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上下)

出版时间:2000-7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度庐  页数:634  字数:486000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此书叙清末九门提督之女玉娇龙与沙漠大盗罗小虎的爱情悲剧。
玉娇龙为了维护家庭的声誉,不得不嫁给鲁翰林,但又始终与罗小虎割不断情丝。不久。玉娇龙假装跳崖殉母,迩出了无爱的家庭。
玉娇龙与罗小虎相遇后,悲喜交加,但不愿作盗妇,于是消然离去,独走大漠。
江湖文化意识与贵族文化意识的冲突,爱与恨的情感纠葛及其矛盾,使小说中的悲剧蕴涵着对人生的思考和反讽。

作者简介

王度庐(1909-1977),原名王葆祥,字霄羽,出生于北京一个贫困的旗人家庭。他幼年失怙,涉世较早。三十年代开始写长篇小说,其创作以武侠言情小说为主,兼及社会言情小说。他著有《鹤惊昆仑》、《卧虎藏龙》等二十余部作品,被称为“北派四大家”之一。他的作品反武侠精神与爱情故事融为一体,对后世武侠小说影响很大。

书籍目录

第一回 一朵莲花初会玉娇龙 半封书信巧换青冥剑第二回 舞杖飞镖黄昏战古堡 安弓设网深夜御奇人第三回 银镫销夜小姐恨鸾音 宝刀生光女侠歼狐首第四回 冷笔娇嗔深闺索宝剑 灯光鬓影元夜遇情人第五回 入世艰辛泪辞杨小虎 风沙辽远魂断玉娇龙第六回 大漠听悲歌寻香惹爱 满城来风雨卧虎藏龙第七回 门外怅萧郎歌哭拼醉 巷中追艳妇史妹成仇

