嚎叫

出版时间:2001-5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作者:[美] 艾伦·金斯伯格  页数:256  译者:文楚安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嚎叫(金斯伯格诗选汉英对照)》共收入作者的43首佳作,包括《嚎叫》、《北京偶感》、《渴望真实的狮子》、《美国》、《向日葵箴言》、《为什么我要冥思》等。 

作者简介

  艾伦·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1926~1997),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市,美国“垮掉一代”代表诗人,二十世纪世界著名诗人之一。著有《嚎叫:金斯伯格诗选》。

书籍目录

序在社交场合赞美诗我们对于死亡并非一无所知我觉得我仿佛行将死亡绿色的汽车释迦牟尼从山上下来绿色瓦伦丁布鲁斯给嚎叫《嚎叫》注释加利福尼亚超级市场向日葵箴言美俳句:无题泪水渴望真实的狮子“回到时代广场,梦见时代广场”杰克,什么才是神圣的爱?

媒体关注与评论

  我看见我这一代的精英被疯狂毁灭,饥肠辘辘赤身裸体歇斯底里,托着疲惫的身子黎明时分晃过黑人街区寻求痛快地注射一针……金斯伯格诗选(汉语对照),美国优秀的现代诗歌之一,本书为英汉对照本。

编辑推荐

  同名英文原版书火热销售中:Howl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嚎叫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36条)

 
 

  •       两只米老鼠渐渐干枯萎缩,
      像中年男人的阳具。
      怨念难去,
      病痛缠着你的鬼魂。
      
      天降下来一场大雨,
      冲乱了房间,
      桌子倒塌,
      关节都垮。
      
      棉球永远干燥,
      挖不去结石的耳屎,
      红茶保质期12个月,
      一年后再开来喝吧。
      
      我毫无睡意,
      看不见天上的星星,
      近在咫尺,
      两腿却患了风湿。
      
      满地的人民币,
      我撒了一泡尿,
      又射了几次精,
      哈哈呵呵。
      
      那美丽的手腕,
      抚慰不了心脏,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扎实然后虚浮。
      
