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1

出版时间:2005-9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作者:凤歌  页数:222  
Tag标签:无  

前言

离《昆仑》动笔已有整整五个年头,身后的光阴,分明交织着成长的青涩与苦战后绯红的血色。大事业总是从小念头开始的,毕业后的某一天,我百无聊赖,上网闲逛,偶见许多武侠小说,文采斐然,作者则很陌生,后来才知道:原来金、古、梁、温、黄之后,仍有人写作武侠小说啊。可惜遍览诸文,均有不如人意处,当时便萌生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或许,我能写得更好吧?”于是草草动笔,可惜胸中羞涩,才学窘迫,那篇作为《昆仑》前传的处子作,如今看来,令人汗颜。那么,又是何种力量让我完成这篇百万字的小说呢?这个问题,曾多有人询问过我,我总是很茫然,不知从何说起,后来,仔细想想,那些动力或许来自某种感动吧。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武侠就是一个梦,是一种魂。对侠的感动恰是我写作的初衷,一夜夜埋首于键盘,才华丰瘠已属其次,激情才能决定一切。每当万籁俱寂,我纵极想象,刻画千年前种种情状,那份感觉,就如同将军夜猎,万骑杂沓,从胸中呼啸而过,其中的森然古意、血气奔腾,只有局中人才能领会,这份感觉就是所谓的感动,有了这份感动,侠者便能拔剑扬眉,歌者便能高歌停云,舞者便能为君一舞,画者便能挥毫落墨,浸染烟霞。而在这五年中,我从长江之畔到天府之国,又从天府之国到江汉平原,山川换改,年华老去,昔日的年少轻狂已变成了今天的世故老练,所幸,胸中那份感动还在,那份侠情依然。在《今古传奇》上连载的时候,曾有读者问我,我与小说的主人公梁萧有什么相同,我笑着说,他的许多品性和才能恰是我不具备的,比如说他性如烈火,而我性情柔和,他的算术很好,我的数学却是平平,除此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不同,因为缺失,所以向往。但我想,有一种东西我与他是一致的。梁萧历经了种种艰难困苦,悲欢离合,胸中之气,心中之火,始终不曾泯灭,而我心中的感动也伴随着他,明咀灾灭,支撑着这个虚构的人物,走过他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文中的吟啸歌哭,也牵动着我的七情六欲,总是禁不住为乐者笑,为死者哭,心忧天下,哀悯世人,为仇恨而惋惜,也为情侣而祝福。我希望,每一个读者,翻开这一部书,也能同样感受到我曾经感受并正在感受的那份感动。《昆仑》的时代固然离我们很远,可是,《昆仑》中的那些令人感动的情愫,或许正在潜移默化,影响着你和我的生活。凤歌 二零零五年八月于江城

内容概要

  《昆仑》以宋末元初为历史背景,通过主人公梁萧的传奇经历,给读者展开了一幅气势磅礴的江湖画卷。江湖,情仇,家国,浩浩荡荡百万字,出场人物数百,通篇神采飞扬,是一部直追金庸实力的巨作。  情节起伏跌宕,波澜壮阔。其中《天机卷》中的天机宫之变、《破城卷》中的襄阳之战等读来均是荡气回肠,堪与光明顶之战等经典段落比肩。  神完气足,容量极大——天文地理、机关数术、排兵布阵,无一不及,且无一不精,尤其是对古代算学的运用可谓神来之笔,直叫人拍案叫绝。  宋朝末年,蒙古南侵,少年梁文靖与父亲梁天德为逃避蒙古兵役进入四川,途遇朝廷督师淮安王被刺。王府策士白朴发现梁文靖与淮安王相貌相近,行李代桃僵之计。梁文靖不愿假冒淮安王,当夜逃走,遇上蒙古女子萧玉翎和穷儒生公羊羽,公羊羽传授梁文靖“三才归元掌”,克制萧玉翎的黑水武功,谁知梁文靖和萧玉翎一番纠缠,竞生情愫,并得知萧玉翎的师兄萧冷便是刺杀淮安王的刺客,其后萧冷赶来,欲杀梁文靖,被萧玉翎设计阻止。梁文靖好容易逃得性命,又被迫到了合州,被人尊为淮安王,此时蒙古大军压境,大战逢场,梁天德战死,白朴也死在内贼之手。外有敌军,内有刺客,面对国家危局,梁文靖终于克服懦弱本性,在萧玉翎的帮助下,先败萧冷,再毙蒙古大汗,解了合州之围,然后挂冠而去,与萧玉翎结成了伉俪。

作者简介

凤歌,生于夔州古城,游学天府之国,而今寄居江城武汉,编稿为生,常自恨才拙,笔耕五载,未敢疏懒,然仅得《昆仑》一部,《曼育王朝》半部,科幻短篇若干。负登天之志,乏兰台之才,虽信大道酬勤,惜乎知易行难,聊以自解而已。