章节摘录

  待了半天,玉大人才恋恋不舍地将宝剑放在桌上,又向铁小贝勒说:“卑职家中有剑谱二卷,书上把古来名剑的尺寸及辨别之点,全都说得很详细。明天卑职就把那两卷书送来,请贝勒爷按剑对证一下,必可知此剑的名称和铸造的年代。据卑职观察,此剑多半是青冥,为三国时东吴孙权之故物。”铁小贝勒点头说:“好!玉大人明天就把那两本剑谱带来,咱们考据一下!”玉大人连声应是,就也告辞走了,铁小贝勒就也回寝去休息。这里得禄已令小厮将那削成了两半的古铜炉拿出屋去,他又叫小厮执着灯,他双手托着宝剑,送回书房。才走到书房的门前,就见那里黑乎乎的站着一个人,用灯光一照,才看出又是一朵莲花刘泰保;原来他还在这儿等候着,并没走开,他就迎面笑着说:“禄爷!现在可以叫我看看宝剑了吧?我在这儿等了半天啦!”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拿,得禄却向后退了一步说:“刘师傅,你怎么不知道规矩?贝勒爷的东西,咱们怎能随便乱动?”刘泰保一听这话,却大大的不悦,把嘴一撇说:“看看又算什么?又看不下一块铁来?你也太不知道交情!”得禄说:“这不在乎什么交情不交情,贝勒  爷的东西,他叫收起来,我就赶紧收起,不能叫别人胡乱瞧!”说着,他开了锁,进屋又把宝剑挂在壁间。  一朵莲花刘泰保在廊下气哼哼地,骂道:“奴才骨头!”一顿脚转身就走,嘴里还咕噜着骂着。回到屋中,他住的是在马圈旁边两间小屋,李长寿也跟他一铺炕上睡;今天忙了一天,得了许多赏钱,又喝了不少的酒,心中既是舒服,头脑也有点,醉醺醺地。所以此时天才过了二鼓,他已躺在炕上沉沉地睡去,打着鼾声,给屋中喷散一种恶臭的酒气。刘泰保又忿忿地骂了一声,便也躺在炕上,掩盖上棉被。可是他才躺了一会,忽然又滚身下了炕,拍拍胸脯自言自语地说:“他们把那口剑宝贝似地藏起来,不许我看?我一朵莲花倒要看一看,非看不可,拼出了脑袋我也要看。”  于是他开了屋门,就站在窗外,只见满天的星斗,一颗一颗地眨着眼睛,都跟小贼儿是一样。北风呼呼地吹着,天气十分冷;墙夕卜的更鼓敲了两下便不敲了,仿佛是打更的人冷死了。这么广大的府邸,白昼是那样地繁华热闹,现在却是萧条凄清。刘泰保就在窗外站立了半天,窗里的一盏油灯都自己烧灭了。刘泰保急忙进到屋内,将身上那件老羊皮袄脱下来,往炕上一扔,正盖在李长寿的头上。李长寿还打着鼾声没醒,刘泰保挽挽袖头,把两只鞋脱下来,开门往屋外就走。一出屋子,他的脚步可就轻轻,慢慢走着;转过了前院,才一探头,却见那班房里灯光辉煌。屋里有许多人声在压着嗓子说话,大概是有不少人正在那里赌钱,刘泰保赶紧缩头回来,靠墙站立,心说:“不行!这些人都还没睡,西廊下一定还有人出来进去地走;我跑到书房里偷偷去看宝剑,要被人看见,拿贼办我,那个罪过还了得!真要把我交到提督衙门,那个嫦娥的爸爸喊一声:“砍头!”那我一朵莲花吃饭的家伙可就没有啦!”  孙正礼点了点头,得禄在外边叫着说:“贝勒爷叫你当时就去!”刘泰保答应了一声,又向孙正礼说:“孙大哥您先坐!贝勒爷现在叫我,我去一会儿就回来。回头还有我表兄杨健堂来到,今晚贼人多半准来,到时候全要仗大哥动手,现在先请你养养神!”孙正礼点点头,放下刀又说:“快回来!”刘泰保答应”了一声,便出屋同着得禄走出街门,得禄愁眉不展地说:“您今天闹的这是什么事?若不是有贝勒爷替你说话,玉大人一定要重办你!”  刘泰保笑着说:“没有贝勒爷当后台,我也不敢这么办。”得禄说:“玉大人现在还在府中,他气极了,要叫你指出那贼人是他们家里的什么人?”