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鼓朝凰(上)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  作者:沉佥  页数:383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本是山野少女的墨鸾被凤阳侯之子白弈带回侯府收作义妹就此卷入末世王朝党阀谋国的斗争漩涡。    一个是天真少女,一个是天之骄子,两人在朝夕相处中相互倾慕。却身不由己,一再错失。白弈尚主为妻,墨鸾奉诏入宫,终成皇妃。然而,叫墨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心上的良人竟是狡诈豺狼,本以为是天赐的巧遇,原来是阴谋的开始。一面是宫闱严寒,一面是真相残酷,这个外表温婉、内心坚韧的女子又将何去何从……

作者简介

沉佥,现居江城武江。生于山水之地,长在鱼米之乡,世代理工之家,却偏好文墨。痴迷于用文字丈量一种高度,又发现,心所能达到的海拔,是无量。愿以文字为舞台,传递心声,演绎世界。

书籍目录

楔子卷一 天降青鸾鸣紫徽  章一 见鸾凰  章二 变风云  章三 心儿深  章四 波澜现  章五 若有情  章六 露锋芒  章七 定风波  章八 情相悦  章九 惊梦魇  章一○ 连环计  章一一 鸳与鸯  章一二 乱丛生  章一三 有此劫  章一四 窥死生  章一五 刀锋向  章一六 碧玉簪  章一七 琉璃血  章一八 泪别离卷二 寒潭凄恻九重悲  章一九 入九重  章二○ 疑云破  章二一 滴血刺  章二二 满楼风  章二三 殉情殇  章二四 是非错  章二五 魏大王  章二六 迷毒香  章二七 郎如玉  章二八 谓我心  章二九 残垣倾  章三○ 何难决  章三一 谋生变  章三二 骇浪兴  章三三 能持否  章三四 修罗场  章三五 燕分飞卷三 奈何心愿与身违  章三六 鹤心酒  章三七 乌夜啼  章三八 卸相欺  章三九 楚歌裂  章四○ 水添香  章四一 道可道  章四二 云中豹  章四三 破阵鼓  章四四 生死决