      霉菌,
      伤口,
      截肢,
      活命。
      
      烟草酒精烤肉海洛因,
      这等超凡,
      被魔鬼捏了个粉碎,
      沉默不语。
      
      你看不见深井黑水里的回响,
      却听见绚烂的阳光射进你的耳膜。
      
      还没到终点,
      你说再见,
      我吸了两口烟,
      又吸了两口烟。
      
      门口蹲着一只兔子,
      长着獠牙,
      翻了两下白眼,
      跳下楼去了。
      
      另一个人,
      立足在你身旁,
      是最好的朋友,
      他是一个porn star。
      
      中指是最长的手指,
      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无声无息要了你的命,
      怡然自得。
  •        “我们是最工业的城市,我们有最摇滚的战士:
       最工业化的号角吹响,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在日耳曼;在菊花国度,在中国。人类的贪婪绑架了机械和自己的灵魂。这是每个人和人类的角力,是天空和火焰;大地同海洋的悬浊—痛苦、和声嘶力竭。
  •       我看过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无与伦比的长句,是迄今为止读过的诗歌类最让人通体舒畅的表达方式,喜欢这种冗长却刺人的排比,享受超越感官的形容词!看英文原版应该更爽。
  •       最早接触金斯堡是在以前一个文学群分享中读到的,当时分享的是其<嚎叫>中的″加利福尼亚超级市场″,第一印象就是很震撼,然后就把它中英文版都打印出来收藏了。再后来就是偶然在图书馆英语阅读类看到了这本书,就是以前华西的文楚安版本,就是这本,便借来读了读。个人感觉很失望。没有垮掉一代的放荡,各方面不及赵毅衡(师从卞之琳,从事英国文学研究,现为川大比较文学教授)。到图书馆数据库查了下,赵毅衡这个版本较早,是一些美国现代诗歌选集,名为<美国现代诗选>,分上下册,图书馆存有孤本,找来看了看,的确不错,选有的诗人也很有代表性。并且这本书没有再版,旧书网上好像上下册得六七十。就这么多了。个人观点,仅为大家更好地读懂金斯堡。
  •       上学时常捧着再别康桥也翻阅着垮掉的一代,学时总是很幼稚单纯的,对于垮掉的一代总是嗤之以鼻,觉得那都是一种臆想出的人生观观为垃圾,很多年后走在城市街角,看着欲望和恐惧膨胀的空气中.一种称做自由的意志渐渐侵袭了身体.那就是嚎叫.那就是垮掉的一代.一个冲破精神枷锁的时代.
  •       你无法抗衡,他们给你的东西。有的,与生俱来。你能抗衡的是你自己。
      你可以改变潜意识,却改变不了信仰窗口里最原始的沉淀。这就是教育的魅力和毒素。
      疯狂吧,Allen,迷醉,不如疯狂。
      做爱吧,Allen, 毒品,不过如此。
      孩子,钥匙在窗台上。孩子,要是在阳光明媚的窗台上。
      结婚吧,孩子,和你爱的爱的人一起。
      你的出走,和世界没有关系,你的出走,和精神有点儿关系。
      该来的会来,会走的会走。
      不必强求。
      连垮掉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垮的。
      为垮掉感到自豪和骄傲。
      至少,你垮了,你们垮了,你们的精神还在。
      这精神,这竭斯底里的嚎叫,这足以毁灭天堂的狂躁,这绝望,这解放,它来的彻底,痛快,毫无边际,毫无理性可循。
      这不是人性最本真的状态,这是什么?
      你并没有死,你还活在我的心里。
      任何的狰狞,都是解脱。
      何不拥抱内心的狰狞?
      爱吧,孩子。
  •       我看见被上帝遗弃的狂野的心灵歇斯底里地嚎叫
      
      焦躁的灵魂在黑暗里寻找食物的注射
      
      摇滚乐在夜色掩护下放纵无穷的欲望
      
      肥胖空虚眼睛凹陷吸烟在关闭的浴室看风游走聆听恐惧穿过头颅吱吱作响
      
      在昏黄中向苍天袒露灵魂向阳光晾晒脑髓又与黑夜坐拥亲吻打滚在肉体泥潭
      
      向一双双发光的眼睛叫卖欢乐又蜷缩床脚上演哈姆雷特式独白
      
      被 安全 驱逐出境因为原罪因为如寄人生蜉蝣苍生
      
      向书本取经升华用影像加热体温又冥顽不化唾弃行为贬低自己 呕吐价值与意义的搜寻
      
      在物质里品尝人生的欢愉在物质衍生恐惧狂躁
      
      狂喜痛苦骚动喧哗都在悲声中点燃幻化迷彩人生
      
      抖索在城市屋顶朝圣平息体内横冲直撞失散的欲望真气
      
      毁灭,或者一次又一次幻化希望
      
      用梦幻,用酒精,用迷狂,用圣贤真理,用不断追求构建的偶像崇拜,用无知无畏的恶胆.....
      
      用向往彼岸的永恒心灵!
      
