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行刑枪手

出版时间:2009-7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罗学知  页数:284  字数:333000  
Tag标签:无  

前言

  李铁兵出生在陕西渭河流域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是一名小学教师,母亲在家种地。除了寒暑假,父亲难得有空闲,母亲常年是忙完了外头忙家里。因为连续生了两个女儿,父母很不甘心,希望能有个男孩,于是他们冒着被罚款的风险,又生了李铁兵,终于如愿以偿。  李铁兵在家中排行老三,是最小的,也最受宠爱。父亲给他取名“铁兵”,是希望他易养成人,像铁打的一样坚强结实,将来前程似锦。但实际情况却与他的名字相去甚远,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李铁兵从小体弱多病,父母亲三天两头背着他往村里赤脚医生开办的医疗点跑,不是打针就是抓药。这种情况直到李铁兵五六岁上才开始有了好转。但是身体瘦弱的他,在七周岁上学后,在班上的同龄人中仍是个头最矮小的几人之一。  李铁兵在以后的学生生涯,一直到参军入伍当上武警,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不善言辞、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的文弱书生。熟悉李铁兵的人们,谁也不曾想到,他后来竟成了一名令那些凶残暴戾、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罪犯闻风丧胆的武警铁血卫士,在死刑犯执刑场上叱咤风云的枪手。

内容概要

和平年代,能够剥夺他人生命的,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是杀人犯,他们出于谋财、仇恨、偷情等各种目的,采用卑劣凶残的手段,隐秘地杀人;第二种便是行刑手,他们受命于司法机关,对死刑犯进行公开地处决。在我们国家,枪毙都是由武警执行的。执行枪毙的武警,被称为武警行刑枪手!李铁兵,一个瘦弱的普通青年,和其他青年一样有着参军的梦想。在考入大学后,他毅然弃学入伍,想当一名威武的解放军战士,却被分入武警部队。更想不到的是,新兵训练后,分入武警中队的第二天,他就奉命对一个凶残暴虐的杀人犯执行枪决……

作者简介

罗学知,著名公安作家、中国公安法制文学协会理事、湖南公安文艺协会常德理事、湖南省法学会会员。著作颇丰,累积发表文章280余万宇。其中长篇小说《出生入死》《冒名顶替》、中篇小说《被追授勋章的女警官》曾多次获奖。小说《礼物》被改编拍摄成同名电视剧,先后在中央电视

书籍目录

  最丢脸的执刑经历:第一次执刑,尿湿裤裆。  最恶心的执刑经历:击穿犯人胃部,稀粥与鲜血齐流。  最惊险的执刑经历:有人企图劫法场。  最奇异的执刑经历:青年死刑犯一夜白头。  最为难的执刑经历:枪毙女朋友的姐姐。  最难忘的执刑经历:死刑犯是个其情可悯、依法当杀的可怜女人。 