刘泰保笑着说:“我没说贼人是窝藏在他家呀?今天我原是想着,凡是大宅门我就要访一访,不想头一下就碰到老爷的家门。”得禄说:“你这是强辩,谁也不能相信你今天干的事是毫无用意。本来这几天你们就在外胡说  什么贼人藏在大宅子里,今天你又去玉宅的门前大骂,这不是你已说明白了吗?贼人就是藏在他的宅子里。”刘泰保矢口否认说:“我没骂,我也没说。”  二人来到贝勒府内,得禄先进里面回禀,待了一会儿,就把刘泰保传进里院。铁小贝勒今天的神色也不大和蔼,问说:“你今天为什么敢到玉大人的宅前搅闹?”刘泰保恭谨地回答说:“我没敢去搅闹,我是因为昨天听丁爷的吩咐,今天就设法去寻贼,为的是替爷追回来那口宝剑了。  旁边坐的玉大人气得不住地喘息,说:“刘泰保,你的意思一定以为那女贼碧眼狐狸是藏匿在我家了?”刘泰保说:“小人不敢说,不过蔡德纲临死以前,曾告诉过他的女儿,说那女贼是藏在鼓楼附近的大宅门内。”玉大人站起身来,说:“我带着你去到我家里,上上千下由你认,只要你认出’了贼人,我必将贼人交官正法,然后我甘受朝廷的处分!”刘泰保说:“我不敢去认!因为那天德胜门土城交手时,天色已然黑了,我没看清楚贼人的面貌。我只知道贼人是个老婆子,猫着腰,手拄着拐杖,拐杖是铁打的,那就是她的兵器,她猫着腰也是假装老态,她若是直起腰来,比我的身材还高。”  玉娇龙就提着宝剑走往里院,进到屋中,只见里屋点着两只蜡烛,桌上摆着许多酒菜。绣香下了床,说:“大爷回来啦!菜都冷了!”玉娇龙轻轻说声:“不要紧!”她坐在床上休息,宝剑就放在被褥上,她抱起猫来亲一亲,问说:“我走后这里没有什么事吗?”绣香说:“刚才有两个衙门的人来向我盘问您的来历。”玉娇龙神色一变,赶紧问说:“你怎么回答的?”绣香悄声儿说:“我就照您交代的话回答。”玉娇龙点点头,又沉思了一会,见猫儿雪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瞪着两只绿色的眼睛,很像个英雄的样子。  玉娇龙忽然又叹了一口气,绣香在旁直发怔。玉娇龙吃了一点菜饭,就说:“睡吧!”绣香要去关屋门,玉娇龙摇手说:“你别去!”她起身下了床,先是呆呆地站着,忽然将软帘一掀,倒把绣香吓了一大跳,灯光照到了外屋,外面倒是没有什么怪异之事。玉娇龙右手的手心向外护着自己的胸很快地就到外间,转身向四下看了看,并将桌椅的下面全查到,她这才关严了屋门,然后进到里间。门帘随着她的身后落下,她也娇慵地伸了个懒腰,宝剑、小弩弓,都放在枕边,她吹灭了灯烛,才躺在床上。床里的绣香替她把绸被盖上,她却推到一边,不盖。绣香在枕畔又悄声问说:“小姐,得有多少日子咱们才能回到衡山呢?”玉娇龙说:“你不要着急,到了衡山,我若看那个地方不好,我还许不住呢!”绣香说:“要不然,咱们还到新疆去吧!”玉娇龙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得啦,你别在枕边跟我这么絮烦了,叫我好好地歇一会儿吧!真是!”说到这里,忽然又似乎笑了,说:“现在我真觉着我是你的丈夫,你是常在我枕边絮絮不休的一个妻子。”绣香作急说:“到这时候了,还跟我闹!”玉娇龙嘻嘻地笑了笑,忽然她又把绣香抱住,紧紧地一阵抽噎,绣香真觉出她小姐的热泪已湿在她的脸上了,她就叹息悄声说:“您是怎么啦?……咳!”玉娇龙像个小孩子似的倒在绣香的怀里哭着,弄得绣香没办法,劝既不敢大声劝,脱身也脱身不了。过了多时,忽见玉娇龙一翻身,她的手向枕边一摸,臂又一抬;只听窗纸噗地一声响,窗外有人叫说:“哎哟!