章节摘录

  楔子  仁宗景福四年,深冬。  帝都的冰花未销,红灯还冷,盼得,是西凉边陲八百里加急战报。  自秋起,西凉天策军与西北胡狄交锋,将鞑子逼退阴山,至今已有月余。大雪封山,狄人弹尽粮绝,我军亦不待持久。胜,则夷狄俯首边城得安;负,则功亏一篑,鞑子一旦仰仗天险得以喘息,来年反扑势必凶猛愈烈。成,败,在此一举。  京大内灵华殿上,仁宗李晗正襟而坐。分明是在内庭,他却紧张得十指扣紧,死死按住膝头。  一旁凤钗华服的女子不远不近立在窗前,俏丽脸庞透着清冷之气,眸色缥缈。那神情,分明是遥遥盯着远方。  内侍监韩全躬身上前来,拢了拢炉子里的火炭,又捧一杯暖茶小心翼翼递上李晗面前,轻道:“宅家,用杯茶罢。”  李晗茫然接下,却僵在唇边,呆了半晌,一口未进,重重将之搁在面前案上。他沉声叹息,起身,来来回回在殿里走,时而拉扯绣绒盘领,焦躁不安下,宛如一头被困至无法呼吸的熊。  忽然,只听殿外高呼:“陛下!娘娘!凉州捷报!”  李晗闻之几乎是惊跳起来,一眼瞧见,中书令裴远捧着漆红贴翎的捷报奔来,不禁喜上眉梢,忙唤道:“子恒不必拘礼!快上来说!”  裴远径入殿上,向李晗一拱,抬头再去看一旁那女子。  那女子也正看他,两相接目,眸光深浅。  裴远又微施一礼,将捷报奏上,道:“凉州大捷。凤阳王亲领三百精骑,从阴山小道穿插奇袭,斩断胡人后路,生擒敌汗戈桑烈。夷狄二王子阿谷罗请和称臣,甘纳岁贡。”他说时,又下意识看了眼那女子。  那女子眼波流转,明暗涌动下,竟看不出颜色,只余一片浓稠玄黑。  “好。好啊。”李晗抚掌而笑,整个人也松懈下来,又追问道,“白善博打算何时将戈桑烈押解回来?他和蔺慕卿谁留在凉州善后?”  裴远神色一僵,静了片刻,才道:“已经……回来了。”  “已经回了?”李晗微惊。  裴远再抬眼去看窗边那女子,正见她撑着窗棂,纤手竟泛青白。她的脸色也是白的,几乎不见血色。裴远深吸一口气,嗓音却沉了:“戈桑烈已押解到京。凤阳王和靖北将军也……也都回来了。就在太极殿外候旨。”  尚不待李晗开口,那一直沉默的女子却忽然问道:“是……两个都回来了么?”她抬起一双墨黑眼睛,紧紧盯着裴远,一步步上前来,直至迫视。  李晗眉心一跳,轻唤一声:“爱卿?”  那女子却置若罔闻,只紧逼着裴远。  裴远下意识后退半步,沉默半晌,垂目轻道:“回娘娘。是。都回来了。”  那女子闻之忽然冷笑。“骗子。连骗人都不会的骗子。”瞬间,她眼中泛起血红之色,拂袖转身便走。  “阿鸾!”李晗紧张,由不得竟当着外臣脱口呼喊出爱妃闺名,似想追上前去,却喉头发紧,手足冰凉,怎样也迈不出步子。  恢宏殿宇,天朝皇都,此刻竟似空荡荡的凄冷。玉砌宫廊间,只有那一袭华贵宫装,拖曳成雍容却孤独的身影。  她急急前行,愈来愈快,几乎要奔跑起来。冷风翻飞了她的衣袖裙裾,宛如展翼,面颊寒冷刺痛,飞入发鬓的额黄朱纹犹如一只匍匐在白皙玉额的蝶,透着妖娆绮丽的寒冷。心跳一声重过一声,怦怦得胀痛,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  直到她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高挑,沉静,眉眼深刻。他站在那儿,衣不解甲,身后,是一口四方漆黑。  瞬间,心口炸裂般剧痛。她只觉双眼漆黑,按着心口,勉强站在太极殿白玉雕龙的台阶顶端,浑身无力。  随后赶来的宫人上前扶她。  她忽然用力一推,将那宫人推得摔倒在地。她三两步从阶上走下,径上他面前,久久盯着那张令她爱恨难明的脸。  她问他:“为什么是你活着回来?”  他回望着她,微拧眉,眸色淡而含哀。他反问她:“原来你希望死的是我么?”  她熬红双眼,盯着他,咬唇不语。  他微微阖目,长叹:“阿鸾,你若真如此恨我……大可以亲手杀了我。”  他竟这样说。  他竟然,还是这样说。  蓦得,她像被灼伤的雌狮般狂怒而起,不假思索竟已抢上前去,劈手抽出他腰间佩剑,狠狠往前一送。  长剑,盔甲,肌骨,刹那啸鸣,刺耳,锐痛。  她看见他眸中陡然上涨的震惊,瞬间快意,却在瞬间之后,浑身颤抖。  殷红鲜血从他唇角缓缓淌落,他反而扬唇笑了起来。他握住她的手,连着剑柄。他的手掌湿冷,却依旧是宽厚的。他握住她,忽然,用力将她拥进怀里。  她无法抑制地发出一声呜咽尖叫。  