书籍目录

孤云出岫雪舞凤翔眉间挂剑血溅梵天千钧一局人生初见太乙分光天机有月迷阵无形可恃惟我变起萧墙天地反复胜者为王舍身饲虎

章节摘录

插图

媒体关注与评论

书评《昆仑》的出版是近年来武侠文学界一件标志性的大事,若干年后,当我们回顾二十一世纪大陆新武侠时,也许会将《昆仑》和一九五八年金庸《射雕英雄传》的出现相比。                                         ——韩云波    认识凤歌四年,而中间有三年,是在看着他写《昆仑》。                                              ——沧月    除了金庸,我最喜欢的两本武侠小说,一本是孙晓的《英雄志》,一本就是凤歌的《昆仑》。                                    ——小非    凤歌的《昆仑》是最受传统武侠迷认可的武侠小说,它甚至已经被命名为“经典”。                                               ——《中华读书报》    大哉,《昆仑》!庆祝《昆仑》热销突破100000套,特推出纪念版超值套装。    买《昆仑》全六卷,即送《昆仑前传》、送《昆仑》插图画册!再送《昆仑》限量版海报!

编辑推荐

《昆仑1:天机卷》神完气足,容量极大——天文地理、机关数术、排兵布阵,无一不及,且无一不精,尤其是对古代算学的运用可谓神来之笔,直叫人拍案叫绝。

数据来源网站

艺术PDF文档网,更多图书可访问PDF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昆仑1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3条)

 
 

  •     最好来个一本全包
  •     文字读起来并不是很流畅
  •     是本很好的书哦,值得一看~
  •     凤歌的作品,不错啦
  •     风大写的书不错呢值得一看啊
  •     不喜欢蒙古。。。所以讨厌这个东西。
  •     好看啊~~~~~~~~~~~~~~
  •     写的很不错~值得鼓励的~很久没有看到写到这个水平的武侠小说了。愿风歌以后还能带来更棒的武侠作品~~
  •     凤歌的《昆仑》犹如金庸当年的《射雕英雄传》,为迟到的大陆新武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令其由懵懂的摸索阶段进入了轮廓清晰、特色鲜明的确立阶段。喜欢梁萧、喜欢花晓霜,喜欢柳莺莺……乃至每一个人物!感谢凤大!
  •     大家 看看把 我基本陕北感看完了 好看的很 .绝对经典
  •       全部评论的地址:[...]... 阅读更多
  •     我买的第一卷少了梁文靖和萧玉翎的那段阿,就是他俩认识的那段。直接从梁萧的开始了,不知道大家的是不是啊。如果实体书是这样的话,那就太郁闷了,故事少了一个完整的头,难道准备出前传骗钱!!!
  •         谈谈《昆仑》之矛盾浪子梁萧。
        
        自小个性倔强,脾气顽劣,有杨过的孤傲狂放,叛逆机智的性格,梁萧出场我并不是太喜欢,且不说因为个人扬言要毁灭宋朝,就少年那种顽劣的性格让我不是很喜欢。自小被父母溺爱,因为父亲的政治趣味就不爱高,所以他从小也没有树立什么民族立场,他和的好恶是看亲疏远近。由此才有因为义妹的被江南义军羞辱,发誓要毁灭宋朝。
        
        古代一个王朝就是一个国家,国是诸侯的封地,作为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皇帝认为自己是天之子,所以他的统治范围是天下,国不能涵盖其内容。加上那些三纲五常,按照古代的爱国逻辑,云殊更符合当时宋人的观念,所以梁萧被人称为汉奸,也并不冤枉。作者用当代的政治视角和古代的政治视角做对比,找出了愚忠的弊端,和人性的某些升华。
        
        梁萧结识郭守敬之后,对人生的追求有了更高的层次,作为人是有国界的,但是作为人类的智慧用于人类的发展却是没有国界的,天文历法,文学数学,随着岁月创造的,最后都是属于人类的。读者随着梁萧的成长轨迹,也有更高的认识。
        
        面对爱情的梁萧,没有杨过那样专一,有一些张无忌的左右摇摆,或者是他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爱情,有的就是感情经历的考验,所以对阿雪,对莺莺,对晓霜有着不同的爱恋。爱情的矛盾,爱情的无奈不是小说里的重点。重点是作为浪子的梁萧的成长史。
        当他的发现襄阳城下的血流成河,也会有《赤壁》中周瑜的感叹,“我们都输了”!,战争只是仅是政治的需要!周瑜看到的是血的赤壁,梁萧看就是血的襄阳。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论是蒙古,还是大宋,那些士兵,有谁能在乎他们的生死呢?梁萧用人道主义的视角,也对战争的正义性提出了质疑。
        