……哎哟,哎哟,痛死我了……”一声比一声惨,一声比一声低。绣香的身子立时又发颤,玉娇龙用被子将她的身子、  头,全部盖上;她在被里蒙了半天,才听见窗外有人杂乱地说话,说:“没什么事!没什么事!诸位回去吧!”是店家声音。又听得有人说:“左眼……是一支袖箭,……一定准瞎!”玉娇龙却伏枕大笑起来,一夜过去。  身后倒没有什么动静,她将包袱和宝剑全系在马上,骑上膛着泥水。雨是微了一些了,她一直走进了远远地那边树林,林很深,刚才贼人所系的那几匹马都已没有了。她试探着脚步往里去走,就下了马,将马系在一颗树上。然后由泥中拔出腿来,登着马背爬上了一颗大树,找个枝叉将身躺下,用草帽覆住了脸。雨水淋着她的全身,她觉得十分寒冷,但是她太疲乏了,在此就不知不觉地睡去。  次日,她被鸟声吵醒,睁眼一掀草帽,草帽就掉在树下了。林中烟雾弥漫,叶间仍垂滴着宿雨,身上落了许多树叶。她舒了舒身子便又登着马背下来,地上的泥水真深,群鸟惊噪。她走出了树林一看,原来雨虽已住,天尚未晴,南边远远一抹红墙,被雨冲洗得很娇艳。北边,原来林外不远就是一条茫茫的大河,河中已有几只很大的船只,船上已有许多车马,往北岸去渡了,玉娇龙就不由得说:“哎呀!他们已,经走了!”  于是赶紧回到林中,将马背上的包袱打开,见其中却是两身官服,三身便服,两双靴子,都是她大哥的,她就想:“我的身量跟我大哥高矮差不多,穿上他的衣裳也许合适。”于是她就坐在马背上,将自己身上的又湿又脏的衣裳完全脱下,换上了她大哥的一身便服,是一件藏青羽毛纱的大褂,外罩青缎马褂,里边可没有什么衬衣,宝蓝洋绉裤子,这身衣裳长虽然不算很长,可是肥大的很,尤其是这双靴子,太大了!她就将一身官服用剑割碎,在光着的脚上裹了许多绸缎的条子,这才登上靴子。然后她将包袱在马背上绑好,宝剑藏在包袱底下,她就解开了马,走出树林再向河那边望去,只见她大哥的那些车马已然全都渡过去了。她就飞马来到河边,点手招唤渡船。那使摆渡的一看她穿的这身新衣裳,又是官靴,以为她是丢在后边的官人,跟前面那几辆官车是一起的。便把船拢岸,叫她连马上了船,就篙声波影渡到了北岸,也没跟她要钱。玉娇龙一登岸上,她就上了马,但她因见前面的官车走出不远,所以她并不急急地去追;反按住马,就在后面暗暗地跟随,总不离远,可也总不捱近。前面的官车在路上停住了打尖,她就也驻马用饭了,但决不在一处。前面的官车到晚间投入了店房了,她也必要跟随混入;可是觅单间,不使人注意到她的形踪,深夜内她可又提剑出屋在长兄嫂行台附近巡逻。  如此连行数日,这天中午时候,眼前就看见了巍巍然的京城。玉娇龙不由得一阵心痛,看见哥哥的官车一直赶往城里去了,她却黯然地先在关厢中找了一个小店,将马寄起。并捱延着时间,好容易盼到天色快要黑了,她这才潜身混进了城门。此时满天紫霞,城楼上鸦群乱噪,大街上人往车来,还是那般热闹。她却心情惆怅,怆然欲哭!离京才一月,但竟如同经过了几十年。  玉娇龙来到京城第一个去处就是到西河沿一个小门前,先去敲门,连敲了许多下,听里到面有妇人声音道:“喂!喂!找谁呀?”玉娇龙隔门缝悄声说:“是我!你快开门!”里边说:“你是谁呀?你有名姓没有?我男人没在家,院子里就是我一个,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呀?我就给你开门。”玉娇龙在外面说:“魏三嫂你快开门!我姓龙,上月我是从你们这儿走的,我现在来拿衣裳啦!”里面一听,突然半天没人言语,也没有动静。玉娇龙把门又敲了两下,红脸魏三的老婆才把门开开,玉娇龙跳进院,随手把门关上,就往屋里直走。

