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太阳纪

出版时间:2009-7  出版社:知识出版社  作者:猫小白  页数:247  字数:276000  

内容概要

这是两个苍御家传人的血!这是一次让爱失魂的时刻!“喜欢你”三个字如此简单,却又让人如此恐慌。面对无望的爱,谁能保持最后的清醒?绝望的声音唱响“拉斐尔生命之歌”,死亡未义代表了结束,还有下一个吗?谁,来告诉我……

作者简介

猫小白,“猫氏家族”领军人物;“猫小白现象”的始祖:“TA种族”、“性别不明”神奇生物:还有一个最最最最重要的身份——“魅丽优品神秘系”顶尖作者!“TA”无所不在,昼夜穿梭于“最后的太阳纪”的梦境中,捍卫王道与荣光! 猫小白作品:《娃娃千岁千千岁》《猫小白之绰影迷离事件》《猫小白之幻境灵踪事件》《所罗门的刺青》《最后的太阳纪·魔之瞳,神之子》《最后的太阳纪·忆之痕,血之绊,》《最后的太阳纪·爱之巅,恨之岸》。

书籍目录

上卷  第一章 忘记之夜  第二章 破冰而行  第三章 雾之冰山  第四章 时光蚀洞  第五章 女王陛下  第六章 时光大帝  第七章 希望女神  第八章 深海之心下卷  第一章 海之天使  第二章 气泡碎片  第三章 失魂时刻  第四章 种子萌发  第五章 番尼王国  第六章 希望大陆  第七章 飞越界限  第八章 死亡之城