        2013-06-07
  •        也许过了这么这么这么长的时间我还是能记得我是从哪个书店的哪个柜子上看到的昆仑。朝阳区三元桥那儿,地图上说是顺源街,我之前也不知道。反正是要过一个大十字路口,然后路过招商银行,然后经过了一个热闹的菜市场,之后就看到了那个新华书店。那是我刚到北京的冬天,禁受着北方冬天的雪花,我似乎是躲进了那个书店。书店里潮湿的气味,还有慵懒的店员,穿着深色外套站在书柜前的顾客,都还在我的记忆里。顾客的脸上带着严冬带给他们的红晕,头上还有初融的雪水,他们百无聊赖地在书店里游逛着,似乎也是被冬天被逼进来的。
       我自小就是个武侠迷,我还记得看过的第一本武侠小说是古龙的《绝代双骄》是我的外公从对门的老大爷那里借来的,书页泛黄,也已经卷了边了,书脊也有散架的危险。之后再看到《天龙八部》的时候,电视上也正在放林志颖演得《天龙八部》,然后就神魂颠倒了。所以我在书店里靠右手边的角落里,发现了武侠小说专柜。那是一个很高很高的柜子,当时五年级的我肯定是够不着最上面的那些,《昆仑》很不巧也很巧地出现在我踮起脚尖可以够到的地方。
       说来我只是初到北京的前三个月暂住在那个地方,从后来搬走之后,貌似就根本没再去那个书店,但是不论如何,在我初来乍到的时候,那个只有一层的陈旧的书店收容了我,带我躲开了冬天也躲开了人烟也躲开了孤独。之前之后,从未有过。
       从小的时候一直很梦想有一套金庸全集,但是太贵了,而其中的也几乎都看过,所以至今没有实现。昆仑、沧海的全集我也都没买,其实也不是嫌贵,就是一直没有把它真的放在心上。昆仑看了三四遍了,沧海也有两三遍。书中的人物不想赘述,书中写尽了梁萧的一生,有很多个喜欢他的女人,他有三个很爱的女人,颠沛流离了一生,最后带着半死的身躯,随着花晓霜漂浮在明月大江之上。
       某些程度上来说,我也跟着梁萧一点点成长。第一遍看的时候,我确实只是五年级的小学生,我追求的是一刻不停、欢畅淋漓地阅读,等到不得不放下的时候,揉着酸涩的眼睛走进朔风里。当我第三遍在电脑上看的时候,看到梁萧别离母亲,看到柳莺莺骑着胭脂带上兜里穿着水绿衣衫消失在绿柳边,我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我在为什么而伤心,并不是撕心裂肺的描写并不是沉痛地伤感,但我却无法抑制。我有些恨自己为什么第一次没有看懂,我也讨厌自己总是那么自以为是。我看着看着,就想到那些岁月过了五六年了,之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不能如初见时的美好,有些事情我早已忘怀,但是却分明地全都在我心上留下了,就如同梁萧脸上那道疤痕一样。我眼前还能分明地看到梁萧一剑横天,笑傲群雄。
       有些人物写下了之后,他的行为源自他的性格,作者的想法若是随意左右了人物的行为,那一切显得牵强。梁萧也是元朝的大将,也是最后守卫天机宫的死士。人生多么可笑,天机宫给了梁萧痛苦的岁月,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一人挡下所有飞羽箭矢,就像是他从未想过会和柳莺莺分开。
       年华从来不饶人,再见时柳莺莺只是为曾经的梁萧,后来的西昆仑刮去了胡子,洗净了风尘。爱情从来没有一刻熄灭过,但是他们只享用了大雪山之畔的那一瞬的安宁。
      
       其实时过境迁了,沧海早已完结,在我的初中时候,现在我高三了,灵飞经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开始了连载。但是不知道怎么,我总觉得昆仑写的最好,铁血天骄也写的最好。莫名其妙的,虽然沧海里的情节描写,都已经好上加好,但是我读起来,少了一份感动。谷神通毙命之时,我也只是一声叹息。也许在写昆仑的时候,凤歌大人还只是由着心性写书,而后来,成了职业作家之后,多少心境也会有些变化。
       我早已分不清我是爱这本书,还是爱我的回忆。我深刻地怀念着那一段岁月,我孤身一人,什么也没有,但是昆仑给了我感动和激情。而现在,我正经历着漫长的迷失和沉沦,再没有什么,能像昆仑一样像是冬日暖阳,像是落日金辉,给我期盼和热情。所以我谢谢凤歌,我也谢谢时光。我居然这么久了还记得书里的每个情节,我居然这么久了还记得那家书店,还记得那些日子。孤独也许并不那么令人难过,而是空虚吧。
       最后还要说什么,这本书我会爱一生,我会看一生。
      
  •       昆仑》、《沧海》,随便看看可以,多了就别说了,模仿老金的痕迹太重不说,什么助蒙抗汉,特意想标新立异,知道汉人在元朝的地位吗?那是最末一等!基本等于奴隶地位,蒙人有汉人女子的初夜权,汉人女子结婚要给蒙人玩三天,汉人到了60岁就要到坟墓里面去等死,,如此环境下,要么出彻底的奴才汉奸要不就出反叛,怎么会搞的什么大民族主义者一样,简直是无知!
      