媒体关注与评论

  序 张赣生  我第一次读度庐先生的作品,是四十多年前刚上中学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今天为《王度庐武侠言情小说集》写序。  度庐先生是民国通俗小说史上的大作家,他的小说创作以武侠为主,兼及社会、言情,一生著作等身。最为人乐道的,自然首推以《鹤惊昆仑》、《宝剑金钗》、《剑气珠光》、《卧虎藏龙》、《铁骑银瓶》构成的系列言情武侠巨著,但他的一些篇幅较小的武侠小说,如《绣带银镖》、《洛阳豪客》、《紫电青霜》等,也各具诱人的艺术魅力,较之“鹤——铁”五部并不逊色。  度庐先生以描写武侠的爱情悲剧见长。在他之前,武侠小说中涉及婚姻恋爱问题的并不少见,但或做为局部的点缀,或思想陈腐、格调低下,或武侠与爱情两相游离缺少内在联系,均未能做到侠与情浑然一体的境地。度庐先生的贡献正在于他创造了侠情小说的完善形态,他写的武侠不是对武术与侠义的表面描绘,而是使武侠精神化为人物的血液和灵魂;他写的爱情悲剧也不是一般的两情相悦恶人作梗的俗套,而是从人物的性格中挖掘出深刻的根源,往往是由于长期受武德与侠道熏陶的结果。这种在复杂的背景下,由性格导致的自我毁灭式的武侠爱情悲剧,十分感人。其中包含着作者饱经忧患、洞达世情的深刻人生体验,若真若梦的刀光剑影、爱恨缠绵中,自有天道、人道在,常使人掩卷深思,品味不尽。  度庐先生是一位极富正义感的作家,这在他的社会言情小说中表现得格外鲜明。《风尘四杰》、《香山侠女》中天桥艺人的血泪生活,《落絮飘香》、《灵魂之锁》中纯真少女的落入陷阱,都是对黑暗社会的控诉,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度庐先生自幼生活在北京,熟知当地风土民情,常常在小说中对古都风光作动情的描写,使他的作品更别具一种情趣。  度庐先生是经受过“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的人,他内心深处所尊崇的实际上是新文艺小说,因而他本人或许更重视较贴近新文艺风格的言情小说和社会小说创作。但从中国文学史的全局来看,他的武侠言情小说大大超越了前人所达到的水平,而且对后起的港台武侠小说有极深远影响的,是他创造了武侠言情小说的完善形态,在这方面,他是开山立派的一代宗师。几十年来出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无例外地排斥通俗小说,这种偏见不应再继续下去,现在是改写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时候了。

编辑推荐

  《剑气珠光》以李慕白赠剑于铁小贝勒,杨小姑娘许配于德啸峰之长子文雄,李慕白偕俞秀莲同往九华山研习点穴法而结束全书。  岁月如流,转眼又过了三年多,此时杨小姑娘已与文雄成婚。她放了足,换了旗装,实地作起德家的少奶奶了。这个瘦长脸儿,纤眉她遭受了祖父被杀,胞兄惨死,姊姊远嫁的种种痛苦,但她流泪时是流泪,高兴时还是高兴,时常跳跳跃跃,不像是个新媳妇。她在德大奶奶是个极爽快的人,把儿媳妇当作亲女一般看待,从没有过一点苛责。

数据来源网站

社会科学PDF文档网,更多图书可访问PDF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卧虎藏龙(上下)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4条)

 
 

  •     王先生作为北派四大家之一,对武侠的发展功不可没。此书很好看。
  •     和小时候看的内容不一样了,有些失望。
  •       越来越喜欢王度庐的风格了。鹤铁五部曲,我先读的是最后一部《铁骑银瓶》,从此沉浸其中,又将《卧虎藏龙》一口气读完。王度庐笔下的武打场面并不激烈,却很真实,毫不做作,让人如亲眼所见一般。更加让我喜欢的是他能够把握儿女情长的细腻感觉,使人读得身临其境般真实。尤其是玉娇龙与罗小虎的分分合合,有懵懵懂懂的情愫,有辗转反侧的思念,有愁肠百结的纠葛,直让人不忍把书合上。一篇读罢,荡气回肠!
      可惜网上暂时买不到,否则真要买回鹤铁五部曲全套来细细品读!
  •        一年多前在图书馆旧书库无意看到的,当时好像是被工程热力学惹毛了,随便找了本书消遣一下,结果即刻沉迷无法自拔了。可能是书里表达的主题恰好契合我当时内心反叛之意愿与独立之渴望吧。
       书中丰富多元之美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呐!
       大爱王度庐文风。着实自成一派。此书的文学价值远高于聂云岚版本。聂版更适合看言情童话的小朋友。
      
