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没风波里

出版时间:2012-6  出版社:中国发展出版社  作者:叶永烈  页数:558  字数:640000  
Tag标签:无  

内容概要

《出没风波里》写的是作者的采访生涯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出没风波里》详记了动荡岁月许多从未披露过的生动、真实的历史事件及细节。首次曝光诸多内幕,可读性极强,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视角。深沉的痛感比欢悦的快感更能震撼人的心灵,本书“文”“献
”并重,严肃公正,内容翔实,其中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尤为可贵。

作者简介

叶永烈,笔名:萧通、久远、叶杨、叶艇等,1940年8月30日生,浙江温州人。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上海作家协会一级作家、教授。以儿童文学、科幻、科普文学及纪实文学为主要创作内容。曾任中国科学协会委员、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理事。
11岁起发表诗作。18岁起发表科学小品。20岁出版第一部科学小品集《碳的一家》。21岁成为《十万个为什么》主要作者。
曾先后创作科幻小说、科学童话、科学小品、科普读物700多万字。
电影《红绿灯下》(任导演)获第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科教片奖。《小灵通漫游未来》获第二届少年儿童文艺作品一等奖。《借尾巴》获全国优秀读物奖。根据叶永烈长篇科幻童话改编的6集动画电影《哭鼻子大王》获1996年“华表奖”(即政府奖)。
后来转向纪实文学创作。主要新著为作家出版社出版的6卷本《叶永烈自选集》;此外,还有《毛泽东的秘书们》、《陈云全传》、《叶永烈采访手记》、《星条旗下的中国人》、《我的家一半在美国》、《一九九七逼近香港》、《商品房大战》、《何智丽风波》等。

书籍目录

第一章 上海的“北京作家”
 最熟是北京
 七天印出《陈云全传》
 京华访刘少奇夫人王光美
 王稼祥夫人朱伸丽印象
 访张闻天夫人刘英
 田家英夫人董边忆田家英
 采写《“中共中央一支笔”——胡乔木》
 访任弼时夫人陈琮英
 1978:中国命运大转折
第二章 上海的“海”也很深
 温馨的上海
 闯入托派禁区
 一位特殊的历史老人
 为戴厚英写《非命》
第三章 追踪一九五七
采写傅鹰注意起反右派
《傅雷与傅聪》
 澄清傅雷夫妇死因
 寻找“戴大口罩的姑娘”
 采写敏感的马思聪
 来到“大右派”葛佩琦的小屋
 目光投向“章罗联盟”
 含泪为王造时写下《斯人独憔悴》
 “右派诗人”流沙河
 采写“不予改正”的彭文应
 闯进“极右派禁区”
 西南采访“小右派”
 香港版《沉重的一九五七》问世
 《反右派始末》艰难之路
第四章 直面十年浩劫
爱国的“叛国者”
 着手探索“文革”进行曲
 《浩劫》在桂林受挫
 王张江姚传记相继问世
 闯进中国政治的“百慕大”
 走访“文革”重灾户陆平
 常溪萍之死
  寻访“炮打张春桥”主炮手
 “高干医疗小组”透露重要信息
 终于找到黄敬胞妹俞瑾
 韩哲一回忆“安亭事件”
 走访王洪文的“死对头”
 采访王洪文贴身秘书
 “王办”米士奇的回忆
 江青的年龄以及入党之谜
 几度寻访“江青保姆”秦桂贞
 三访张耀祠将军
 走近江青历史的知情人
 寻访毛远新
 采访关锋始末
 戚本禹印象
 王力风波始末
 《陈伯达传》幕后秘事
 采访陈伯达的曲折过程
 姚文元获释与“法新社事件”
《“四人帮”兴亡》获准出版
第五章 红色之路
“红色三部曲”的来历
两岸三地推出《红色的起点》
令人困惑的“座次”难题
采访茹志鹃的长兄
采访两位九旬历史老人
追寻神秘的侦探
在南湖“红船”上
历史的误区和被遗忘的角落
主线·谜团·细节
来到天下第一山——井冈山
采访“红都”瑞金
庐山浓缩着一部中国现代史
在革命历史名城遵义
陈云手稿澄清了历史之谜
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
千里迢迢访延安
寻觅重庆谈判的历史踪迹
《毛泽东与蒋介石》在台湾畅销
在美国看蒋介石日记
第六章 《钱学森》采访手记
采访钱学森的“干妹妹”
女秘书忆钱学森
来到钱学森创建的力学研究所
郭永怀夫人的回忆
钱学森高足忆当年
乡下老头儿=“总总师”
访聂荣臻元帅秘书
钱家的“大管家”
钱学森家来了化验员
学术秘书眼中的钱学森
保健医生眼中的钱学森
钱学森最后的岁月
附录一:与日本电视台谈江青
日本人对江青特别有兴趣
以日本人视角看江青
江青曾经是贤妻良母
一个聪明的女人
“红都女皇”的霸气
毛泽东从未把江青列为接班人
附录二:“上海王”柯庆施
盖棺未论定
柯老·柯大鼻子·柯怪
首创“大写十三年”
受到毛泽东赞许
张春桥成了柯的爱将
险些取代周恩来出任总理
把“汪主席”换成“毛主席”
为“女客人”提供基地
突然病故于成都
柯庆施之死真相
附录三:“反右派运动”的导火线
《人民日报》质问:这是为什么?
“右派”们骂卢郁文是“小丑”
《这是为什么?》的内幕
对于《这是为什么?》起草者的考证
卢郁文其人
“左派”父亲与“右派”儿子
追踪匿名信的来龙去脉