她感觉到三尺青锋彻底贯穿了他的身体,滚烫浓稠的热血洒在她身上,火烧一样剖心剜骨的痛。  她和他一起跌了下去。  卷一 天降青鸾鸣紫徽  章一 见鸾凰  她踏入兰芷芬芳浸润的香汤,蒸蒸白雾将幼嫩莹白的肌肤朦胧包裹,纤足传来灼热触感,酥麻的令她有些怯了。她便迟疑地顿了下来,静立氤氲缭绕之中。  “小娘子莫怕,一会儿便不觉得烫了。”身后侍女抿唇笑着,轻推她一把,将她按下去。  她惊了一瞬,咬牙抱臂缩在水中,待那针扎般的绵密刺痛过去,才缓缓松了手。浸润额发下掩着细汗,脑海里却半沉半醒拥着白雾,茫茫的,她看着水面下微微透着酥红的双手,不禁轻吟。  “这可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真漂亮。”那侍女挽着她柔滑青丝,眸光却落在她右肩胛处胎记上,那一抹青红交错,状如飞鸾耀日,一派妖娆。  这胎记,是阿娘留给她的。那便是她身份的见证。  她缓缓抬手捂上肩头,想起母亲,顿时成哀。  她本是荆州南郡的一个乡下丫头,但如今,她却住进了皖州凤阳侯府,侯府上下,人人尊她一声小娘子。  她本姓姬,但如今,她姓白,哥哥替她起的名字,叫作墨鸾,白墨鸾。  她还清晰地记得,连年随楚江潮汛而起的蝗患造就了家乡的千里荒凉,阿娘在那一场饥荒中去了,撇下了阿爷、她还有年仅五岁的阿弟。  但她却被阿爷卖给了人伢子。  母亲才撒手人寰,父亲便不要她了,她心有哀,不敢怨。她对自己说,阿爷很难,留下她,一家人都熬不过灾荒。她是阿姊,要晓得迁就弟弟。  于是便从荆州到皖州,辗转被卖入教坊,而后,那个白衣清俊丰神如玉的男子救了她,带她还家。他姓白,单名弈,字善博,是凤阳侯府上的公子,官拜皖州军政节度使,自是挥斥一方。他让她喊他,哥哥。  第一眼看清白弈,她便痴痴的怔住了。  她见过他!一定见过他!  她赫然忆起年幼时曾有过的迷离幻梦。梦中,月光淡洒下,有个谪仙般的小郎君站在她家门前的湖畔草坪,宽袍广袖白衣翩翩。他微笑着告诉她,他在等他的鸾凰跟他回家。  莫非真是梦中仙,特意前来相救?时隔六载,她莫名,只一眼便惊诧。  或许正是为此,她放任自己去信了,那个邂逅于教坊的陌生男子,跟着他回家。  温暖水脉浸润了神思,她屏息阖目,凭水而倚,仿佛一朵水中莲,一瓣瓣舒展。  忽然,一阵帘动声响,侍立婢女们尚来不及福礼,那人已风也似的转入,而后,呆了一瞬,立在池畔,望着她,眸色中有惊异赞叹流转。  她也呆了,旋即大羞,抱胸躲进水里去,一如那不防被人窥去摆尾潜游的鱼美人。  汤池澜动,一旁侍女乐得巧笑:“公子快出去!平日里多精明的人,怎么府上来了小娘子就不习惯了?”  她半张脸都没在水里,满面绯红,透过朦胧白雾看他,多看一眼,又羞得埋首躲去那侍女身后。  白弈回了上阁,换下官服,再到后苑来,迎面已瞧见立在月下花影中的少女,出水芙蓉般的待放姣妍又从心头掠过,不禁暗自莞尔。  他看见了,虽然惊鸿一瞥,但已足够他看清,她肩胛上绝美的鸾纹。  叶先生批爻,言此为天降吉象。她是他的吉星,隐于河汉,辉映荆楚,却又暗连着天阙,奇光异彩,所以他将她摘回家来,等这一块奇璧中飞出耀日鸾凰。  是的,就是她,那流落在野的平阳长公主李姜宓之女,一个何其单纯的小姑娘。  六年之前,他便去过荆州,见到了这个公主之女。或许,一场月下湖畔的邂逅,对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而言恍如梦境,但在他掌中不过一支随意而动的光轮。  父亲与叶先生的意思,叫他那时便直接将她带回来,留在家中教养。  可当那小小的女孩儿,在月下湖畔的黄草地上,抱着母亲织就的小毯递给他,还担忧地关怀他不要被冷风冻坏了时,他在瞬间改变了主意。  他要让她无雕饰的长大,让她萃取天地自然的钟灵独秀,还有她的母亲——那位断然抛却一切的天朝公主无人可及的气势与坚韧。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做错决断。如今的她,相较之六年前南郡初见时,愈加与众不同。  那是他得信报,知她已到了凤阳,前去“教坊”看她,扮作个闲游贵公子。时隔六载再相遇,她将一壶烫酒泼得他满身,酒觞玉壶碎了一地。  他看见她颤抖着,瑟缩如无助幼猫,一双眸子里却沸腾着不容侵犯地强悍,玉碎之气。  