       非常欣赏玉娇龙这个角色的刻画,她与李慕白夺剑那段真是让人叹绝,将此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傲娇个性展现得淋漓尽致。简直就是个疯子嘛!可是我喜欢!这个人骨子里有种尚武精神,极爱挑战。作者将此个性赋予一个旗人是非常合理的,因为当时被压抑多年的中原民族的民族性格早已退化得相对软弱而寡断了,而尚武精神之于马上民族更是名正言顺的一脉相承了。当然,这更可能与作者的血统有关。
       许多武侠小说中的莺莺燕燕着实让人腻味,皆为男子附属品,玉娇龙这个女性形象却少有的自我而叛逆,绝对主角当仁不让。还有那么丁点儿的女权意识和同性情节。让人扫兴的是她长得太美了,太完美了,多么俗套,但这种设定也是理所当然的,外貌的普通或丑陋必将带来或深或浅的自卑与怯懦,不脱俗的外形绝难包裹住一个峣峣皎皎的灵魂。(我可绝对不是外貌协会的!)
       人物心理活动的描写只能说 太真实!市井小人物的性格让人信服,就好像来自我自己的一部分,时常让人忍俊不禁。在文字描写之外,感觉到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和对人性的思考颇深。
       我喜欢这本书里角色性格上的各种残破、各种纠结与罪恶。Imperfection makes perfect!正是这种残破产生的真实感不会让你脱离现实进入到很多小说营造的一种似梦似幻之境界,相反,它激发了我想要更切实的融入生活的渴望。于是,就此创造出一种奇异的励志效果。
      
       然而,让人悲伤的是,当我二次阅读的时候,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地,不管我再怎么反复咀嚼记忆中让人拊膺长叹的段落,当初文字所具魔力早已不复存在。一切皆流。或许这就叫物随心转,境由心生吧。
      
  •       其实我没有看过很多武打书,就只有古龙几本,金庸几本。
      小时候要考试前会被关在爸爸的书房里复习,于是找到过还珠楼主和陈青云,不过完全不记得写了什么,因为看的时候还要在上面盖一本数学辅导书。
      总之,王先生的小说,看起来跟金大侠古先生都不一样,我很喜欢他对于市井的描写,人物装扮的描写,反而打斗的场面到没有金先生那么头头是道,古先生那么神奇。写实得有点象屠格涅夫了,故事里面完全没有作者的情感流露,从不偏袒哪一方,我觉得王先生很适合写报告文学,或者历史回忆录之类的。
      
  •       “当年他若不杀我爸爸,我们兄弟还不能杀死他爷爷呢!”
      
      我觉得这就可以代表这个小说的基调了。
      头一次看这个小说,是在高中的语文读本。然后就念念不忘。大漠的罗小虎,豪门身怀绝技的貌美女孩儿。大漠上是多张扬浓烈的生命!
      很久之后才看了电影。又辗转,读到了这两册书。
      真是失望。
      我想我是被金庸圆滑美丽的文笔惯坏了,我端着这一碗粗粝的白饭,不能下咽。金庸那里也有生活的苦楚,也有狠毒,也有算计,也有狼狈,可是都那么柔和,不戳刺得你难受。王先生却是早得多的人。他笔下的北京城,俩字儿,闹心。
      真闹心。
      我看得很不舒服。我不是嫌他的招数不华丽,初中时看过一个讲太湖水匪的小说,那武功也是一拳一脚实打实的,一本书结结实实下来也爽利舒服得很。我嫌什么?你就听听这句话:“当年他若不杀我爸爸,我们兄弟还不能杀死他爷爷呢!”我真不爱听这口小家子气的京城调调儿!老北京多着呢,该是一个腔调吧,怎么有的在天上有的在泥巴坑里?闹心!整本书除了那个闷不吞的李慕白没有人能把握自己,有力量的人清楚自己永远不会有足够的力量,为免于堕进狼籍的生活他沉默,不乐意沉默的那人终于自己毁了自己,没有自己的力量的人逞强斗勇,说:当年他若不杀我爸爸,我们兄弟还不能杀死他爷爷呢!
      那口气该是多无力。
      这书要是拿到现在,准有些前辈对它说:“你这个,啊,意识形态我不能赞成。这一点严重拉低了文章的档~~次。”
      是,生活本来就是闹心的,我本应该歌颂这本书的坦荡,我应该用心读它一次又一次来给自己看生活的本来面目,而不是一遍就放下。可是我还不能。等我“堕入世事的涡潮”,再来对着这本书唏嘘吧。这会儿,我不喜欢它。
  •       喜欢电影,于是找了小说来看。
      