章节摘录

  一晃,从北京大学毕业分配到上海工作,已经四十多个年头。我常说,上海是我的第二故乡。尽管我并不是上海人,可是如今我出去,人家都 称我“上海作家叶永烈”。如此说来,对于我,最熟的是上海。我却摇头。莫非最熟的是故乡——温州?其实,我在高中毕业之后,便离开了温州。此后,虽说隔几年也回一 趟温州,却总是来去匆匆,只住三五天就走。所以,故乡留给我的印象,仍是童年时代的印象。1994年我回温州,写了篇温州散记,那题目就是《不识故乡路》——因为温州这几年已经大大地改变了,除了市中旧城区之 外,我“不识故乡路”了!最熟的究竟是哪里?我说:“最熟是北京。”这倒并不因为当年我在北京大学上了六年学。其实,做学生时,我忙 于学业,再说穷学生也没有多少钱“消费”,难得从郊外的学校到市区— —那时叫“进城”。一个学期进城三四回,就算不少了。所以,那时我并 不熟悉北京城。如今我说“最熟是北京”,是因为一趟趟出差,老是去北京。妻子甚 至说我一年中去北京的趟数比去上海南京路的趟数还多。老是去北京,早就去腻了。在北京,早上办完事,我下午以至中午就 回上海。我巴不得别去北京。我希望最好是到没有去过的地方出差,富有新鲜感。可是,身不由己,我依然老是去北京。总是“粘”着北京,内中的缘由便因为北京是首都:全国性的会议,大都在北京开; 出差办事,上这个“部”,那个“委”,这个“办”,那个“会”,都得去北京; 还有,最为重要的是,我的采访圈,大体上在北京。说来也怪,虽然 人家称我是“上海作家”,可是我的作品却大都是北京题材。北京作家们 笑我“侵入”他们的“领地”。作为上海作家阵营中的一员,我常常被文友们称为“上海的‘北京作 家…。这里面,倒也有几分道理:除了我的采访对象大都在北京之外,我 的作品也大都在北京出版。在这“几分道理”背后,有着这样的理所当然的原因:一是我所从事 的是当代重大政治题材纪实文学创作,北京是中国的首都、政治中心,我 的采访对象理所当然大都在北京;二是我的作品很多需要报审,在北京出 版,报审手续要比上海便捷,我的书理所当然大都在北京出版。其实,我也深感“远征”北京,比写“近水楼台”的上海题材要吃力 得多。但是,我却非得一趟趟去北京采访不可。为什么我要“远征”北京呢?我曾说,这是因为中国的“百老汇”在 北京。当然,我所说的北京的“百老汇”,并非美国纽约“百老汇”(BROADWAY)那样的大街。我所关注的是中国现代史、当代史上的重大事件 和重要人物。由于北京是首都,那些饱经风霜的“历史老人”、“风云人 物”汇聚在北京,成了中国的“百老汇”。我奔走于这样的白发世界,进 行一系列采访。在我看来,北京的“百老汇”,是我的创作之源。我去过纽约。那里的百老汇大街又宽又长,相当于北京的长安街,宽 达四十来米,长达二十五公里。北京的“百老汇”,却“汇”在几处。记 得,有一回我在北京三里河一个高干大院采访,那里是北京的“百老汇”之一。被采访者问我,你是第一次上这儿?我说来过好多回,随口答出这 里七八户人家的名字。又有一回,在北京另一处“百老汇”——木樨地的 一幢高干大楼,被采访者得知我曾来这里多次进行采访,建议我索性对每 一家都进行采访——如果把这座楼里每家的命运都写出来,那就写出了中 国半个多世纪的缩影!大抵是我反反复复去北京,北京某部门一度要调我到北京工作。我觉 得这可以考虑。可是,对方只调我一人进北京。我是一个“家庭观念”很 重的人。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于是,调北京工作只得作罢。我依然一 趟趟出差北京。每一回去北京,差不多住处都不相同。这回住东城,下回也许住西城。上次住北郊,这次住南郊。这样,我几乎住遍了北京的东南西北,住遍 了各个角落,而不像在上海,总是固定地住在一个地方。也正因为这样,我对北京的大街小巷,对于北京的变迁比上海更熟悉:我踏勘过五四运动火烧的赵家楼;我细察过当年林彪所住的毛家湾;我 寻找过北京大学“梁效写作组”的所在地;我曾在清华大学“井冈山”红 卫兵总部“1日址”前踯躅;我也曾研究过当今的钓鱼台国宾馆哪几座楼是 当年“中央文革小组”的所在地…… 每一回我去北京,都发现北京在变,这里冒出一幢新高楼,那里崛起 一座新立交桥…… 北京,浓缩着中国的现代史。北京的“百老汇”,聚集着中国现代史 的见证人。所以我说,最熟是北京。P1-3

数据来源网站

图书盘,更多图书可访问PDF电子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出没风波里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