分明是柔弱雏鸟,却有如斯刚烈。这便是先生替他算出的吉星么?  一瞬,倩影交叠,也是十二、三岁,豆蔻年华。  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那样的眼神,熟悉至刻骨铭心,甚至是她哭泣的姿势,坚强而又脆弱,竟让他瞬间茫然,险些不知所措。  他静了许久,宁下神来对她百般温柔,不责怪,不勉强,只是关怀。温柔善良的翩翩公子,总是落难少女最易寄情的对象。  临走时,受雇鸨母笑问:“使君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他笑应:“打她几顿,让她逃走就好了。记住,不要伤了脸,更别让她知道。”  鸨母掩面笑得双肩乱颤:“这是哪里来的小娘子,虽说模样俊俏,可琴棋书画一样也不会。使君在她身上花这样大的心思,就不怕碎了州里一地芳心么?”  他只微笑道:“留她半个月再放走罢,别让她逃得太快。”  授之以希望,再将之敲碎,他就是要她受尽苦楚,在濒临绝望之时失而复得。然后,她会记得他一辈子,死心塌地。  正是如此。  他并不是旁人眼中那个勤政亲民的使君,也不是温良如玉的佳公子,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自己从来都很清楚。  半个月后,他将她带回了侯府。他在僻静小巷尽头找见她。她蜷缩起身子,遍体鳞伤,唯有双眼依旧明亮。  一瞬,他甚至惊诧她竟被打成这样,险些忘了幕后操盘的刽子手正是他自己。一定是她太执拗激烈,惹恼了那鸨母才被下如此狠手。  那浑身冰冷的少女倒在温暖怀抱,呆呆望着他,许久,忽然抓住他衣襟,号啕大哭。  “我阿娘……去了,阿爷卖了我……大概是为了……为了养活阿弟罢。”她哭了许久,垂着眼帘,嗓音沙哑。  她终于敞开心扉,短短一句话,却是心底最柔软的脆弱。  他轻笑一瞬,又莫名有些心痛。  这单纯的小姑娘决不可能想到,所谓的人伢子与卖身契不过他一手炮制的网,只为网她这羽翼待丰的鸾凰回来,死心塌地跟随他左右。她更不会想到,那让她担惊受怕吃尽苦楚的教坊、鸨母本从不曾存在于凤阳坊间柳巷,更已彻底人间蒸发。如今,除了他的亲近心腹,再没有人会知道,他拐了姜宓公主的女儿回来。  但她是这样坚强的姑娘,竟至让他于心不忍。  他轻抚她的头,叹息:“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妹妹,名叫墨鸾,好么?”  她望着他,静静地点头,泪又流了下来。  她流泪的模样,令他隐隐地愧疚刺痛。  每每想起,他总瞬间诧异,旋即归于一如往昔的波澜不惊。或许,只因对手是个少不更事的小丫头,他才多少有些心生不安罢。  但他别无选择。  他看着面前乖巧少女,习惯性地露出温柔微笑,问她:“阿鸾,今日还好么?”  墨鸾应道:“早晨先生教得三十篇诗经都已背熟了,又练了一曲幽兰小调的引子,先生说明日可教我全曲了。这会儿等着哥哥回来继续学棋呢。”  白弈闻言正暗惊,却听见身后叶一舟跟上来笑道:“小娘子聪敏,学起东西来可比公子当年还要快得多。”叶先生是白弈自幼的教习先生,可谓侯府上的肱骨谋臣。  叶一舟话音方落,已有人声道:“那还不是我们小娘子勤勉,从早起到这会儿才刚歇了多久?都还没用膳呢。”看去,却原来是侍女静姝捧着食盒从不远处过来。  白弈笑道:“你这样拼命做什么?不要累坏了。”  墨鸾却只摇头,颔首浅笑。  一瞬,白弈由不得略怔了怔。这样干净纯粹的笑容,带着些青涩娇羞。他又忽然想起那日她一壶酒砸得自己满身湿,不禁微妙的,心底一动。  这小姑娘,时而激烈,时而静好,却又那般浑然天成,没有半点矫饰。他看着她,浅浅勾起唇角。勿须怀疑,假以时日她必将成为他棋盘上最耀眼的一枚子。  静姝留白弈一同用膳。他笑辞了出来,打算回书斋去。  昨夜,潜山山匪入了凤阳城,神不知鬼不觉取了盐商大户卢云的脑袋挂在城门上。  便是让白弈来说,那卢云也死有余辜。卢商把持盐市,坐地起价,压榨百姓,他早有所察觉,只是碍于卢商乃江浙大户,总揽盐市,既是皇商,又与江湖上的盐运帮派有所来往,轻易不敢妄动。他本已在紧密谋划,培植旁几家盐商,先待削弱卢家势力,谋定而后动。不料,半路上却忽然杀出这么一件乱子来。  