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虎

出版时间:2012-6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作者:杰克·伦敦  页数:221  字数:161000  译者:蒋天佐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雪虎》一书以寒冷的加拿大北极地区为背景,采用拟人化的手法,描写一条诞生于荒野的小狼由狼变成狗的故事。“雪虎”是一只充满野性的灰色小狼,出生在在寒冷的加拿大北极地区,几个月大时,被母狼从荒野世界带入人类的文明世界。在这里,雪虎逐渐熟悉并融入了人类的生活,渐渐克服野性,走向对人性的认同。机智而坚韧的雪虎,沉着地应对着环境的严峻挑战,当挚爱的主人遭到持枪者袭击时,雪虎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

作者简介

  杰克·伦敦(1876—1916),美国著名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十余部、短篇小说百余篇,还写过剧本、随笔和论文。他24岁开始写作,一生共创作了约50卷作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马丁?伊登》《雪虎》等,短篇小说《热爱生命》更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他的作品不仅在美国本土广泛流传,而且受到世界各国读者的欢迎。杰克?伦敦在世界文坛享有崇高的声誉。

书籍目录

第一部 雪白的虎牙
 第一章 追踪猎食                
 第二章 母狼                  
 第三章 饥饿的哀嚎               
第二部 生于荒野
 第一章 虎牙之战                
 第二章 巢穴                  
 第三章 灰色狼崽儿               
 第四章 世界的墙                
 第五章 食物的规律               
第三部 荒野之神
 第一章 造火者                 
 第二章 束缚                  
 第三章 被黜者                 
 第四章 追神                  
 第五章 契约                  
 第六章 饥荒                  
第四部 高等的神
 第一章 种族之敌                
 第二章 疯狂的神                
 第三章 仇恨的统治下              
 第四章 缠住了的死               
 第五章 难于制伏的               
 第六章 恩主                  
第五部 驯服
 第一章 远行                  
 第二章 南国                  
 第三章 命运                  
 第四章 种族的呼唤               
 第五章 睡狼        