章节摘录

  片段一:最丢脸的行刑经历。  车队驶达山坳的刑场,刚一停车,九辆死囚刑车上押解死刑犯的公安干警,立即以飞快的速度架着死刑犯,一路飞奔到山坎下,喝令他们一字排开跪倒在地。  这时薛队长高喊口令:“各就各位!”命令行刑的武警枪手们,按照各自负责的对象,在其身后站好。  李铁兵刚站在武煜奎身后一米多远的地方,薛队长举起手中的小红旗,喊出了第二道口令:“预——备——”  这时,枪手们都拉动枪栓,推弹上膛,一片“咔嚓”之声接连不断。李铁兵也跟着推弹上膛,将枪刺顶在武煜奎背上画着圆圈的位置。  薛队长扫视了一眼行刑的枪手,见都推弹上膛完毕,便将手中的小红旗使劲往下一压,高声喊道:“执刑!”  “砰,砰砰,砰砰砰……”枪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李铁兵的手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枪声响过之处,那些死刑犯都一声不响地一头栽倒在地,污血从胸口汨汨流出。  只有李铁兵手中的枪没有打响,武煜奎还纹丝不动地跪在那里。顿时,刑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李铁兵,盯在李铁兵的脸上。李铁兵更紧张了,他只好闭着眼睛不顾一切地一扣扳机,“砰”的一声,枪响了,武煜奎一头扑倒在地。随即,他翻过身子,用吐着血沫的嘴大喊道:“补枪!补枪!快给老子补枪!!”  李铁兵望着武煜奎满是血污的嘴脸,和那一对瞪得像铜铃一般凶残的牛眼,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原来,李铁兵由于扣动扳机的一刹那闭上了眼,手一抖,枪口往上一跳,子弹偏离了心脏的位置,打到了武煜奎心脏上方的左肺部,他疼痛不已,便高声吼叫着“补枪”。  这时,薛队长忙从李铁兵手中接过半自动步枪,推上一颗子弹,将枪口顶住武煜奎胸口左侧心脏的位置补射了一枪,武煜奎经过好一阵挣扎,这才渐渐不动了。  李铁兵只觉得双腿内侧凉飕飕的,裤腿紧贴在了腿肚子上,这才发现,在惊恐中自己的一泡尿不知不觉地全拉到了裤裆里,幸亏没有被别人察觉。  片段二:最恶心的行刑经历。  执行枪决任务的枪手是李铁兵。这一次执行枪决的任务,却令他恶心不已,从此不再吃稀粥。  原来,他在刑场上按照薛队长的口令,对准麻富财背上的粉笔圈扣动扳机后,随着“砰”的一声枪响,子弹准确地洞穿麻富财的胸膛,跪在地上的麻富财扑倒在地。子弹射在人体上的动能有七八公斤,所以被枪弹近距离击中的人,几乎没有不倒地的,何况是跪在地上无法灵活地移动脚步保持平衡的人呢!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麻富财并没有像其他几名死刑犯那样,血液喷射而出迅速死亡。他的伤口出血不多,翻滚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大口喘气,吐着血泡。  刑场总指挥姜局长命令道:“补枪!”  李铁兵对准原来枪口上方一点的地方,补射了一枪。  麻富财再次扑倒在地,又从地上翻过身来。只见从弹洞涌流出稀粥状的白色食糜,里面夹杂着红红绿绿的颜色,一股酸腐气味扑鼻而来。显然第二枪打穿了他的胃部,这是从他胃内涌出的,早上在看守所吃的正在消化中的米粉。  李铁兵恶心不已,不由自主地蹲在地上,翻肠倒肚,将早晨吃的稀粥和馒头吐了个一干二净。  麻富财还在地上翻滚着,毫无即将死去的征兆。见此情形,薛队长连忙从身边的郝金标手中夺过半自动步枪,对准第一次弹洞偏右的位置又补了一枪。麻富财这才血如泉涌,挣扎了几下不再动弹了。  事后,薛队长对李铁兵道:“麻富财这王八蛋,心都是歪着长的,真是坏到家了!这种心脏偏右的人,只有百万分之二三左右的概率。”其实,这种心脏偏右的死刑犯,薛成也是第一次遇到。过去他曾经听说过有这样的人,这次见麻富财倒地后没有出多少血,而且也不像是打中了心脏的样子,他就猜测这家伙可能心脏偏右。事实证明,果不其然!这一情况令李铁兵大为意外。  片段三:最惊险的行刑经历。  车队一驶出市公安局看守所大院,李铁兵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道路两边的人特别多,虽然以往每次都少不了有看热闹的群众,但从来没有这么多过。这些人中,半数以上是从离城区十二公里的重型机械厂乘专线公交车赶来的,他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来为徐远雄送行,希望看他最后一眼。