那潜山匪首,却也是他家旧识——靖国殷公之后,前绥远将军殷孝殷忠行。  那是天朝昏昧下,无数阴云中,至极惨烈的冤屈。  走兽未尽,良弓已碎。莫须有的拥兵谋逆之罪,终成殷氏满门忠烈的催命铡。  十年含冤流亡,九年前落草潜山,这才有了殷孝与白弈六年对峙相争。  遥想当年,夷狄犯边,雍州定安府告急,殷忠行一骑当千万里救父,七出七进杀得围城鞑子狼藉惨败,千军万马中一刀剁了鞑子元帅脑袋戳在天朝大旗上,白浆崩裂红血飞溅,唬破了多少胡兵的胆。  殷孝,是白弈多年来一心想要收服的虎将。  但无论他怎样恩威并施,殷孝偏是不降。“吾本匪类,死不招安!”如此虎吼,余威赫赫。非但如此,今时今日,殷孝竟领山匪入城杀了人,更悬首示众。  即便杀的是个该杀之人,也是法不能容。否则旁人纷纷效尤,但凡有了仇怨或是看人不爽便拿来杀之,岂不天下大乱?  想起殷孝,白弈唯有暗自苦笑,虽爱其才,却也着实恨之麻烦。今日一整天他都忙于安抚卢商,巩固城防,避免私怨械斗,又要部署官盐,随时防着盐市异变,便是此刻还得赶着连夜谋定方略,明早拿去与刘祁勋等诸将商议了,给殷孝点教训,即便拿之不下,也不能再叫之这样胡来。  但他却给叶一舟拦在了回书斋的半路上。  叶一舟笑问他:“公子近来忙得连回府用个膳的功夫也没有了么?”  白弈眸光略微闪动,反问道:“先生何出此言?”  叶一舟道:“公子方才为何不留下陪小娘子用膳?”  白弈闻言大感意外,不禁笑道:“先生怎么忽然管起这个?”  叶一舟摇头道:“若此时不是在凤阳而是在京中,那也不是墨鸾小娘子而是东阳公主,公子还会走么?”  他二人接连四五句话全是在互问,但叶一舟问到此处,白弈眼神却忽得变了。东阳公主李婉仪,圣上与王皇后嫡亲之女,他处心积虑在天朝宫阙中谋下的另一枚玉子,如今已是他御旨赐婚的未婚妻。但那只有尚主之利,无情。  叶一舟不待白弈开口,又兀自道:“公子若是将在京中待公主的心思花一半在小娘子身上,或许还可指望有朝一日她能帮你一帮,但若只像如今这样,不如早早派人拿下姬氏父子,将他们父女姊弟三人一并除去,免得日后东窗事发,留下后患。”  忽闻叶先生说出这样狠话来,白弈由不得心头一震,问道:“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待她还不够么?”  叶一舟道:“若公子仅是收留个可怜姑娘回府那真是已做的太够了。若公子仅是认个妹妹那也足够了。可公子莫要忘了,你谋回来的不是个普通女子,而是一只鸾凰,你对她有多高的期望便该为她花多少心思,如今小娘子对公子之情至多不过是感激,公子凭什么认为她日后会心甘情愿替公子出生入死,即便得知真相时也不会反生仇恨与公子为敌?”  白弈闻言静一刻,缓声道:“学生驽钝,还请先生直言赐教。”  叶一舟一笑:“公子不是驽钝,只是不愿自将话说出来罢了。但叶某既是公子的老师,本就是要替公子谋划大事的,也不怕替公子担什么。  “公子,若你仅想要一个女子能心甘情愿为你而死,只需给她莫大的恩惠让她感恩图报便足够,但你若想要她能死心塌地为你而活,即便吃尽世间万千苦楚也能为了你咬牙活下去,除了让她爱你,没有别的法门。  “公子若真想将这柄宝剑磨出锋利来,需要下的功夫怕是要比待公主时更多些才够。”  脊髓瞬间阴寒,白弈静默一瞬,轻叹:“先生也以为我是个铁人么。返京叙职时是因为清闲,这才能得空陪伴公主,但回了凤阳军政要务一日不可耽搁,又还有那殷忠行要盯着,我哪里还有功夫——”  叶一舟摇头道:“公子,你既已选择动手去做一件事情,那便该想尽办法将之做好,否则不如从开始便不做,何必再找借口?真要做大事,需不得这般妇人之仁。”  一席话犹似利剑,一刺见血。白弈拧眉立在夜风里,盯着叶一舟离去背影,半晌才沉沉吐出一口气来。  到底是自年幼时起便从旁教导他的叶先生,这样轻巧已一眼将他看穿。他确实不想在墨鸾身上再做这样的手脚。他本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但偏是这个小丫头,屡屡令他心生愧意。  他已经骗她一次了,难道还要再设一个更大的骗局将她骗得骨头也不剩么?  心底蓦得一虚。  然而,他却异常冷静地明白,叶先生所说的便是现实,一字不错。  他在冷风里自哂一瞬,看着寒冷月光洒下的一片戚寂,忽然,心底隐隐有一丝烦躁浮起,却又很快便沉没不见。