章节摘录

  上卷  第一章 忘记之夜  “给我!”  “给我!”  “给我!”  零第三次咆哮出这两个字,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四张一模一样的脸:哀伤无比的眉,哀伤无比的眼,哀伤无比的神情。  不要用这种表情对着我!我不允许你们用这种表情对着我!  不允许!  零收回了他伸向海砂的手,垂到身边,忽然用力攥紧,让它不再颤抖。  “零,你……”  海砂泣不成声,浑身绝望地无力。  零望着她,目光从未有过得酷寒。  泪水模糊了海砂的眼睛,她看不清零身旁的双手已经青筋暴起,她迫使自己走向他,想要用双臂抱住他。  “滚开!”零粗暴地推开海砂,巨大的力量,将海砂柔弱的身体推出去好几米。等海砂从震惊中爬起来,房间的门拼了命地摇晃着,零已经甩门离去,决绝而无情。  “零!”  身体里因为突然的悲痛而引发的不适,顷刻间消失无踪,海砂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拉开大门。  门外,此时虽然已经看不到零离去的背影,可她还是追了出去。看不到他的背影,没关系;不知道为何冒犯了他,没关系;就如当日站立在神寂前一般,此刻,在海砂身体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零,为了他,什么都可以。  看到海砂追随着零,什么都不拿就冲了出去。海琴大喊一声:“海砂!”,也要追出去,没想身后却有人用力地抓住了他。  他回过头,更没有想到的是——透抓住了他。  “透?”  “不要追,你不要去!”  “凭什么,又要换你去……”  “我也不会去!”  “傻瓜!你怎么能不去呢!你还看不出来吗?海砂……”  透不说话,海琴兀然愣住了。他盯着透,忽然间觉得异常陌生,过了许久,才红着眼睛问他: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不去追她,她什么都没带,钱包、钥匙!这没关系,她这一去就不会回来了!你明白吗?透!你不是说要娶海砂吗?你不是说要当我的妹夫吗?海砂她……她喜欢上那个人了!你看不出来吗?”  “我……”透说不上话,海琴的质问,他似乎一条都没有想到过,但似乎他其实一直都在想,一直都强烈地感知到。  在这里,胸口的这个位置,很痛,他想那里一定不是胃,那个地方应该是心,如此剧痛的是他的心。  “透!”  “我……”透又笑了,淡淡的,好像清水上的浮萍,“海琴,我有点累,去睡会,这里……”  他指了下乱糟糟的房间,“就拜托你和雪莉收拾了,好吗?”  说完,他就打开套间最里层的房间,走进去,把门合上了。  “透。”海琴望着大门在他背后关闭,操起他挂满装饰物的钥匙串,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去哪?”雪莉赶紧问。  “还用说?”海琴道:“去把海砂找回来,还有零。”  “零自然有海砂去找。”  “你胡说什么?”  “我是说海砂的事,就让海砂去解决啊!”  “这不关你的事吧!”  “是不关我的事!”  雪莉挡到海琴面前,“但是海砂爱零,而零快死了!还有比这更难受的吗?如果连爱都没法说出口,零就死了,海砂怎么办!如果连最后的时光也不能和心爱的人渡过,海砂怎么办!连透都明白的道理,这才是对海砂最好的选择,不要让她后悔,哪怕是痛也让她去。你是她的亲哥哥,你懂什么?”  “你!”海琴想要争辩,脖子却哽咽得疼痛。  “不关我的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啊!经历了这么多,甚至,我们是亲人啊!零的生命……”雪莉不愿意,却止不住当着海琴的面,哭了出来,“他……这已经足够了……够了!你就不要再做什么了!”  “雪……”海琴踌躇地退了几步,心里还有点不能争辩的不甘,但是面对雪莉的泪水,他从未见过的晶莹悲伤,他让步了,把钥匙串重新丢到了桌子上。  哭泣,是件奇怪的事情,只要一开始,就很难被停止,而且往往是你越想止住它,它就会越加地激烈。  雪莉不想哭,一直以来背负着家族的压力,她都坚强着没有哭;遇到那么多次分离,她也没有哭;现在,却哭了,而且哭得不能自持,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你不要看我啦!滚回你的房间去!不要看我!”  海琴依旧盯着她,没有要听从她命令的迹象。  “我走好了!不要看我!混蛋!你一定在笑我吧!我也会哭!我这样的女人也会……”  “别说了!我没有笑你!”海琴一步向前,不由分说地将她拥住,她颤抖的肩膀,让他不能承受。  “干什么!你……”  “我……”海琴抱紧她,原来坚强如她,也可以这样柔弱得让人只能疼惜。  “你怎么?”雪莉在他怀里,被紧紧的呵护,先前激烈的反抗,逐渐变成娇柔的喘息。  “我……我……”  喜欢你,简单的字怎么就是说不出来。海琴努力再努力,都不行,只能把她抱得更紧点,再紧点。越来越安静听话的她,应该已经听到了他的心跳,听到了他的心。  又一次,还是追。海砂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在追。从前,不管是捉迷藏,还是干什么别的,不都是别人追她的吗?  爸爸追着她,海琴追着她,透追着她。  而现在,她总在追。  在圣蒂兰岛的灯塔上,在幻魔的结界里,神的迷局还有所有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地方。都是她在追,追着他,追着那个16岁的华尔兹之夜,与她共谱了生命里第一只华尔兹的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总要我等你!为什么总要我听你的话!为什么不让我分担你生命中所有沉重的痛!  你知不知道,即便是不能分担,我也快要被它压垮了!  海砂绝望地看着阿姆斯特丹穿流熙攘的街头,这世界的港口,每天要进出100万人的国际化大都市,任何一个个体,哪怕是陆地上最为巨大的大象,融进去,也会立刻变成不能察觉的沙砾。  零!你在哪里?  人行道上不断来往的旅人,都像背负着沉重压迫的使命,急匆匆地走,被绳索拉扯着一样。他们从海砂身边经过,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肩膀和她的脚。  海砂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在人与人组成的激流里,马上就要崩溃了。  突然,在街对面的人流中,一个男人的背影吸引了她,他的头发,还有身高,都是那个熟悉的样子。  是他,绝对是他!  海砂立刻冲了过去,忘记了她面前的街道上来往穿梭的都是急速奔驰的钢铁巨兽。  刺耳的刹车声,尖刀一样,钻进了海砂的耳洞。她的身体因为对危险本能的恐惧,停了下来,但她的双眸却直直地继续跟随街对面那个男人的身影,忘记了生存下去的理由。  “零!”  她大声地喊,哪怕是能让他回头,失去生命也可以了。  忽然,她看到大街在她视野里沉落下去,她被人举起来,抱紧,拉回了人行横道上。  抱住她的手臂,长而有力。但把她从车祸的危险中解救出来的人,放下她后,便立即从她背后消失了。  海砂回过头,她熟悉那个人手臂的触觉。  是零,把她从大街上抱了回来。她连忙回身去追,却只看见很远的地方,他黑色的背影越行越远。  不过,她知道这一次还不能追上他的话,就没有机会了。她用力地推开人群,向零追过去,周围是一片对她而来的谩骂声。  “疯子!”  “谁去找警察来!”  “这里有个疯子!”  ……  疯子,确实,海砂已经变成了疯子!面对这样绝望的爱,谁还能保持正常!  在阿姆斯特丹混合了各国奇妙元素庄重与疯狂并存的大街上,她不知疲累地穿梭寻觅了一天。最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蔚蓝边缘。  海,海的那头就是雪白的大陆,北极圈的怀抱。  海风吹打到她的身上,她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赤裸着双脚,身上只有一条适合夏初穿的睡裙。  这里是阿姆斯特丹,而且是冬季,虽然还没有下雪,但那些摄氏零度的风,已经让水泥的海岸线都变成了封冻的灰白色。  海砂不明白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冷?她看着自己的手臂,还有双腿,都冻成了青紫的颜色,居然不冷,一点都不冷。  甚至,站在海边,她还想去接触一下海水,因为被这些海水连接的,是北极,零的家。  她缓缓地走向海岸,伸出手,一步又一步。忽然,她的身体不能再往前移动,有人从背后将她紧紧抱起。  刚好就在在此刻,夕阳于天际线间沉落。  笼罩着海砂的天幕中忽然绽放出星辉的银光。银光过后,海砂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布满尘埃的古堡。  背后,靠近她脖子的凹陷处有沉重的呼吸声,击打着她的耳廓。她抬起手,沿着那呼吸声,摸上去,摸到了他冰冷的发稍和挺直的鼻梁。  “零?是你吗?”  没听到零的回答,耳朵里只有他粗重的呼吸声。他抱着她走进浴室,拧开深红浴缸里古旧的热水汀,一股棕红色的脏水流出来后,乳白色的蒸汽开始让浴室里哥特风格的深色花纹变成温馨的粉红色。  水的温暖让海砂冻得青紫的手臂渐渐恢复了血色,也让她被冷风吹干的眼眸清晰起来。她看到被水冲击的自己,破烂不堪的睡衣已经退了下去,上半身几乎彻底地裸露出来。  但奇怪的是,她一点都不觉得害羞,仿佛这具身体早就不再是她的。  紧抱着她的双臂倏然落下,她听到他脆弱的哽咽。  “何苦要这样,何苦要来找我,何苦要这样对待你自己……你会被冻死的……何苦……何苦……”  “零,我找到你了!”  海砂转过身,拥他入怀。  穿过浴室的大门,在冰冷的走廊尽头,那里有一间很大的卧室。卧室中央有一张很大的床,床上猩红色的床罩上满是灰尘。零把床罩拉开,细腻洁白的羊毛毯露了出来。  他把海砂放到毯子里,裹紧,试探着她额上的温度,那双紫瞳疼惜地从她身上一寸一寸地抚过,那样的温柔,那样地伤痛,一点都不像他。  “零……你变了。”  “海砂……”  零的身体变得僵硬失控,身下虚弱的少女,举起她纤细的胳膊,用指尖轻轻地插入他的发迹,在那里用情地抚摸。  “不要这样……对我……”  “零。”  零逐渐控制不住自己,他不应该离开的,他应该早就知道她会追出来,不顾一切地追出来,穿了一件睡裙在近似零度的东欧大陆从早晨追逐到傍晚,几近疯狂。  他又何尝不是。  他垂下身,靠近海砂,更近些,与她几乎融合。  算了,任何事都算了。双唇贴紧,视线因为距离变得迷乱,身体再也分不清彼此,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有对方的体温和呼吸,在那里,神圣无比!