  •        姑苏初见,那时节山、湖襟带相连,桥、水纵横有致,似入画里。正如白娘子与许仙西湖相遇,注定又是一个冤缘纠结的错误,美丽的错误。  
       那时的他洁白如纸,桀傲不训,为明归所骗,入青楼涉足风尘。    
       那时的你身着水绿纱衣,手牵胭脂宝马,头戴细柳斗笠,遮住绝世容颜。你不污于世俗,明艳逼人。  
         有心教训一下这个踏足青楼的“臭男人”,你“不告而取了”他的钱袋,可是你又怎么知道在你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缘分的红绳已悄悄系住了彼此,从此,注定了你要为他尝尽哭楚,流尽泪水。 
        你叫他小色鬼,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这么叫他的人。多年后当你独守天山的时候,想起往事,会不会不禁莞尔,抑或摇头苦笑?只因你是那唯一一个能这么叫他的人。  
        接着顺理成章的争执与同行让你们相知…相爱。那时的你觉得天是那样蓝水也是那样蓝,那样的温暖,只因为你们彼此都在彼此的身边,更在彼此的心里。  
        可是当笨笨的阿雪听从她师姐的吩咐抓走重伤的他时,命运的红绳就已经无情的断开了,注定了你们只能相爱却不能相守。多年后,当你只身一人骑着胭脂宝马看天山日出时,你会不会觉得当初的相遇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呢?  
        造化弄人,他当你移情别恋,你却为寻他几乎发疯,最终为韩紫凝所骗而被楚仙流拘禁在天香山庄。  
        再见面时,已是多年以后,那时阿雪已逝,在他身边的女孩儿名叫花晓霜。  
        花晓霜对梁萧说:“萧哥哥,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天下苍生不分南北,医者医病南方北方都是一般。”  
        梁萧神色黯然喃喃到:“你去哪儿我都跟着你……”反复念了数遍后露出一丝惨笑,“以前也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我也答应了她,可是她做到了我却没做到……”   
        相见时千般惊喜都化作忿恨与不甘,只因为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名叫花晓霜的女孩儿,纵然以前的误会冰释,也无法改变他心中已不只有你一人的事实。  
        哎,人生若只如初见……  
        梁萧对你说:“你自然是坏人了。”你秀眉倒立正要发作却听梁萧笑道:“好在我也是坏人,咱俩歪锅配扇灶一套佩一套。”你转嗔为喜笑到:“是呀,咱们都作坏人,让她(花晓霜)一人充好人去。”  
        可是,你与他都是坏人,却为什么最终都走不到一起呢?  
       三人同行,你对他的爱化为你对花晓霜的恨,处处与她作对,更泛起重重杀机。  
        可是当你们为救赵呙而与平生大敌同处一船漂泊在无边大洋且梁萧被击落水中生死不明时,你却固执而坚强的照顾着这个“胸无城府又弱又笨还身患绝症的傻丫头。”  
        船上绝地,花晓霜在你怀里哭了一阵心力交瘁沉沉睡去。你幽幽长叹站起身来眺望无边海水忽地想到:“倘若梁萧真能活过来我就算立时死了也是情愿,无论他做了什么无论他怎么对我我也不与他拗气,就算他要娶这个小傻瓜我也由他,不让他为难……”这是的你就已生了委屈自己成全他们的心吧!可是花晓霜如此柔弱都曾说过:“世间万物都能让,唯情之一物绝不能让。”你不该让的。  
        你太善良了。  
        你武功未至绝顶,在船上对付贺陀罗这等顶尖强者已是十分吃力,更何况你还要照顾柔弱又无心机的花晓霜,笨和尚花生以及尚是小孩的赵呙。你早已心力交瘁却兀自苦撑,只因你明白你倒下了她们就绝无生理,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活下去。只是,花晓霜绝望时尚能在你怀里哭诉,你绝望时又能对谁哭诉呢?  
        你太坚强了。  
        后来脱险,花晓霜买来迷药,欲迷昏你与梁萧后独自离去成全你们。可是她笨笨的怎么骗得了你,反而被你制住了,然后,你离去了。你为什么不笨一点儿呢?被她迷晕了不就好了吗?  
        你知道的,花晓霜这傻丫头胸无城府又笨又弱又身患绝症还是地地道道的滥好人,如果让她孤零零离去指不定要受到怎样的欺负,于是你才选择了离去。你为什么要看的这样清楚呢?迷糊一点儿不是更好吗?  
       你太睿智了。  
        你善良、坚强、聪明,可是这么多优点为什么却换不来与他在一起的机会,反而成为了阻碍你们在一起的祸首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清楚记得初见时你戴着细柳斗笠,离别之时你向他索要的也是细柳斗笠。是想留作记念吗?还是对初见的怀念抑或对离别的不忍呢?  
        你接过柳笠戴在头上,让丝丝柳条垂下遮住你绝世容颜笑到:“如今可好啦,你看不见我,我却看得见你,这样才好说话。”你站起身来望了望天叹到:“梁萧我跟你说晓霜是个小傻瓜你是个大傻瓜。”梁萧正琢磨话中涵意时你又道:“我是个大大的聪明人,师父曾说聪明人只能对付聪明人不能与傻瓜计较,你说是不是?”梁萧苦笑道:“难不成我比花生还傻?”你叹道:“你是天下第一大傻瓜他只是天下第二。所以啊是我不要你才……才不是你不要我……对不对?”  转身离去,胭脂马向北飞奔百步突兀停下,你高叫到:“死梁萧小色鬼我恨你八辈子……”叫到这里蓦地恨下心来伏在马背上化作一道淡淡绿烟注入浓浓夜里。蹄声渐去渐远越来越低初如雨打残荷特特细响片刻间不复再闻…… 
      