章节摘录

版权页:   黑沉沉的针枞林子,阴郁地耸立在冻结的河流两岸。不久前刮过大风,所以树上白色的冰衣雪盖已经揭掉了,树和树在渐渐消逝的暮色中仿佛互相依偎着,阴郁而不祥。广大无边的寂静笼罩着大地。大地本身一片荒凉,没有生命,毫无动作,如此寂寞寒冷,它那意味,甚至不仅仅是悲哀而已。它含着一种若有若无的笑意,但是这笑比任何悲哀更可怕——这笑,像斯芬克斯‘的微笑一样毫无乐趣,像冰雪一样冷、而且确实带着几分残酷;那是永恒以其专横而难以言传的智慧在嘲笑生命和生命的奋斗。那是“荒野”,是野蛮的、寒冷彻骨的“北国的荒野”。 但是那里却有生命存在,而且公然在荒野上进行反抗,沿着冻结的河流,一串狼犬艰苦跋涉。他们的耸立的硬毛上结了一层白霜。他们的气息一喷出嘴巴就在空中结成冰霜,落在他们的皮毛上变成霜雪的结晶体。这些狗身上套着皮轭,还有皮带把他们拴在一部雪橇上,让他们拉着前进。①希腊神话中的人面狮身女怪。 雪橇下面没有滑板。它是用坚实的桦树皮做的,向上翻卷着,为了可以滑过前面像波涛起伏一般的软雪。雪橇上面,用绳子绑得牢牢的,是一只狭窄的长方形木盒子。雪橇上还有些别的东西——几条毯子、一把斧头、一只咖啡壶和一口煎锅;不过最显著的,占着绝大部分地位的,就是那长长的狭窄的长方形木盒子。 在那些狗面前,一个男子穿着一双大雪鞋,艰难地步行着。在雪橇后面,艰难地步行着第二个男子。雪橇上,木盒子里,躺着第三个,他的苦工已经完结,——这是一个已经被“荒野”征服和打倒、永远不会再活动再挣扎的人。“荒野”一向不欢喜运动。生命对于它是一种冒犯,因为生命是运动,而“荒野”是永远企图毁灭运动的。它把水冻结,阻止它向大海流去;它把树木的汁液榨干,直到它们的强健心脏都冰冷了为止;最凶恶可怕的是,“荒野”把人蹂躏折磨到屈服——人,原是生命中最不安静的生命,对于“一切运动必定终于成为运动的停止”那句格言始终抱着反感。但是这一前一后,还没有死去的两个人却毫无惧色,不屈不挠地跋涉着。他们身上包着毛皮和鞣皮。眼睫毛、两颊和嘴唇都糊满了他们的气息结成的冰屑,以致他们的脸都辨认不出了。这使得他们好像戴着鬼面具,仿佛鬼世界里鬼魂出丧时的丧事承办人。但是在面具下面的他们,却是人,是正在深入那一片荒凉的、嘲弄人的和沉寂的土地的人,是热衷于巨大冒险的渺小冒险者,是唆使自己跟这个像无限空间一样渺茫、生疏和死寂的世界的威力相抗衡的人。 他们一面走路,一面保持沉默,为了节省些气力。四面八方一片寂静,寂静犹如实质的存在,压迫着他们。它影响他们的精神,好比深水的压力影响潜水的身体一样。它以一种无际的空间和不可改变的法令所特有的巨大威力压迫着他们。压得他们缩到自己的心灵深处,像榨葡萄汁似的榨掉一切的狂妄热情和骄气以及人类心灵里那种佞妄的自尊自重,直到他们终于发觉他们自己不过是有限的和渺小的尘芥,凭着不很高明的狡诈和小小的聪明,在伟大而盲目的物与力的作用与交互作用中活动罢了。 一小时过去了,又是第二小时。短短的没有太阳的白天,它的暗淡光线正在开始消逝。这时候,一声微弱的远远传来的哀号声,在寂静的空中响起来。它急剧地翱翔而上,达到最高调之后,就在那儿萦回不散,颤动而紧张,然后才慢慢地消失。它可能是一个即将毁灭的人的哀号,若不是它带着一种凄惨的凶猛和饥饿的焦急味道。走在前面的人转过头来,直到他的眼光和后面的人的眼光相遇。然后,隔着狭长的木盒子,两人互相点一点头。 第二声哀号响起来了,用针一般尖锐的声音刺破沉寂。两个人都听出了声音的方位,那是在他们后面,就在他们刚走过的冰雪旷野里。第三声响应的叫声又起,也是在后面,在第二声左边。 “他们在追我们哪,毕尔。”前面那人说。 他的声音沙哑,并且是假嗓子,他说得显然很吃力。 “食物很缺乏呵,”他的伙伴回答,“我几天都没有看见一点儿兔子的踪迹。” 此后他们就不再说话,虽然他们的耳朵留神听着他们后面继续发出的猎食的嗥声。 天黑的时候,他们已经把狗赶进河流边上一丛针枞树林宿了营。棺材放在生起的火堆旁边,作凳子也作桌子。那些狼犬集合在火堆那边,互相咆哮和争哄,但是没有显出要脱身跑到黑暗里的意思。 “我好像觉得,亨利,他们离营地近得很。”毕尔评论说。 亨利正靠火蹲着,用冰块垫好咖啡壶,点一点头。他直到在棺材上坐好开始吃东西的时候,这才说话。 “这些狗知道什么地方安全,”他说,“他们知道吃东西胜过被吃。聪明得很,这些狗。” 毕尔摇摇头:“哼,我不知道。” 他的伙伴诧异地看看他:“我这是第一次听见你说他们不见得聪明。” “亨利,”那一个说,慢吞吞地咀嚼着他正在吃的豆子,“你有没有留心到,我喂他们的时候他们骚动得多厉害?” “是比平常闹得凶。”亨利承认。 “我们有几只狗,亨利?” “六只。” “那么,亨利……”毕尔停顿一下,为了使他的话有更深的意味,“不错呀,亨利,我们有六只狗。我从袋子里拿出六条鱼。每只狗给一条,但是,亨利,鱼却少一条。” “你数错了。” “我们的狗是六只,”那一位心平气和地重复说,“我拿出六条鱼。独耳却没有吃到鱼。后来我重新到口袋里拿了一条给他。” “我们只有六只狗呀。”亨利说。 “亨利,”毕尔继续说,“我并不说他们全都是狗,不过吃鱼的却有七只。” 亨利停止吃,隔着火看看狗,数一下。 “现在只有六只。”他说。 “我看见另外那只在雪地上跑掉,”毕尔用冷静的果断口气宣布说,“我看到了七只。” 他的伙伴对他怜悯地看看,说:“这个玩意儿解决了的时候我就谢天谢地了。” “你这话怎么讲?”毕尔问。 “我是说,我们运的这个玩意儿影响了你的神经,所以你见鬼了。” “我也想到了,”毕尔庄重地回答说,“所以,我看见他在雪地里跑掉,我就看一看雪上,看见了他的脚印。于是我就数一数狗,还是六只,脚印现在还在雪上,你要看吗?我指给你看。” 亨利不回答,只管默然地大嚼,吃完的时候,最后喝了一杯咖啡作为结束。他用手背抹抹嘴说: “那么你以为是——” 一声哀哭般的长号,凄厉地从黑暗中某处发出,打断了他的话。他停顿下来谛听,随后把手向叫声那边一扬,说完他的话——“是他们中间的一只吗?” 毕尔点点头:“我相信一定不是别的东西,你也注意到那些狗曾经闹得那么凶。” 一声又一声的长号,和响应的哀号声,把寂静变成了疯人院。叫声从四面八方发出,那些狗害怕得挤在一起,并且挤得那么靠近火堆,以致身上的毛也被烧焦了。毕尔向火上添了些树枝,随后点起了烟斗。 “我看你有一点儿泄气啦。”亨利说。 “亨利……”他沉思地吸了一会儿烟斗才继续说下去,“亨利,我在想,他比你我幸运他妈的多少。”他用大拇指向下朝他们坐着的棺材一戳,表示是说那第三者。 “你和我,亨利,我们死的时候,假使弄到足够的石头挡住狗来搞我们的尸首就算运气了。” “不过我们不能比他,有人呀钱呀和别的东西来料理后事,”亨利回答,“这种长距离的葬礼你我可开销不起。” “叫我不明白的是,亨利,像这样一个小伙子,在本乡本土神气活现的,不愁吃也不愁穿,干吗到这荒凉的天涯海角来碰钉子——这我真是不明白。” “他假使守在家里的话,会活到老才死的。”亨利同意地说。 毕尔张开嘴巴要说话,但是改了主意。他只指了指像围墙——样从四面压迫着他们的黑暗。那漆黑中间并没有显出什么东西的形象,不过他看见一对像烧着的煤块似的发光的眼睛。亨利用头指出第二对,第三对。一圈亮眼睛已经靠拢他们的营地附近了。时而有一双眼睛移动了,或者暂时消失,一会儿又重新出现。 那几只狗的不安增加了,在像潮涌的一阵恐惧中惊散了,蹿到火堆这一面,畏畏缩缩地在人腿附近爬来爬去。一只狗在蜂拥中一跤跌进火堆边上,痛得和吓得哀叫,烧焦的毛的臭味弥漫在空中。这场骚乱使那一圈眼睛不安地移动了一会儿,甚至还撤退了一点儿,但是狗静下来一会儿之后他们又不动了。 “亨利,缺了弹药真是他妈的不幸呵。” 毕尔已经抽完了烟,正在帮着他的同伴往晚饭前在雪地上铺好的针枞树枝上摊开毛皮和毯子做床。亨利沉重地哼了一声,开始解他的鹿皮鞋鞋带。