编辑推荐

  猫小白经典长篇“命运史诗”大幕开启!2009年第一场末日浩劫席卷而至!  直到最后……  谁会留在我身边?  是你吗?  你是魔术师?就是我最最崇拜的魔术师殿下?可明明怎么看都是……什么?进入魔术师世界的人只有完成了魔术师的愿望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好吧,魔术师殿下,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难道是我?  生命的魔术之花即将绽放,各位,接下来将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数据来源网站

图书盘,更多图书可访问PDF电子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最后的太阳纪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5条)

 
 

  •     联系到前两部的《最后的太阳纪》,这不可以说写得更深入一些,人物描写更具体化了也展现给读者一份,刚刚去爱却又立刻结束的悲哀情绪先不论猫小白的性别男女,但写出这种文字可以说心思很紧密再加上如果不深入就无法体会得到的爱的痛苦可谓是言情界的一朵很璀璨的奇葩!真的值得一看!!!支持!!!
  •     猫小白的一直都很好看
  •     左手是最要好的兄弟,右手,是最爱的人。当世界末日的来临,或许,会失去很多,也或许,会得到很多。
  •     帮朋友代购的,她很喜欢,是死忠粉呢,哈哈哈
  •     同学叫我帮买,自己不喜欢看= =
  •     我还挺喜欢的!
  •     挺好看的,超喜欢看。
  •     我盼星盼月终于给我盼到了,哇咔咔
  •     书还没看,但是质量蛮好
  •     小白的文还是很不错滴、
  •     果然不愧是毛小白之作。内容很精彩哦!
  •     希望不要再出第五部了!这本书不错~~
  •     好看! 不愧是猫小白
    超喜欢《最后的太阳纪》!只是为什么雪莉最后是和尼禄一起消失的。。。为什么不是海琴!
  •     为神马书后面写着16岁以下禁阅,难道很H
  •     适合17-18岁的女孩看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