      看了小说,竟发现与电影有很大的不同的。电影里面俨然把玉娇龙刻画成了一个现代青少年 -- 这难怪让我自己感觉自己的性格有点像玉娇龙。呵呵,俺是男生啊。这也难怪玉娇龙的形象会在美国那么受欢迎。
      
      言归正传说小说,这本小说的特点就是朴实而简练,里面对于北京城的地理位置的刻画是精准无误,绝对的可考。比如前门、鼓楼等等。
      
      按照序里面说的,《卧虎藏龙》这部小说里面,没有莫名其妙的世外高手跟武林秘籍,都是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一个个江湖人物及功夫心决。
      
      使用的语言也非常朴实,重细节而不失大气,让人看的非常痛快。从看第一页起就迫不及待的一直想看下去。实在是太精彩。
      
      难怪古龙也会说,自己最喜欢的武侠作家,应该是王度庐。
      
      推荐,推荐!
  •       一部打入奥斯卡的《卧虎藏龙》,使王度庐的名字突然家喻户晓。
      王度庐原非藉藉无名之辈,他是旧派武侠小说代表作家之一,与还珠楼主、宫白羽、郑证因并称“北派四大家”,其作品在三四十年代曾经风靡一时。但新派一出,四大家几乎销声匿迹,如果不是李安把他的作品翻出来拍,只怕世人不知,“鹤铁五部曲”到底是什么东西,聂云岚侵权一案,也不会起这样大的风波。
      说实话,其实王度庐的风格不是很对我的口味,他的文字平实而近乎平庸,描写粗淡而稍嫌沉闷,有时甚至会觉得罗嗦。然而每一位评论家都会提到,王氏笔下江湖儿女的悲剧性,英雄如江小鹤、李慕白,仗剑江湖,睥睨群豪,莫奈苦情所绕,四顾茫然。被赋予“悲剧侠情”之称,写感情漩涡、写内心冲突,侠骨、柔肠、英雄泪,比之还珠的奇幻仙侠,宫、郑的“武打综艺”,不肖生的江湖传奇,情节热闹而人物单薄,不失为一种进步。
      