        你走后,梁萧对花晓霜说:“你泪水滴在我脸上的时候我便拿定了主意,莺莺要走我也没留她……”    
      
       好一句绝情的“莺莺要走我也没留她”,梁萧,我恨你,我替莺莺恨你,可是,我能怎样,你又能怎样呢?  
       莺莺,你明白的道理梁萧又何尝不明白呢?你知道的,和你一样,梁萧也是大大的聪明人,他要选择也只能选择花晓霜,即使他也很想选你的。在这场注定赢不了的局中,你选择了离去,即使你离去的理由是那么的拙劣,那么的牵强,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不甘,那么的心酸。你不知道吗?你的离去,赚足了我的眼泪,却怎么也赚不回你的幸福呀。
        为什么你那么努力的付出,却始终得不到那本应属于你的幸福?
        为什么真正的聪明人与聪明人不能相守在一起,反而是聪明人与小傻瓜走到了一块儿?
      
       为什么坏人与坏人不能“歪锅配扇灶一套配一套”,反而是坏人与好人配在了一起?
        人生若只如初见……还记得姑苏初见时,青楼女子唱的那只曲子吗?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你走时从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我知道的,你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你怕你会后悔,你更怕梁萧会挽留你,哪怕只是简单的叫出你的名字,也会使你好不容易硬起的心肠如火山爆发般的融化掉。其实你才傻呀!从你们相遇到你分离你为他受了多少委屈忍了多少苦楚呀,可是为什么却怎么也换不回与他同骑胭脂宝马驰骋天山的瞬间呢?
      
