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和方方

出版时间:2012-8  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作者:叶永烈  页数:153  字数:100000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地下的小黑煤是如何来到地面上的?地震前小动物们为什么会生病?油轮的烟囱为什么一定要长在尾部?外婆家的太阳灶怎么就能烧水做饭?小鲫鱼在冬天都经历了什么?天上的人造卫星都在干吗?石油家族到底有多少成员?圆圆和方方到底谁更有用?兔子为什么借不到尾巴?啄木鸟医生给鸟儿们医好了嘴巴,为什么反倒惹了众怒?小青虫是如何被发现是害虫的?这些五花八门的问题看上去挺复杂,可实际上,当你看完这些童话,不经意间就全明白了。

作者简介

  叶永烈,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一级作家,教授。1940年生于浙江温州。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1岁起发表诗作,19岁写出第一本书,20岁时成为《十万个为什么》的主要作者,21岁写出《小灵通漫游未来》,畅销百万册,获第二届全国少年儿童文艺作品一等奖,而取名于《小灵通漫游未来》的“小灵通”手机用户也在1亿左右。
  作者的童话代表作《圆圆和方方》、寓言故事《侦探与小偷》等多篇作品被收入小学语文课本;童话故事《奇怪的病号》《哭鼻子大王》《“小溜溜”溜了》被改编成动画电影,其中《哭鼻子大王》荣获1995年“华表奖”;《借尾巴》获全国优秀读物奖。

书籍目录

地下尖兵
田野上的新灯
地震之前
与天争春
奇怪的轮船
外婆家的新厨房
圆圆和方方
小黑过冬记
新孙悟空
光荣的石油一家
白色的乌龟
同病相连
高个儿和矮个儿
谁的脚印
借尾巴
一根老虎毛
冬天到了
找知了去
大刀螳螂学本领
天晓得的“牙科医师”
奇怪的病号
氧气炼钢忙