编辑推荐

  大女人不可一日无权,小女人不可一日无情!谋权又谋情的后宫女人,谁能守得云开,等见月明?四月天冠军“慧眼看后宫”,看一位传奇女子,怎样相恋一世,相误一生!  天下浮华,转眼云烟,你死我活不过万变中不变的轮回。多年之后,何以回首?唯有沉默相对……

数据来源网站

图书盘,更多图书可访问PDF电子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凤鼓朝凰(上)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35条)

 
 

  •       故事的开头并不惊奇,可能与作者清隽的行文风格有关。一路看下去,说不上欲罢不能,却感叹不已。以往只说故事好看与不好看,懒得深挖,对于这个故事,好看是必定的,还想细细品来。         喜欢与不喜欢,存有太多主观的因素。就好像看故事,每个人心里大约都有既定的模式,符合了便喜欢。沉金的这个,我是喜欢的紧。第一次看她的文,赞一句,这是个有思想的女子,单执着于“爱”本身,是无法让故事圆满的。即便有着苦虐的情节,没有逻辑支承,起承转合经不起推敲,便深不入人心。喜欢作者思辨的态度,以德报怨,又以何报德呢?呵呵,很少能见到写言情的,写出这类的话。关于放下,得到,种种种种,这文里有着的,是思考的痕迹。      爱情      就如一千人的一千位哈姆雷特,这问题没有错误的答案,只有角度的不同。激情不计得失的,平淡相濡以沫的,酸楚难有结局的...如此种种,却又纠缠在一起,你也许有过激情,有过酸楚,终究要归于平淡。而如果,终其一声,都是缠绵的酸楚的,必定纠结。      爱情之于我,应是长久的喜欢。      都是普通人,终不能浮于云端过寻常日子,也总有不能够。想起很多年前,还如夫子般要跟自己较劲,听人说,两人有没有在一起,不看能不能,但看想不想。现在,想来,都是狂妄少年的痴语,滚滚红尘,自有诸多牵绊,让你无数次的“不能”,引发最后的“不想”。真的不想了吗,呵,终还是不能罢。      就如同,这个故事,大约也是在这里唤取了我的共鸣吧。      白弈 墨鸾      谁是谁的救赎 谁又是谁的毁灭      隽永的故事,大多是不能够吧。让人想起,眉不能展,心不能舒。就好像仓央嘉措,世间但有双全,本为无间,又哪有那么多双全 Sigh      后悔      呵呵,又是个好议题。可曾悔,不悔,也无需悔,有的只是选择,再来一次也还是这样,舍得之间,与其说是被性格推着走的,不如说是潜意识的自我主宰。那舍的痛楚,与得的甘冽,哪里分得了轻重。      得到      得到了就不再念了吗?那就不是真的爱,因为有爱,所以才贪。世间这贪嗔痴,实为一体。承欢了,又渴望日夜相对,便真日夜相对了,恐又盼一夜白头,永不分离了吧。            选这本书有些蹊跷,逛至店里,正有一位奶奶级的女士在,我和老板娘讨论,感叹如今发达的出版业,言情小说卷帙浩繁,要挑选一本好书实在不易。我说我偏好“过程缠绵,结局欢喜”的故事,可往往买回去的书良莠不齐,要淘一本心头好,着实不易。“奶奶”就是在这个时候给我推荐的这本书,说实话,当时大约有些不好意思拂了她的面子,胡乱买了回来,开头的几章看了四五回,直至前几日发狠要清理屋子里好几十本待读的书,方才耐了性子看了下去,不想,真是发现了这么一本好书。      故事刚刚读完,想要说些什么,是怕隔了时日,彼时不能全然记录下当下的感受;却也有些踟蹰,是怕赶着出炉,言不及意。      暮然想起曾经的一段辩驳:有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若离了局,未必对事物有着透彻了解,就真的清了吗?      总是希望思考这些不大有意义的事儿,索性还是将自己的一点儿心念写下来好了。
  •     在手机上看过多遍后,决定买一本纸质书看。。。习惯了阿鸾和白奕之间那刻骨的却又无可奈何的爱,习惯在想要安静时捧上一本细细得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看过几遍,已然数不清了
  •     被自己所爱的人利用背叛是每一个女人最痛的事而她就是这样所以她要报复但最后又是伤了谁
  •     女主遇见男主,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没有男主,她不会强大不会成为万人之上;但没有男主,她的生活简单纯粹不会英年而逝。怕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但经历过,爱过,终究是精彩过,也就不枉人世这一遭。很大气的作品,虽然结局不是常规的大团圆,但遗憾才更加让人荡气回肠吧。打折买的书,但上集有一角压痕太厉害,都凹陷下去了,也许这也是一种缺陷美吧。
  •     看多了这样的宫斗小说,不过还是要赞一下作者的文风,沉着大气而内敛。
  •     喜欢冗佥的文字,但这个还没看,等着下册出了后一起看呢!
  •     很不错的书啊啊啊啊 啊啊
  •     故事有点复杂
  •     特价书,买了好多回来无聊时看看
  •     内容挺精彩的!
  •     这本书早在网上看过了,甚至已经看过几遍了。这次是买书收藏。
    这是本很值得看的书,作者文笔很好,文化底蕴也很深,称得上是一本大气恢弘的小说。
  •     书写得很不错,喜欢书名
  •     喜欢才买的,忍不住看了再看,既有欢欣又有伤痛,唉~牵动我心呀~
  •     全文我都在网上看过了,然而作者的文笔真的非常好,虽然结局我并不喜欢,仍是买了上本,等待下本继续出来
  •     \\\\
  •     为什么非得‘白’不可呢,唉~ 故事没有转折,不是很有吸引
  •     书写的还行,但不喜欢这么长的
  •     搞活动时候买的,还行吧,没仔细看。
  •     还不错啦,感觉要慢慢看才能品味得出来,要有点耐心哦……
  •     读得有点累
  •     怎么说呢,不是我喜欢的类型00
  •     很好的书。值得推荐
  •     看完了以后,留下了淡淡的思愁。
  •     第一册是为了之后的嫁入皇宫做铺垫。
    女主在这一册中对救下自己的男主,怀着对报答和青春特有的爱慕之情,二人相互喜欢。可是,男主心怀天下,军师也提醒男主,是在利用女主。可是二人在这种情况下,男主对女主依旧默默的喜爱。可能是更抱有一种愧疚的感情吧。这时,皇令下来了,要男主娶公主,这时二人产生了分歧。而女主也获悉自己被男主设计了。更是爱恨交加!
  •     下册象宫斗文了,不错了
  •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实在不能理解女主对这样的男主还能痴心一片无法共鸣
  •     总体来说还算可以,不是很吸引人的那种故事
  •     故事一般,看了一点弃了
  •     挺一般的故事,非要用些文绉绉的词儿来。
  •       绝对好书!!比起任何一本架空言情都要好。这本书不狗血,不小白。喜欢此类者绕道。这本书刚开始看时会有些难熬,但是你需要慢慢看,看进去,就会愈陷愈深难以自拔。
      