       只身返回天山的漫漫旅途中,你一定想忍住不哭吧,可是泪水为什么会那么的不争气,一直一直,都那么安静的往下掉着,泪水呀泪水,有谁会来聆听你的伤心呢?嗓子呀,你怎么也啞了,你们什么时候这么不听话了?天好灰好灰,那个时候不是很蓝很蓝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看了?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
       又是一个十年,这个十年中梁萧终于还是没能够与花晓霜相守在一起,梁萧被迫流浪西方,花晓霜却依旧行医中原。可是,就算梁萧不在,花晓霜依然还有花生与赵呙陪在身边,更有一代武学宗师萧千绝暗中护其周全。可是你呢?你为什么总是孤零零的,遇到梁萧之前你是一个人,囚禁在天香山庄时你是一个人,返回天山时你是一个人,收留孤儿建立天山十二禽时你也是一个人,多年来抗衡天狼子保护商队时你又是一个人。仿佛你的世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人似的,那个唯一的好不容易闯入你心中的人又那么无情的选择了别人。老天啊,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她?
        天山再遇,你依然骑着胭脂宝马绿裳紧身,外披绿纱披风,头带一张鲜绿欲滴的柳笠,细长柳条低低垂下缥缈如烟,遮住面目。宛如姑苏初见,可终究不是初见了。此时的你已是天山十二禽的大首领,绝世容颜还在,只是多了一丝风霜之气。 
       梁萧神色犹豫跨上一步叫了声:“莺莺……”声音不大。绿衣女子却蓦地一颤勒住马轻轻地道:“敢情……你还记得我?”梁萧嗓中一阵苦涩叹道:“你该明白的,我至死也不会忘了的。”
       我知道,听了这句话你心里是多么的欢喜呀!但是你知道你不能,你只能冰着脸冷酷到底。只因为花晓霜。  
       梁萧叹了口气又道:“莺莺……”你不待他多说马鞭一振冷冷道:“你若是明白人就不要拖泥带水,相见不如不见,多见不如少见,萍水相逢,就此别过……”说到这里嗓音忽变嘶哑,突然纵马扬鞭率众飞驰而去。
         如此绝情的话语,如此生涩的道出,纵然心中千般不愿,也不得不说出来。只因为花晓霜。
       梁萧望着莺莺的背影一时也不知道是否追上,忽听座下宝马火流星一声长嘶撒蹄向莺莺去处狂奔而去……
       梁萧你个混蛋,你连马都不如吗?
       梁萧追上莺莺,莺莺低头前行,兀自不理,天山十二禽见甩之不掉,纷纷出言讥讽。梁萧一言不发,但梁萧身边所带的女子,他后来的徒弟,爱慕着他的风怜却气忿不过,独自与众人舌战。
       到了午后,众人下马用饭,彩凤(天山十二禽之一)等人燃起篝火,烹煮饭食,风怜也取了肉脯,用小刀切碎,裹在面饼里,递给梁萧。梁萧接过嚼了一口,抬眼一瞧莺莺,忽见两道森冷目光透过柳条射了过来。梁萧心道:“我对她不住,她心中恨我也是应该……”想着又叹了口气,正要埋头吃饼,忽听脚步声响,举目一看,却见莺莺径直走来,梁萧见她眼神冰冷不由起身道:“莺莺……”
       你一言不发,从背上取下一个锦囊,抽出一张早已枯败的柳笠双手一搓化为粉尘,四散飞扬。梁萧口唇微动,但终究没能说出话来,你掉头走回,盘膝坐下,梁萧盯了地上粉末半晌,颓然坐倒。
       梁萧这个笨蛋,莺莺能将他送给她的柳笠用锦囊装好,十年贴身携带,纵然败坏至斯也不愿舍弃,又怎么会恨他呢?我知道你只是看不惯他与凤怜之间的关系,你会想:“负了我事小,负了晓霜妹子说什么也不能原凉你。”是呀,你抛弃一切,忍受十年委屈与凄苦,只为成全梁萧与花晓霜,所以你更看重他与花晓霜是否在一起,即使这样苦的只会是你自己。此时为了告诫梁萧,甚至不惜亲手搓毁梁萧留给你的唯一的记念,自己情感最后的依托。只因为花晓霜。
       梁萧识破天狼子阿莫伪装时,阿莫问他:“我混入商队原想伪装常人暗中算计天山十二禽。不过见你显露武功又变了主意。心想略加挑拨让你双方厮杀那是最好不过了。”阿莫瞧了莺莺一眼“只不过为何你一见了她便再三隐忍,若非如此,我早已大功告成,何须挨到现在被你识破。”梁萧看了看莺莺一眼叹道:“她与我曾是故人,我明白她就如她也明白我一般。”你娇躯一震呆呆望着梁萧,美目倏的蒙上一抹泪光。
       你知道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你那么开心那么感动,但是你却要残酷的告诫你自己,你不能,不能再让他如此的挂念你。这是多么残忍的事呀,你却不得不承受着这种残酷的痛苦,只因为花晓霜。
       梁萧坐在湖边,默默望了远方一阵忽道:“我在西方呆了几年,本想终老彼方,但想着你和晓霜,终究忍不住回来。”你陡然回头,盯着梁萧道:“你有了晓霜,就不该还念着我的。”梁萧微微一窒,原本他与莺莺阔别已久,心中憋了千百句话儿,想要对她一吐为快,但一听这话,莫说千百句,就是一个字也吐出不来了。
       其实你又何尝不想让他挂念着你,你又何尝不想听他说一说体几话,你又何尝不想向他倾诉一下你的思念与苦楚。但是你不能,你对自己那么狠,那么苦,只因为花晓霜。
       梁萧不觉一呆,又听你道:“你过来。”梁萧又是一呆,你怒道:“来是不来。”梁萧瞧着你的眉眼神态,便知道你性子发作,只好走过去坐下,你也不正眼瞧他,拍拍身边草地,说道:“坐这里。”梁萧略略迟疑勉强靠得进些。你道:“你且闭上眼。”梁萧不敢违拗,阖上双眼,忽觉你纤手搭上肩头,将他的头枕在你香肩之上。梁萧不禁慌乱起来,欲要挣起,忽觉脖子一凉,张眼看去却见你将匕首搭在他颈上,冷笑道:“我刀子一动,就能割断你这臭贼的脖子。”梁萧一时琢磨不透,咽了口唾沫道:“杀了我有什么好。”你道:“宰了喂狗也是好的。”梁萧惨笑道:“你好狠。”你怒道:“少废话,我让你闭眼,你干嘛睁开?”梁萧唯唯闭眼,他肉眼虽闭,心眼尤开,觉出莺莺将匕首蘸了水给他刮起胡须来,一边骂道:“邋遢鬼,这把胡子都能当扫帚使了,无怪我那些小丫头也敢嘲笑你!还有这身衣服,臭死了,这次被我瞧见,你若不洗个澡儿,换件干净衣衫,休想离开。”梁萧听得这话,蓦地心头一酸,几乎淌出泪来。刮完胡须,莺莺慢慢伸出纤指轻轻抚他颊上伤痕,叹了口气,却没说话。
      