章节摘录

  俗话说:“瞎子耳朵尖。”小黑煤的耳朵,也挺尖的。尽管小黑煤不是瞎子,可它住在深深的地下,有眼也看不见东西,只好凭耳朵听。  地下深处一片寂静,小黑煤竖起耳朵仔细谛听着远处的一切响声——那透过厚厚地层传来的地面上的声音。多少年来,小黑煤只模模糊糊听见从地面上传来单调、重复的声音:呼呼的风声,隆隆的雷声,嗒嗒的雨声,哗哗的水声……听着,听着,小黑煤听厌了,听烦了。  终于有那么一天,从地面传来一阵异常的嘟嘟声,小黑煤不由得一惊,连忙振作精神,“洗耳恭听”——在嘟嘟声之后,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隆隆的汽车发动机声,然后便是脚步声,说话声,卸货声,打桩声……这些声音,小黑煤听所未听,闻所未闻。  打那以后,小黑煤每天都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来自地面的声音。小黑煤每天都听到各种各样新奇的声音。  约莫过了三四个月,从地面又传来一阵轰隆隆、轰隆隆的轰鸣声。这轰鸣声竟日夜响着,有时候沉默了一阵,一会儿又响起来了。更奇怪的是,这轰鸣声居然一天比一天响,一天比一天近,仿佛逐渐向小黑煤的头顶挨近。  终于有那么一天,轰隆隆、轰隆隆的响声几乎震聋了小黑煤的耳朵。正当小黑煤惊疑不定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个不断旋转的硬东西,在搔着它的头皮。  “喂,喂,你是什么东西?”小黑煤问道。  “我呀,我是大钻机的钻头。”硬东西回答道。它想看看究竟是谁在问它,可是四周黑咕隆咚的,把眼睛睁得再大也看不见什么,只好问道:“你是谁呀?”  “我是小黑煤。”  “哎哟,日日盼,夜夜盼,总算把你找到啦!”钻头高兴得手舞足蹈。  “怎么,你是来找我的?”小黑煤十分诧异。千万年来,它一直住在深深的地下,没谁问,没谁晓。今天,居然有朋友专程来拜访它,小黑煤心里乐开了花。  “是呀,我是工人师傅派来的,特地从地面钻到地底下来找你。”钻头道,“工人师傅们常说,你是重要的燃料和工业原料,是无价之宝。他们都称赞你是‘工业的粮食’‘黑色的金子’,现在,要把你从深深的地下请出来,参加工农业生产哩!”  “多少年来,我也一直想从这深深的地下钻出来,到地面上看看啊!”小黑煤感叹道。   “正因为你埋得深,开采起来也就很费事。为了开采你,头一步就得打通你头上这层厚厚的泥土,挖一口又大又直又深的井,叫做‘大型竖井’。”钻头说,“这大竖井是煤矿的咽喉,运煤、抽掉地下水、通风,全要经过它。在过去,这样的大竖井,全靠人工挖。”  “人工怎么挖呢?”小黑煤问。  “听工人师傅说,人工挖竖井时,先要用冷气把地下的土冻上,因为地下有许多地下水,只有把水、土都冻住,才能防止渗水。冷冻后,这才一锹一锹挖。工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在摄氏零下六七度的低温中挖土,土又硬,非常吃力,速度很慢。”钻头答道。   “靠人力一锹一锹地挖,挖几百米深的大竖井,真不知要挖到什么时候呢。”小黑煤感叹地说。  “工人师傅们为了开发矿业,制造现代化的大型竖井钻机。这大钻机像钢铁巨人似的,又高又重。光是这钻机的架子,就有四十米高,一百一十吨重!整个大钻机有三百多个部件,总重一千三百多吨!他们把我装在大钻机的钻杆头上,让我当开路先锋,地下尖兵。”钻头十分自豪地说。  “地下有许多坚硬的岩石,你这开路先锋怎么开得了呢?”小黑煤关切地问。钻头正想回答,没想到从头上传来了一个声音,原来是岩石在插嘴:“它头上有许多锋利的刮刀,可厉害啦,我一下子就被这钻头钻穿了。”  “这是些什么样的宝刀呀?”小黑煤好奇地问。  “这刀头上镶着一块非常坚硬的合金——硬质合金。硬质合金的硬度,仅次于金刚石。”钻头说,“我头上有几十把刮刀,把把刮刀头上都装了硬质合金,所以我钻井时像快刀切豆腐似的,再坚硬的岩石也迎刃而解了。”  “你朝下钻,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呢?”小黑煤穷根究底。  “我靠钻杆转动,钻杆靠大钻机带动。大钻机的力气可大哩!”钻头答道。  “这钻杆一定挺长的吧?要不,怎么会从地面一直伸到我这儿呢?”岩石又插嘴了。   “不错,”钻头说,“钻杆是不断接长的。往下钻了一段,工人师傅就在上边接上一节钻杆。再钻一段,再接一节……就这样,我能一直钻到五百米深的地下。五百米,也就是一里。”  “哟,要钻一里深哪!”岩石、小黑煤惊奇道。  正当它们说得起劲,突然,钻头不转了。没一会儿,钻头开始朝上升了。  “喂,喂,你干吗要回去呢?”小黑煤很留恋这位新结识的朋友。  “我已经钻到你的身边,我的任务已完成,该回去了。”钻头说,“不过,我只是个小钻头,排行第三,只能钻出直径两米半的竖井,这还太窄。我上去以后,我二哥来接班,再从地面钻到这儿。我二哥个头比我大得多,可以把竖井钻得更大,更宽敞些。