编辑推荐

《雪虎》编辑推荐:每个孩子最喜欢的书中都有动物小说,孩子仿佛本能地与动物的世界更亲近。而无论在自然界还是在人类文化中,狼都是充满野性、充满矛盾、极富生命力的一种动物。《雪虎》让世界上最受欢迎、以狼王为主题的动物小说华丽呈现,展开大自然的画卷,唱响勇敢、坚毅、智慧与爱的颂歌,为小读者倾情打造一场阅读盛宴。

数据来源网站

旅游/地图资料网,更多图书可访问PDF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雪虎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2条)

 
 

  •     很好的儿童读物!小家伙很喜欢!但书的装订不是很好,有很多页只订了一半,快要掉了。
  •     沈石溪的书是儿子的最爱,写得太好了
  •     冲着作者的名头买的,不过书不吸引孩子
  •     书是给儿子买的,儿子特别喜欢,最近一直都在儿子同学中传看呢!!!
  •     给儿子的读书变换一个新视角,本书不错。因为每本书我都先睹为快。如此,我才能参与到儿子的生活中。
  •     她非常喜欢的书
  •     很好,初中的时候看过一直念念不忘。。。这次终于买到了
  •     书写的还行,觉的与动物更接近了。更了解狼了
  •     意料之中,女儿不是很喜欢,但希望让她看一些阳刚一点的东西,所以还是买了,她能翻翻,也还不错!
  •     与<<白牙>>内容一样,只不过改了一个名字,所以有些无聊。
  •     给孩子买的,不错。孩子喜欢。
  •     春风文艺出版社的《雪虎》是“狼王书系”里的,非常好,是著名翻译家蒋天佐的译文,写的是一只名叫“雪虎”的狼的故事,十分感人而又引人深思,让人认识大自然、认识动物的内心世界,思索生命的尊严等等,读了非常震撼,久久难忘。书的装帧大方,用纸和字号看着也舒服,很棒~~
 

百度网盘资源搜索 狗头鹰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