      
       还是这般温柔如水,豪放似墨。只是你明白的,这是最后一次了。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能如此近的注视他的脸庞,再也不能如此静的为他刮胡须理衣裳。从今以后,你只能独骑胭脂,独守孤月,良辰美景再也与你无关,只因为花晓霜。
         梁萧离开前,你见风怜形神恍惚心中不忍,拍马赶到梁萧身边低声道:“不论你心意如何,对这女孩儿总得有个交待。”梁萧摇头道:“我话已挑明,只怕劝慰太过又生误会。”莺莺沉吟道:“女人间好说话,你若不介意,我老着脸皮跟她说说。”梁萧喜道:“求之不得。”你白他一眼道:“高兴什么?你又歉我一个人情,早晚得还我。”梁萧笑道:“一定还一定还。”
         可是,梁萧你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你歉她一辈子,你用什么去还?
         离别前夕,梁萧看着莺莺与天山十二禽嬉戏玩笑不禁心想:“莺莺这些年虽然辛苦,但她纵横西域属下众多,又能苦中作乐,宽解心怀,晓霜心忧世上生死,却被幽闭在天机宫内,这十多年来必然十分难过。”可是梁萧又怎么知道,花晓霜这些年行医天下,尚还有花生、赵呙陪同,更有萧千绝保护,而你却在率众抵御蒙古大军,庇护天山,又有谁来保护你呢?又有谁来分担你的辛苦,你的心事儿?梁萧更不知道,再次相见,你的内心有多么矛盾,不仅不能在他怀里倾诉阔别多年的相思之苦,还要强颜欢笑假装坚强让他走的安心。你总是在为他着想,可你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呢?你为什么总是那么那么傻,那么那么不知道顾惜自己?唉,难道情之一物当真如此不可理喻吗?
         梁萧收拾行囊去莺莺处告辞。你住在一座两厅小院四面遍植柳树,梁萧到了院门外,见彩凤坐在门前石阶上,对着日光在一截水绿缎子上绣花,瞧见是他没好气道:“大首领说了,倘若叙旧你不妨进去坐坐,若是告辞那就不必了。”说罢爱理不理的,又低下了头。
         梁萧怅立半晌心道:“相见不如不见,如此倒也干脆……”再不多说,转身便走。出了村子眼瞧便要转过这个山坳,忽觉心中一酸掉头望去却见山边树林里绿影一闪而过。梁萧呆呆望着山林深处,却见四周寂然一片,唯有瑟瑟山风掠过头顶呜呜作响。    
      
       眼泪还是这么不争气,说掉下来就掉下来了。一如当年,明明让自己不哭的,最终却还是梨花带雨。为什么心中总是感觉那么那么的苦,十多年来都不曾减弱分毫,“死梁萧小色鬼,我恨你八辈子……” 
        