亲爱的小黑煤,再见!我们后会有期……”  钻头一边说着,一边朝上升,声音越来越小。当它讲‘后会有期’时,声音已是隐隐约约的了。小黑煤想问它“何时再会?”“会在何处?”已经来不及了。  钻头“老三”上去以后,没多久,又响起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响着,响着,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这一次,小黑煤不惊慌了,因为它已经预先知道,钻头“老二”下来了。  轰隆隆、轰隆隆的响声震耳欲聋,小黑煤又感到一个不断旋转着的硬东西,在搔着它的头皮。  “你是钻头二哥吧?”小黑煤问。  “那你就是小黑煤啦?”钻头“老二”说,“我弟弟上去以后,说是在地下遇到了你,工人们听了一片欢腾,我也非常高兴。当工人师傅把我装在钻杆头上以后,我就使劲儿朝下钻,巴不得早一点见到你。”  “你比你弟弟大多了。”小黑煤感到头上的硬东西不是搔一点,而是搔一片。  “不错,我的腰身——直径,比我弟弟大一倍多,有五米多。我把我弟弟钻成的小型竖井扩大成中型竖井。如果说,我弟弟钻成的小型竖井,足够让一辆自行车从井口放到井底,那我钻成的中型竖井,就足够让一辆小轿车从井口放到井底了。”钻头“老二”答道。  “你钻得那么大,那么深,钻下来的泥土、碎石怎么都不见了?”这时,上面又有谁在插话。小黑煤细一听,原来是泥土和岩石同时在问。  “运上去了。”钻头“老二”说。  “用什么东西运的?怎么没看见小车吊上去呀?”岩石与泥土又问。  “过去,用人工挖井时,是用小车子一车一车吊上去的,又慢又不安全。如今,用大机钻井,用钻杆把钻下来的泥土、碎石吸走,就像人们用麦秆儿吸汽水似的。”钻头“老二”说。  “这办法真是又快又好!”小黑煤、岩石、泥土都称赞道,“工人师傅真了不起,创造了这样的巧办法。”  正说着,突然钻头“老二”也不转了。没多久,它也朝上升了。  “怎么,你也要走?”小黑煤挺喜欢钻头“老二”,舍不得它离开。  “我已经完成任务,该换班啦——让我们钻头大哥来钻,把竖井钻得更大些。亲爱的小黑煤,再会!”钻头“老二”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远了。  又是一阵阵轰隆隆的响声,钻头“老大”下来了。钻头“老大”果然大,把竖井的直径扩大到七米多哪,足足可以让一辆卡车从井口一直放到五百米深的井底。  “钻头大哥,欢迎你光临!不过,你把竖井钻得那么大,可得小心呀,井壁会塌下来——塌方哪!”小黑煤提醒大钻头道。  “哈哈,哈哈!”大钻头笑了,“这一招,早被工人师傅料到了。他们一面把泥土、碎石吸走,一面朝竖井里灌化学泥浆。这种泥浆挺重,比重很大。灌到井里以后,井内泥浆的压力就大于井外地下水和流沙的压力,把它们顶住,防止塌方。”  “这比人工挖井时用的冷冻法要简便多了,”小黑煤说,“这大钻机又要钻井,又要灌化学泥浆,还要抽走泥土、碎石,一定要好多工人师傅操纵吧?”  “不。当大钻机正常运转以后,只要两个工人师傅看看仪表、揿揿电钮就行了——因为它是用一种叫做‘可控硅’的先进电子装置自动控制的。我还听说,坐在大钻机控制台前操作的,是一个扎两根小辫子的姑娘呢!她坐在控制室里,看看仪表指针,看看红绿小灯,就知道我这开路先锋在地下已经开了多少路了;当我钻进煤层一定深度以后,她一按电钮,我就服从她的命令,停止前进,朝上升。”大钻头非常兴奋地诉说着。  “嗬,真了不起!钻头大哥,你马上要上去了,请顺便把我带上去,让我看看大钻机,看看那些创造了这一奇迹的工人师傅们!”小黑煤央求道。  “别着急,别着急。你想想,工人师傅制造大钻机干什么?把大钻机从上海搬到这儿干什么?我们钻头三兄弟一次又一次扩大竖井干什么?就是为了请你这‘工业的粮食’走出地下,参加建设呀!”大钻头说,“亲爱的小黑煤,你放心好了,一百个放心!到时候,工人师傅会请你坐电梯上去呢。”  “还在等哪?等到什么时候?现在大竖井都钻好了,我还不能上去?”小黑煤焦急地问道。尽管它在地下已经度过漫长的千万年,可是,此刻它感到在地下再多逗留一刻,也要比那漫长的年代还漫长。  “这是因为大竖井虽然钻好了,但井壁还是临时性的。如果把化学泥浆抽掉,它马上就会塌下来。可是,如果不抽掉,满井都是泥浆,那怎么行?工人们岂不要穿潜水衣下来挖煤?所以,钻好以后,还得把一节节预先做好的钢筋混凝土圆筒放进竖井,给它装上结结实实的井壁,这才能够把化学泥浆抽掉。接着,再装好采煤机器、吊车。到了那时候,采煤工人头戴着小灯的铝盔,手持风镐,来到井底采煤。他们会让你坐上‘电梯’——吊车升上去。”大钻头十分耐心地向小黑煤解释道。  钻头“大哥”的话儿不错,当它上去之后,工人们果然把一节一节巨大的水泥井壁放下来,然后把化学泥浆抽掉。小黑煤终于第一次看到从井口射进来一缕金色的阳光。这时,它才看清楚,整个竖井笔直笔直,一节节浅灰色的水泥圆筒从井底一直排到井口,非常整齐、美观。  ……