  •       文楚安的文笔够烂的,嚎叫直接变成干叫了,唉,我钟爱的是赵毅衡的译笔,优雅、极致。
      可惜,市面上找不到啦,我只是在图书馆诗歌选集里找到一些片断,不明白为什么书店里都是文的?
      估计是版权的问题,连这都被霸占了,唉
  •       不赞同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灰色的人生观,但却欣赏他们在文学上的造诣——虽然也有一些作品层次不高! 无论其人生轨迹如何,能坚持自己的信仰,不为他动,难能可贵。 垮掉的一代,并未沦陷他们的灵魂。
  •     英语不行。。。
  •     母亲的遗书……
  •     让我想起周云蓬的一首歌:
    艾伦 结婚吧 拿着钥匙 不要再吸毒了
  •     周云蓬那首歌就是《金斯堡妈妈的遗书》
  •     嗯 是的~
  •     的确翻译不咋滴
  •     如果让北岛译……
    我整天就知道做白日梦orz
  •     北岛在《时间的玫瑰》里引用的也是文楚安的译本。
  •     下次我把赵毅衡的翻译断章传上来,对比阅读就知道了
  •     言下之意,金斯伯格的风格也是优雅的了?
  •     你说的是狗屎,你来译!
  •     坐等断章……
  •     女士们,拉住你们的衣裙,我们就要经历地狱了。——
    嚎叫(节选)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被疯狂毁坏,饿着肚子歇斯底里赤身露体,
    拂晓时拖着脚步穿过黑人街区找一针够劲儿的毒品,
    头脑天使般的嬉皮士们渴望与这夜的机械那繁星般的发电机发生古老的天堂式的关系,
    他们衣衫破烂眼神空虚坐在那只有冷水的公寓超自然的黑暗中,毒品吸得醉意朦胧飘越城市上空想着爵士乐,
    他们在高架铁路下对上天披露内心,却看见穆罕默德天使们在照亮的公寓屋顶上踉跄而行,他们两眼闪光但冰冷,穿过大学,在幻觉中见到阿肯色见到军事学者们布莱克式的轻佻的悲剧,
    他们被赶出学院因为太出格,因为在头头脑脑的窗户上发表猥亵的颂诗,
    他们佝偻在没刮脸的房间里,在废纸篓中烧钞票倾听墙外恐怖之神的声音,
    他们一丝不挂地被抓住,猛吸一顿大麻穿过拉罗多返回纽约,
    他们在色彩鲜丽的旅馆里吞火焰,在天堂胡同饮松节油,死去,要不然就夜复一夜
    用梦,用毒品,用不眠的噩梦,酒精,阳物和没完没了的舞会把身躯投入炼狱,
    而心中无可比拟的死胡同,充满战栗的乌云和闪电,跃向加拿大和斐特森,照亮这两极之间静止的世界,
    ……
    他们毫无幽默感的抗议所推翻的一张象征性的乒乓桌,神经紧张时略事休息,
    多年后秃光了头,只剩一幅血污的假发,几滴眼泪,几根手指,回到东部疯人城病房里疯子们明摆着的末日,
    在朝香者之州、罗克兰与格雷斯顿腥臭的大厅里,同灵魂的回声吵架,半夜在爱情的墓地那孤寂的长凳上奏摇滚乐,生活之梦充满梦魇,身体变成石头象月亮一样重,
    最后回到母亲身边,最后一本胡思乱想的书扔出公寓窗口,最后一扇门在凌晨四点关上,最后一架电话摔向墙壁作为答复,最后一间带家具的房间被搬光只剩下一只精神柜子,一朵黄色的纸玫瑰挂在棋子的铁丝钩上,甚至这点东西也是想象,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丁点儿希望的错觉——
    啊,卡尔,你不安全时我也没有安全,而你现在真的陷入了时代的整煮大汤锅——
    于是他们奔跑着穿过冰冻的街道,着了迷地幻想炼金术的突然辉光,幻想使用省略法目录册计量表和振动翼,
    他们梦想着,把形象并置在时间与空间中制造实体的鸿沟,在两个形象间绊住灵魂的天使长,带着全能的上帝大神的感觉跳起来,联结起基本动词并把名词和意识的存折号合在一起,
    用以为人类可怜的散文重新创造句法和格律,站在你面前,无语但睿智只是害羞得颤抖,被拒绝但袒露心灵,以与他光裸但无边际的头脑中思想的节奏保持一致,
    疯狂的浪子和天使合着拍子敲打,无人知晓,但却在此写下在死后某个时候要说的话,
    穿着爵士乐鬼魂般的衣服,在乐队金色圆号的阴影中升起肉体重现,把美国渴望爱情的赤裸思想吹奏成埃里埃里拉马拉马萨马克萨尼萨克管的哭号,震撼城市的每一台收音机,
    有这块从他们自己身上割下来的生活之诗的绝对心脏,是够吃一千年。
  •     这帖子我都忘记了,
    我说的是赵毅衡可以优雅地驾驭文字
  •     是美国现代诗选這本書里的,樓上
    文的譯筆確實極其生硬
  •     who passed through universities with radiant cool eyes hallucinating Arkansas and Blake-light tragedy among the scholars of war,
    那等 以一双发光明亮的眼睛 经历些大学院校 显现 阿肯色州 及 诗人 威廉·布雷克 的幻觉---那些好斗学者间 的 不重要悲剧文学作品。
    (Arkansas:美国南方乡下州分 也被作 The Natural State 原始之州)(Blake: William Blake,Ginsberg声称在1948年 跟诗人William Blake 一样,经验一些《启示录》式的异象,并听到诗人William Blake 的说话声音。Ginsberg 称这些幻觉对他的影响持续了十多年)
