谦称为不学无术的混子,后因文才卓荦,慢慢就溜成不学自通的才子。而才子的求学生涯往往是曲折、离奇、让人费解的。  龚杰所在的中文系似乎在某种程度上给才子的疯狂提供了较好的施展平台。  中文系往往是大学里最烂的系。这所学校里,中文系男生的宿舍楼是学校最破的一幢楼。为了节省经费,校方决定人力拆毁此楼。更进一步,为了最大限度、最短时间、最小损耗的达到预期目的,校方抽调了体育系众多壮男,同时考虑到以人为本的理念,还特意从医学院精选部分名医,以供战后的及时抢救,防止战员丧失。  大学里的协会芸芸,据悲观人士透露,尽是些婚姻介绍所。但龚杰不这样认为,他也有自己的协会,且这协会有一个吓人的名字,叫“毁楼协会”。成立大会上,龚会长诗兴大发,兴笔为协会题词:  皮鞋要打掌  摔门要摔响  床架咣当当  桌子哐啷啷  玻璃全带伤  墙壁画上狼  龚会长的宿舍共住五人,人杂类多,中文系仅有一名。其中有位叫易峰的同学是舍友里年纪最长的。与龚杰有同感,高考试卷的选择题也以A贯到底。舍友达成五方会谈共识,首先给易峰起名为A大。顺理成章,龚杰就叫做A小,使用时日遂感到A小很是绕口,只好改成小A。  集龚杰、龚会长、小A三名于一身,他蠢蠢欲动。客观上年纪很小来上大学,主观上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人才。数日后,意外地发现:大学校园里的人才如牛毛一般,满校遍园。失望后索性转移追求,开始物色能满足视觉感官等刺激一点的东西。同宿舍的易峰有位无血缘关系的妹妹,貌赛西施,艳惊四校(东西南北四大校区),名叫沈麦丹。可贺可庆的是沈麦丹恰好与龚杰同班。沈麦丹闲时会来找易峰,每逢此时,龚杰定会爬在窗子上,用最不完美的动作,把一个男人的自尊、自爱、自信……统统丢完后方才转回身子对易峰说:“你妹妹来找你!”  刚入学时还比较老实,没事就抱个篮球去打。其实他根本不喜欢打篮球,根本原因是篮球场旁边的羽毛球场总有美女莅临。  掐指算算,入学有一个多月,舍友们已混得滚瓜烂熟。  舍友中,易峰更多的时间是和白凡在一起,有时候也同豆乐一块去打球。同班学习且同室入睡的白凡出生于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父母亲都是医生。他除过学习,其他方面尚是几张白纸。豆乐不一样,虽是舍友,却是体育系篮球运动专业的,个头近两米高,五大三粗,睡在易峰的对铺。头对头睡着,豆乐身子长,老有半截长出床架在半空,夏天没啥大事,只是搁久了腿会发酸,收回来蜷一会儿就好。冬天可就有苦头吃了,那架在空里的半截是盖不上被子的,受尽了寒冷的袭击。最后就倒过身与易峰脚对脚睡,长出的半截还可以在易峰被角里找到些许的安慰。为此对易峰感激不已。  “和豆乐去打球,谦虚一下龚杰。”根本不懂得什么叫谦虚的龚杰便欣然前往,一块儿去玩了。龚杰有恃无恐,球技较差且动作夸张霸道,常会出其不意地送一块伤疤给别人,自己却不以为然,满不在乎。次数多了,就有一些人想教训龚杰。但见龚杰和五大三粗的豆乐称兄道弟般亲近,心就寒了,又遇上易峰的礼让和道歉,心又软了。久而久之,球场上若有龚杰前往,便没有人来抢地或合作。低头看看尚未痊愈的伤疤,只好愁着脸悻悻离去,换个地方玩了。  没有其他人,三个人组不成队,于是就两人干一人。干了多次,都是豆乐一人凯旋获胜。易峰与龚杰输过多次后,龚杰便作了个自我总结和检讨,其最后的结果是:他不是玩这的料,得找个别的地方消遣日子了。事实上是羽毛球场上的美女似乎已经找到了归宿,他有点紧迫感了。  就这样的生活,平静中充满着新奇,忙碌又井然有序,一切在期待中不停地探索着。  2  阴历八月一过,中秋节就在毫无察觉中如期而至。这段日子,同舍友之间已混得极熟,彼此了解且打得火热。易峰人好,为人忠厚且乐于助人,同寝室人都尊他为峰兄,亦叫A大,亲和信任度一举达至空前。  这天下午,易峰在图书馆呆了整整五个小时,突然想到最近好长时间都没见沈麦丹了,应该去看看她的。自从上次自己告诉她不要轻易来男生宿舍后就再也没来过,这之前可是每天两三趟的跑。说走就走,他整理完书本,叫上白凡。从图书馆出来,拐过实验大楼,踏上堆满落叶的林阴小道,这是通往沈麦丹宿舍楼唯一的道。踩着枯叶破碎的沙沙声行走在林阴遮掩的小道上,脚下软绵绵的,会有些许的宽松惬意迎面扑来,偶有零星的树叶飘下来,轻轻滑过发际和面颊。  沉溺在日久不得的宁静中,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匆匆走着。忽然白凡叫住了易峰,说后边好像有人喊你。转过身子,循声望去,见是龚杰似跑非跑过来,长吁短叹,汗渍未干,边揩汗边说自己刚打球过来,跃身扣球时余光扫见易峰和白凡,并自得地说自己球技猛长,今天表现非同一般,几分多少个篮板。