      记得当初我买了上部看后,起初就被吸引住了。但是看到后来越来越困难,但还是天天去书店问下部到了没有。后来买了下部,放了很久才拿起来读。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       故事的开头并不惊奇,可能与作者清隽的行文风格有关。一路看下去,说不上欲罢不能,却感叹不已。以往只说故事好看与不好看,懒得深挖,对于这个故事,好看是必定的,还想细细品来。
      
      
      喜欢与不喜欢,存有太多主观的因素。就好像看故事,每个人心里大约都有既定的模式,符合了便喜欢。沉金的这个,我是喜欢的紧。第一次看她的文,赞一句,这是个有思想的女子,单执着于“爱”本身,是无法让故事圆满的。即便有着苦虐的情节,没有逻辑支承,起承转合经不起推敲,便深不入人心。喜欢作者思辨的态度,以德报怨,又以何报德呢?呵呵,很少能见到写言情的,写出这类的话。关于放下,得到,种种种种,这文里有着的,是思考的痕迹。
      
      爱情
      
      就如一千人的一千位哈姆雷特,这问题没有错误的答案,只有角度的不同。激情不计得失的,平淡相濡以沫的,酸楚难有结局的...如此种种,却又纠缠在一起,你也许有过激情,有过酸楚,终究要归于平淡。而如果,终其一声,都是缠绵的酸楚的,必定纠结。
      
      爱情之于我,应是长久的喜欢。
      
      都是普通人,终不能浮于云端过寻常日子,也总有不能够。想起很多年前,还如夫子般要跟自己较劲,听人说,两人有没有在一起,不看能不能,但看想不想。现在,想来,都是狂妄少年的痴语,滚滚红尘,自有诸多牵绊,让你无数次的“不能”,引发最后的“不想”。真的不想了吗,呵,终还是不能罢。
      
      就如同,这个故事,大约也是在这里唤取了我的共鸣吧。
      
      白弈 墨鸾
      
      谁是谁的救赎 谁又是谁的毁灭
      
      隽永的故事,大多是不能够吧。让人想起,眉不能展,心不能舒。就好像仓央嘉措,世间但有双全,本为无间,又哪有那么多双全 Sigh
      
      后悔
      
      呵呵,又是个好议题。可曾悔,不悔,也无需悔,有的只是选择,再来一次也还是这样,舍得之间,与其说是被性格推着走的,不如说是潜意识的自我主宰。那舍的痛楚,与得的甘冽,哪里分得了轻重。
      
      得到
      
      得到了就不再念了吗?那就不是真的爱,因为有爱,所以才贪。世间这贪嗔痴,实为一体。承欢了,又渴望日夜相对,便真日夜相对了,恐又盼一夜白头,永不分离了吧。
      
      
      
      选这本书有些蹊跷,逛至店里,正有一位奶奶级的女士在,我和老板娘讨论,感叹如今发达的出版业,言情小说卷帙浩繁,要挑选一本好书实在不易。我说我偏好“过程缠绵,结局欢喜”的故事,可往往买回去的书良莠不齐,要淘一本心头好,着实不易。“奶奶”就是在这个时候给我推荐的这本书,说实话,当时大约有些不好意思拂了她的面子,胡乱买了回来,开头的几章看了四五回,直至前几日发狠要清理屋子里好几十本待读的书,方才耐了性子看了下去,不想,真是发现了这么一本好书。
      
      故事刚刚读完,想要说些什么,是怕隔了时日,彼时不能全然记录下当下的感受;却也有些踟蹰,是怕赶着出炉,言不及意。
      
      暮然想起曾经的一段辩驳:有云,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若离了局,未必对事物有着透彻了解,就真的清了吗?
      