         回到中原,几经波折,梁萧终于还是见到了花晓霜,此时的她,绝症已除,出落的亭亭如玉,十年江湖行医,更将她磨砺的聪明伶俐,人也坚强了许多,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又笨又病又软弱的滥好人傻丫头了,她再也不需要莺莺照顾了,她磨掉了一身缺点,变得如莺莺一样完美,但她获得了爱情,莺莺却没有。上天呀,你待花晓霜那么好,却为什么对莺莺如此不公,你说你让我怎能不恨你不诅咒你?  
         花无媸、公羊羽、了情,云殊、花慕清,花清渊,梁萧,花晓霜……那么那么多的人结局都那样完美,甚至连韩紫凝都得到了爱人在高压下的深情表白,却为什么只有你始终离你的幸福那么远那么远,远到穷尽一生尝遍人间苦楚都无法追求到,有时想想,还真不如像阿雪那样一死了之,至少可以永恒那曾经最甜蜜的回忆。唉……傻莺莺呀!
         十五年之后,抑或更久,梁萧与花晓霜被迫携“潜龙”逃往西方,最终客死他乡,可即使如此,他们到死也能携手相倚,莺莺你却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默默逝去,仿佛从来都只有你一人似的。
         三百年后,陆渐、谷缜一行人迫于形势与万归藏赌斗,来到西域。转过一道山梁忽见一座石砌山亭,亭上白雪覆盖,亭边两树枯柳,枝条随风飘零,凄凉不胜,亭中一座青石坟茔,坟前石碑镌刻“冷香”二字,字为瘦金,清旷萧疏。
         仙碧、虞照走到亭前,默然而立,谷缜怪道:“这里埋得是谁?怎么没有名字?”仙碧道:“故老相传,这冷香亭下,便是柳莺莺祖师和西昆仑梁萧祖师合葬之处,所以自古以来,西城弟子至此,都要默哀时许。”谷缜吃惊道:“西昆仑不是娶了花祖师吗?”
         “是呀!”仙碧流露黯然之色,“他活着的时候,只得一身,死了之后,却终于能分作两半,听前人说,西昆仑死后,将骨灰分为两份,一份留在海外陪伴妻子,另一份却由梁思禽(梁萧之孙)祖师带回中土,与柳莺莺祖师合葬。”  
        谷缜微微动容,走到亭前,却见“冷香”二字下方,以俊秀行书镌刻一支小令:
         “那日少年薄春衫,明月照银簪,燕子分别时候,恨风疾云乱。志未酬,鬓先斑,梦已残。今生休去,人老沧海,心在天山。”
         好一句“人老沧海,心在天山”,想不到梁萧生前负她,死后倒还有点儿良心。
         谷缜瞧那小令,不觉出神,陆渐亦忍不住询问梁柳典故,仙碧略略说了,陆渐怪道:“这位西昆仑真是奇怪,既对柳祖师有情,又为何娶了花祖师?”  
         仙碧接口道:“这些事儿,年代已久,其中曲折也已分不清了。说其来,这三人的际遇都很凄凉,西昆仑与花祖师背景离乡,客死海外。柳祖师一生未嫁,坐化于天山,据先祖远昭公的笔记上说,那时节故人凋零,只有花生大士尚在,前往天山为她送行,远昭公因为妻族关系和柳祖师也有一些缘分,故而一同前往。他在笔记中写道,花祖师曾将天机宫中驻颜之法送给柳祖师,柳祖师临终之时依旧容光绝世,令人不感逼视。”
       陆渐听的怔忡,忽听姚晴在耳边轻轻念道:“志未酬,鬓先斑,梦已残......念到这儿将脸紧紧贴在陆渐肩头轻轻说道:这位柳祖师真可怜若没有心上人在身边纵有绝世容颜又有什么用处呢?"
       ........
       谷缜抬眼望去,一座庙宇凿山而建,悬在山腰有栈道盘旋,与下方相,连乍眼一览,直如横空飞来一般。
       谷缜笑道:“怎么只有一座庙,没有西昆仑的庙吗?”虞照摇头道:“梁思禽祖师没给西昆仑与花祖师立庙,偏为柳祖师立庙祭祀,说起来真是一桩奇事。”
       谷缜道:“奇人做奇事,柳祖师也是奇女子,思禽祖师心生仰慕也是应该。”众人心觉有理纷纷点头。
       是啊,梁思禽是一位奇人,他终身未娶,无儿无女。鱼和尚曾猜测原因:思禽祖师曾致力推行“抑儒术,限皇权”之道,却最终无果,其平生最恨世袭,不愿将一身本领,绝世智慧传于儿女,故一生未婚无儿无女。
       我却不以为然,纵然不传,也不一定不娶,不生儿育女。他终生未娶,大违孝道,只因为他仰慕莺莺,他知他爷爷梁萧对她不住,莺莺又一生未嫁,无儿无女,他也就一生未娶,无儿无女,算是为梁萧承还一点儿人情吧。
       数月之后,潜龙所在之地,濒死的姚晴瘦骨嶙峋,不复往日绝世容颜。她对陆渐说道:“丑呵美啊,我本是不在乎的,要不然我又怎会扮成丑奴儿呢?可如今不成啦,女为悦己者容,我有了心爱的人,就总想让他看到我最好看的模样。你......你还记得柳莺莺祖师的故事吗?"陆渐点头。
       姚晴轻轻叹息一声:”只有我们女孩儿才明白她的苦心,她为何要千辛万苦保住容颜,至死不衰呢?其实啊,在她心底始终盼望着,有那么一天,西昆仑还会回到她的身边,她希望那时候,在最心爱的男人眼里自己,仍是那么好看........"说到这儿她苦笑了一下,叹道:"人们......都说柳祖师是位奇女子,可我看呀,她只是一个傻女孩儿,就和我一样傻......"说到这里,她闭上眼睛泪走如珠。
         是啊,你不是奇女子,更不愿做奇女子,你只是一个傻女孩儿,可能的话,你更愿意做一个幸福的傻女孩儿,可是结局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对你如此不公呢?
         你生前尝尽人世苦涩,死后却能得到梁萧一半骨灰,又受万世祭祀,一代奇人梁思禽仰慕,更得姚晴这一隔世知己,想来还是逝去后更幸福一点儿吧。
         
         原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也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
         唉,情之一物呀……
      
      
      
      
      
      
  •     我觉得当代的视角让我们看得更清楚,我们不应当站仅仅在宋朝的角度看,金、辽、蒙也都是现在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     当代视角可以审视过度,当代人本观念对于历史伦理道理不适用。
  •     如果当年日本把中国大东亚共荣了。几十年以后,你是不是会说,日本也是中国的一部分?那抗日的又做什么?!这不是汉奸理论么?
  •     梁萧没挂。
  •     文艺的一笔
  •     写这么长
  •     写这么长,回复这么少,好忧伤啊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