未了才道出核心,说晚8点准时聚一聚,共庆中秋佳节,地点已安排好了。易峰问清地点后说好的,就接着往前赶路。龚杰四下里看了看,伸着脖子朝前望了望,忽又明白了什么,喊着叫着飞快撵上来,放低声音试探着问易峰这是去哪,易峰答是去找沈麦丹。龚杰听之顿时大为激动,手舞足蹈地说道:“我就……”  看到身边还有白凡,顿觉不好意思,沉了沉,到嘴边的话就噎住了。凑丘易峰,右手搭肩搂着推着边走边说:“我就知道你要去找她了,那顺便叫上她,说我邀请她,或许她还不知道我,当然这就全靠你了,拜托啊!”  易峰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晕头晕脑,似懂非懂地答应龚杰道:“我司问,有时间会来的吧!”  龚杰听后满足地笑了笑,放开易峰退后几步,原路返回走了几步猛又调过头来喊着叮嘱易峰:“A大!那事,务必,拜托!”  绕到沈麦丹宿舍楼后面,放开嗓门喊几声XXX有人吗,即刻便有一姑娘走上阳台,探着头向下望。易峰问沈麦丹在吗?  “在呢!”没等那姑娘回答,沈麦丹已咯噔噔踱到了阳台上。  “啊!你来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沈麦丹略显激动地叫道。  一身素淡的着装,使沈麦丹更显清秀动人。初见白凡,听易峰说是同班同学且同室入睡,生疏之意荡然无存,心头生出同易峰一般的亲和感、信任感和安全感。一笑招呼过之后沈麦丹便两眼直勾勾盯紧白凡,目不转晴地上下打量一番,禁不住感慨道:“好白啊!活生生一个女的。”  自凡闻听此言,顿有一股红血自下而上,从脖根底出发即刻烧遍全脸,无处幸存。  易峰笑望着沈麦丹。  沈麦丹悟得自己出言不礼,伤及自尊,欲赔礼道歉,却料白凡借唾痰之由,已悻悻地溜到了后面。沈麦丹不解,边走边问易峰:“怎么会这样?”  易峰一时无语,过了半时才慢慢说了句:“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嘛……”  三人赶到,但见龚杰跟一位老师模样的人海阔天空的闲扯,遂惊讶之外高兴不已。这位年轻的老师姓方,非常凑巧就是易峰所学专业的骨干老师,每周至少会与易峰、白凡和程然在课堂上相见三次,关系甚熟。易峰和白凡一眼就认出来了。  方师没有直接给中文专业带过课,只有少数选修,心理健康教育的大二学生才能每周上一次课。而龚杰这家伙谁都认识,相关的不相关的,做官的不做官的,大的小的。但绝大多数只是单方面的认识,认识人家,人家不一定记得清他的。  龚杰要给方师敬酒,环视一周,两只手端起两杯酒来,稍迟疑了一下,放下了一杯。伴随着几句日常惯用的陈词老调双手举杯递给了方师,毕后迅速端起另一杯,说了句沈麦丹是今天唯一的女性,当应受鄙人一敬。  说这话时,龚杰有种大人物的气概。人们都看见龚杰举第二杯酒的动作之快让人吃惊,手脚出奇得麻利。当沈麦丹站起来伸出手时,故作镇静的龚杰两手却客不随主地颤抖不已。尔后沈麦丹扭头去看易峰,但见正与方师谈得火热不便打扰。摆正身子撩了撩头发,莞尔一笑,于是龚杰就坐不住了,弄得凳子吱吱响个不停……  窗外的月光亮起来了。这中秋之夜的月亮,毫不顾惜地张扬着自己,乖巧圆溜得就像初生婴儿娇嫩的屁股,亦像夜市里烤黄了的烧饼。金黄的月光铺洒在大地上,万籁俱寂,远方隐约传来一阵阵猜拳喝酒声和聚乐畅笑声。几个人都静静地坐着,大气都很少有人呼出。龚杰眼珠子倒转几圈,瞧了瞧时间,故装深沉地说:“都喝多了,夜也深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龚杰历来是个大嗓门,这话好似震醒了人们,瓦解了沉默。  起身回家之时,已是近子夜的时间。辛苦奔波了一天,人累了,天也累了,静悄悄地睡着。微风拂面,方师醉意愈深,走路不稳无法前进,左右脚颠三倒四,相互产生了矛盾,争着抢着往前走,却谁也走不到前头。右脚被地面一凸起物撞了一下,吃了亏便不敢轻举妄动。左脚不服气,愤愤不平地上前猛踹几下。  此时,在另一条路上,龚杰正小翼翼地护送沈麦丹返宿。  这龚杰聪明过人,自知酒量有佳,吃饭时便一个劲嚷着喝酒,其他人都喝掉好多,他却滴酒未沾。聚会快要结束时,先见之明临阵发作,就蒙蒙眬眬觉得机会来了。  确实来了。这样一个风清月明的夜晚,是酝酿爱情的绝佳时境。凭着经验和推测,易峰和白凡是顾不及沈麦丹了,肯定要去送方师的。

数据来源网站

社会科学PDF书库网,更多图书可访问PDF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遍地冲动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