      总是希望思考这些不大有意义的事儿,索性还是将自己的一点儿心念写下来好了。
  •       通宵读罢《凤鼓朝凰》此文,只觉得心情无比沉重。
      时下宫廷小说流行,大肆鼓吹谋权至上甚至不惜不折手段的作品不在少数,女主角通常被塑造成一个手腕了得心机独到的狠厉角色,为谋权夺利手起刀落毫不心软。在这样推崇个人本位利益至上的氛围中,《凤鼓朝凰》此文通过刻画一个柔软女子在宫廷漩涡中的挣扎和蜕变透露出来的浓烈的权情相争意味,恰恰使得本文成为了一个逆潮流的反思——权力只是表面风光的毒药,站得越高失去越多越是高处不胜寒,攀上权力的顶峰未必是一件快意的事。
      《凤鼓朝凰》的男主角白弈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窃国者,外表君子如玉,内里五毒俱全,欺骗、杀人全是工于博弈的利器,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却对一个单纯清澈的女子痴情了一生,一边利用一边难舍,这看似不现实的矛盾既成为了时刻戳戮男主角灵魂的利刃,也成为了这个角色最后未曾泯灭的光辉。
      作者借男主所思清晰地点破了这一点,正是那一份纯粹让他感觉到了宁静,唤起了他内心深处仍未死去的温暖,以至于为之吸引,不忍伤害。
      于是乎,女主角之于男主角已不再是一个心爱的女人这样简单,而是男主角作为一个在残酷现实中摸爬滚打的人,不愿放弃,却又不能贯彻的理想主义象征。男主角对待女主角,从最初的纯粹利用,到受到震撼与感动,再到痴心相恋,却又还是不得不拱手与人,恰恰是一个人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挣扎,终于做出妥协,内心又还残留着不甘的翻版体现。
      就好像创作出《马基雅维利主义》这样血腥帝王学的马基雅维利本人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凤鼓朝凰》一文的男主角正是一个以马基雅维利主义的骨肉皮包裹住理想主义灵魂的人物,这两种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导致了他在一系列的抉择中选择了权与利,同时必须承受极大的心灵苦痛和煎熬。
      与之相对应的女主角墨鸾,作为这部小说贯穿始终的灵魂人物,从最初懵懂无知的少女,到骗局揭破痛失爱子之后陷入癫狂的复仇女神,再到最终放下仇恨改元开国的传奇女帝,两次绝然转身便是这个女子在权利与欲望中心的蜕变,第一次是被动推进,第二次则是主动选择。
      这两次蜕变,正如同从单纯透明的孩童时代迈入复杂沉重的成年社会所必须经历的困惑与顿悟,使得女主角从被恋人欺骗、被现实压迫、被仇恨驱使的被动之中抽身而出,寻找到新的生活方式与生存意义。
      如果说男主角的选择最终还是趋向了权利,将纯粹与温情仅仅留在了心底,那么女主角的选择则是超越了权与情的纠葛,最终走向了某种意义上的统一——既非一味追逐权利,也非一味让步于情感,而是权与情的相对结合。此时的情也早已超出了爱情这样单一的情感范畴,容纳了更多诸如亲情、友情之类的元素。
      也正是这样充满荆棘坎坷的抉择与蜕变,让女主角的形象从一个纯善小女人渐渐升华为真正倾邦开国的传奇女帝,而其间女主角作为一个女人所走过的每一步弯路都令这个人物显得愈发真实可信。
      男主角与女主角一生的相知相误作为这个故事的核心主线,与其说是一段爱情,不如说更像是一场战争,是马基雅维利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厮杀碰撞,在权与情的战场上,如何抉择,后果怎样,成为了作者通过这两个人物及他们的故事展现给读者的最终题旨。
      然而,不得不说,作为一部言情小说,男女主角的爱情从头到尾令读者感觉到甜蜜的时刻简直屈指可数。权情之争这一主题使得全文从开篇便笼罩在浓郁的悲剧氛围之中,而朝堂权争、沙场兵争之类大量无关风月的情节又降低了言情浓度,以至于读者在阅读之中常常忘记自己正在看一部言情小说,而偏偏又是言情这一定义不可避免的使得本文在行文与创作上如遭桎梏,大大局限了小说本应具有的深度与广度,致使许多原本可以再加挖掘深入刻画的人物和事件只得到了蜻蜓点水的一笔朦胧勾勒,实为一大憾事。
      但即便如此,依旧瑕不掩瑜,作为一部网络架空宫廷文,该文已具备了不落于流俗的阅读闪光点与别与众人的思考价值。
      
  •     评论很棒。
  •     若是真的凭感情就能得天下,本书作者不妨试试。
  •     我想知道夕风到底怎么死的,感觉讲的不明不白的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