      最爱罗小虎
      
      话虽如此,啃完长长的五部曲之后,并没有很大的感触,因为书中的人物性格,都不能很讨我喜欢。以描写最着力的李慕白来说,武艺是绝高了,一出道即力压江湖,几乎从无敌手,然而性格优柔寡断,提不起,放不下,固执拘泥,一意逃情,连累俞秀莲也有爱不能宣,深情自苦,未过门便要守寡,一生孤清。再就是玉娇龙,武功高强,除却李慕白无人能制,但骄蛮狂傲,恃武行凶,连远遁穷边之后,也喜怒无常,一言不合便动手伤人。
      不过看到最后一套《铁骑银瓶》,却有一个人让我印象很深。那个莽汉子罗小虎,却真正叫我从心里喜欢。
      罗小虎原是一个富绅的私生子,自幼浑浑噩噩,不晓世事,只想学一身功夫,冒冒失失随人出走到了塞外。后来父母为人所害,兄妹失散,罗小虎却成了威震沙漠的大盗半天云,并与玉正堂的小姐娇龙两情缱绻,私订终身。但两人身分悬殊,势难匹配,玉娇龙心高气傲,拒爱逃婚,仗剑横行,闹得江湖翻天覆地,玉家颜面尽失,最后她深为失悔,借投崖遁世,与小虎缱绻一宿后,翩然远去。罗小虎失去爱侣,如离魂魄,从此卧虎藏龙,绝名江湖。
      这是正传《卧虎藏龙》里的故事,但我觉得罗小虎的性格要到后一部才真正完满,真正变得可爱起来。
      在《铁骑银瓶》中,罗小虎对情人仍念念不忘,苦苦追寻二十年,一直寻到玉门关外,才得知玉娇龙已病死沙漠的消息。巧的是,玉娇龙临终时陪在她身边的正是她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韩铁芳,而铁芳后来又和父亲交上朋友!人间缘份奇妙若此,不免为小说更添上传奇的色彩。
      莽汉子亦是痴情人,罗小虎听说玉娇龙死了,登时万念俱灰,了无生趣。大丈夫生既无欢,死亦何惧?因此他在迪化城代春雪瓶顶罪,意气侃如,慷慨就逮;在狱中将生死置之度外,从容谈笑,旁若无人;仇人假公济私施以虐待也不能令其变色,铁铮铮的好汉固不失英雄本色。
      之前为情所困,英雄气短的“虎爷”,一旦独来独往,反而恢复了当年纵横大漠的雄风。他听说春雪瓶是“春龙大王”的女儿,便自以为是“亲爹”;春雪瓶用弩箭射他“胡说八道”,他也不恼,心中却乐:“好孩子!你妈妈教会你的箭,如今竟拿来射你爸爸了。”明里暗里皆以有此“好女儿”为荣。韩铁芳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前来救他时,这浑人还直将儿子引为至交。
      
       //罗小虎那乱蓬蓬的大胡子却直往上拱,笑着说:“好朋友!”他恨他自己发出的声音太哑,他就张开了大嘴又喊了一声:“好朋友!”这声音像破锣似的拼命地喊了出来,他可力弱了,胸脯不住直喘,那一只眼睛也闭上了。//
      
      他至死以为春雪瓶是他女儿,因此临死之时,还要莽莽撞撞地为韩、春二人硬做媒。而他毕生的憾事,就是玉娇龙因为他的身份而不肯嫁他。当年玉娇龙情热之时,叫他刻意求官再来求亲,这沙漠大盗钱是大把,却不通世情,如何有门路弄个官来做?
      
       //(韩铁芳哀声呼父,)但罗小虎这时耳朵似也聋了,没有听见,他又向雪瓶说:“你妈妈的脾气真……”他两只眼睛都瞪起,说:“你快嫁韩铁芳!快嫁!快嫁!别等着他作了官再嫁,别学……别学你妈妈,你!听我的话!当韩铁芳的老婆吧!韩……嘿!朋友!……”//
      
      这楞头楞脑的浑小子,岁月的风霜没有侵蚀他的豪气,磨平他的性情,使他变得稍许圆滑。他在中原的江湖上是格格不入,步步履险的,因为他没有多变的心机,他在沙漠生长,在沙漠扬名,有着沙漠民族的好斗和纯朴,对敌人是明刀明枪,对朋友是倾心以待。大漠汉子,风云意气,大碗酒,大块肉,笑明月,傲风砂,直肠直肚,真情真性。至性之人,虽然武艺不是极高,相貌亦非俊美,豪情胜概,却已得我倾倒。
      
  •     诚然诚然
  •     觉得书比电影好看。。。推荐推荐~~
  •     但是我比较喜欢的是电影里的玉娇龙,嘿嘿。
  •     这五部曲哪里有卖?
  •     哦,我是借来看的。
    你可以上当当找一下,或者直接找群众出版社。
  •     我很喜欢王度卢的这一套书:)
    我喜欢他的文字风格:)
 

百度网盘资源搜索 狗头鹰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