编辑推荐

  叶永烈爷爷的童话最大的特点就是与现实生活结合得很紧密,通过活泼有趣的表述,告诉小读者们一定的科学知识和生活道理。这些童话 “孩子味”十足,深受小朋友们的喜爱。其中《圆圆和方方》《白色的乌龟》曾入选多版教材,还被收入日本及香港的华文语文课本,《奇怪的病号》还曾被改编成动画电影。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圆圆和方方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3条)

 
 

  •     三年级小男孩比较喜欢看,内容很适合.
  •     充满童趣和画面感的寓言故事,好词好句栩栩如生
  •     这一系列的书买了几本,非常满意。我没有看,孩子看了,很喜欢里面的故事,插图也很精美。准备把这系列的书都收了。
  •     是孩子很喜欢的一本书,纸张百印迹也很清晰
  •     这本书好厚哦
  •     念给孩子听的,还不错!
  •     很好看的童书,孩子们很喜欢
  •     不错的一本书。儿子很喜欢
  •     同事儿子很喜欢,希望下次再打折
  •     天天捧着读,很喜欢。
  •      地下的小黑煤是如何来到地面上的?地震前小动物们为什么会生病?油轮的烟囱为什么一定要长在尾部?外婆家的太阳灶怎么就能烧水做饭?小鲫鱼在冬天都经历了什么?天上的人造卫星都在干吗?石油家族到底有多少成员?圆圆和方方到底谁更有用?兔子为什么借不到尾巴?啄木鸟医生给鸟儿们医好了嘴巴,为什么反倒惹了众怒?小青虫是如何被发现是害虫的?这些五花八门的问题看上去挺复杂,可实际上,当你看完这些童话,不经意间就全明白了。

      地下的小黑煤是如何来到地面上的?地震前小动物们为什么会生病?油轮的烟囱为什么一定要长在尾部?外婆家的太阳灶怎么就能烧水做饭?小鲫鱼在冬天都经历了什么?天上的人造卫星都在干吗?石油家族到底有多少成员?圆圆和方方到底谁更有用?兔子为什么借不到尾巴?啄木鸟医生给鸟儿们医好了嘴巴,为什么反倒惹了众怒?小青虫是如何被发现是害虫的?这些五花八门的问题看上去挺复杂,可实际上,当你看完这些童话,不经意间就全明白了。
  •     书拿到手,因为忙没细看,不过翻了几下觉得不错。看了再来评论
  •     读书就好,好好读书
 

百度网盘资源搜索 狗头鹰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