  •     who cowered in unshaven rooms in underwear, burning their money in wastebaskets and listening to the Terror through the wall,
    那等 穿着内衣裤蜷缩于一些清水房间里,正在些垃圾篓中燃烧他们的钞票 并 在聆听经由墙壁传来的恐惧,
    (Lucien Carr:纽约市 的 Beat 派 份子,把自己的 精神病历 和 钞票 一起烧毁)
  •     who got busted in their pubic beards returning through Laredo with a belt of marijuana for New York,
    那等 被逮捕了 其时他们束着凌乱的胡须 正从 拉雷多市 过境返回 连同 适宜于 纽约市 的猛吸「大麻」,
    (bust:[俚]逮捕)(belt:[俚]对烈酒的牛饮)(1949年 Ginsberg 被捕,释放条件是接受精神科"住院"治疗,"住院"期间认识了Carl Solomon )
  •     who ate fire in paint hotels or drank turpentine in Paradise Alley, death, or purgatoried their torsos night after night with dreams,
    with drugs, with waking nightmares, alcohol and cock and endless balls,
    那等 在些修饰饭店中吞火(热情)大嚼 或 于「天堂路径」里饮用「松节脂油」(烈酒),死亡,定或 炼狱般折磨他们的躯体 夜复一夜的 伴同些梦想,伴同些毒品,伴同些醒来的恶梦,酒精 然后 男根 然后 不断的性交,
    (Paradise Alley: 天堂路径 位于 纽约市 皇后区 亚裔人口集中的 Flushing 法拉盛 地段)(ball:[俚]性交)
  •     incomparable blind;streets of shuddering cloud and lightning in the mind leaping towards poles of Canada & Paterson,
    illuminating all the motionless world of Time between,
    无与伦比的爽去理智;一些由抖颤阴霾所组成的街道 而 心里的疾光 正朝 加拿大 与《帕特森城》的两极 跳跃瞬闪,正在阐释构成「时代」的整个静止世界 在两者之间,
    (Paterson《帕特森城》:5O年代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关于工业城市的史诗,Williams 备受当时的「Beat」丶「纽约学派」所推崇;Ginsberg 也是师承自Williams, 他亦即 Jack Kerouac 于《达摩流浪汉》中所提及的诗人Dr.Musical )
  •     who poverty and tatters and hollow-eyed and high sat up smoking in the supernatural darkness of cold-water flats floating across
    the tops of cities contemplating jazz,
    那等 贫困潦倒 既 眼窝凹陷 且 惯经熬夜 正在些 诡异漆黑 无供暖设备之公寓里吞云吐雾 在一些被众都市上流所专注的喧闹之斜对面正魂游魄荡
  •     他们在高架铁路下对上天披露内心,却看见穆罕默德天使们在照亮的公寓屋顶上踉跄而行,
    El Train高架铁路,是屬 芝加哥 的,跟 纽约 无关
    who bared their brains to Heaven under the El and saw Mohammedan angels staggering on tenement roofs illuminated,
    那等 十分竭尽心力的从属「上帝」 然而 见到「死神」正在些公寓屋顶上蹒跚 启迪鲜明的,
    (El:希伯莱语--上帝)(to Heaven:俚---极其丶十分丶非常)(Mohammedan angels:伊斯兰教四天使,之一 AzeBral 专司死亡事宜,人死时灵魂由其接引。)
  •     随着树木的过度砍砍, 残纸回收价升至每公斤 1.5 元
  •     文楚安的本子也配
  •     的确,北岛引用他。事实上读者喜欢自己意淫,涂抹自己不喜欢的,然后再入魔喜欢的,和《东方学》似的,事实上很多不符合汉语的反而好。
    另一方面,北岛的诗歌翻译不怎么地。而且他的晚期诗歌太难看了。最近的散文越来越没法看。不像诗人,只是转述诗歌、转述思想,磨磨唧唧,毫无新意。
  •     私自认为造诣不低。。
  •     不是每个人都敢嚎叫
 

百度网盘资源搜索 狗头鹰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