看到了徐远雄的人,向他挥手致意,徐远雄也颔首答谢。突然,有人放起了鞭炮,顿时马路两边的鞭炮声响成一片,浓浓的硝烟挡住了前进的视野。  姜正坤局长用车载无线电台,命令开道的摩托车加快速度。车队迅速加速,沿中山路由东向西疾驰。这里的街道两边也已站满了人,由于城区人车密集,行驶速度受到很大限制。当车队驶过城区,往右拐上通往北郊的解放路时,街道两边的人群更加密集了。  突然,在车队前方五百米处街道上担仼警戒执勤的民警,用无线电对讲机向姜正坤局长报告,刚才一辆没有车牌的大型吊机发生故障,横在了马路上,堵住了解放北路。看样子,吊车不是马上就能修好的。要通过解放路出城往北郊,必须在莲花巷向东,绕道鹤山路。  姜正坤局长命令开道的摩托车向右拐,进入人民路,整个车队沿人民路回头往东疾驰。所有开车的司机和坐在车上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往回走?其实就在昨晚,南江市公安局就获得了来自秘密渠道的情报,可能有人要劫法场,这不能不引起姜局长的高度警觉和戒备。  当车队驶到南江路口时,姜正坤局长命令往右拐,向南上中山路后往西。刚才还在中山路两边看热闹的群众早己散去,他们压根儿也没有料到,车队会打个转又绕了回来。姜正坤局长命令车队加速,从中山西路冲出城区,从西郊左侧的一条乡镇公路,上三公里外的龙云山。与此同时,姜正坤局长命令周彬副局长,带领负责路线保卫的民警,迅速赶到鹤山路,对两侧的建筑物进行封锁搜查。  ……  在返回城区的路上,姜正坤局长接到周彬副局长用无线电对讲机报告搜查鹤山路的情况,使他大吃了一惊。周副局长告诉他,在临街一栋废弃二层楼的空房里,发现了一箱手榴弹,有的盖子都已经揭开。据附近居民群众反映,在民警赶到前不到五分钟,十多个穿长大衣的陌生人从空房子里匆匆离去。姜局长道:“幸亏当时没有走鹤山路去北郊的主刑场,而是当机立断去了龙云山的备用刑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事后据侦查破案得知,这是徐远雄的铁哥们儿精心策划的一起劫法场未遂案件。他们用大型吊车堵截住执刑车队必经的解放北路,估计车队就会绕道鹤山路,于是在没有部署警力监控的鹤山路上设伏,准备在执行车队经过时发动袭击,乘混乱救出徐远雄,然后送他偷越国境潜逃国外。破案后,缴获五六式自动步枪八支、“五四”手枪四支、手榴弹三箱、子弹五千多发,这些武器正是文革中徐远雄带人抢劫军火仓库用于派性武斗,后来又私自隐藏没有上交的那批武器弹药。  片段四:最奇异的行刑经历。  “咚,咚,咚……”随着车队驶入看守所院内的嘈杂声,清冷的晨风中又一次传来了海关的钟声。天已大亮了。  担任执行枪决牛永昌任务的李铁兵,也随着武警的军用卡车来到。他发现,正被公安民警用麻绳反绑双手的死刑犯牛永昌,昨天下午还是一头乌黑的发茬,如今却是一头雪白了!  李铁兵惊讶地问道:“牛永昌昨天下午的头发还是漆黑的,怎么过了一晚上就雪白了呢?”  一位看守民警答道:“对他来说,这一夜还不等于过了几十年吗?以前,我在历史书上看到伍子胥过韶关,一夜愁白了头的典故,我一直都以为是古代文人凭想象杜撰出来的呢。如今看到牛永昌,我相信那是真的了。”  李铁兵不由得暗自感叹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俗话说人急造反,狗急跳墙。正在被捆绑双手的牛永昌知道,开过宣判大会后,他就要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了。他的情绪迅速变换着,与昨晚写遗书时判若两人。他的精神进入一种极端亢奋的疯狂状态。见到背着半自动步枪的李铁兵进来,牛永昌立即猜测出,李铁兵就是对他执行死刑的枪手。他像一头垂死挣扎的疯牛见了即将宰杀它的屠夫一样,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看着李铁兵。  李铁兵发现牛永昌的目光十分罕见,那是一种残暴本性自然流露的暴戾凶光、困兽犹斗的激怒恨光、死到临头的绝望泪光交织在一起的,最复杂最可怕的目光。通常在一般的死刑犯的身上,只可能见到两种目光:一种是绝望的泪光,再一种是恐惧的眼神。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李铁兵不禁暗自思忖着,自己是行刑枪手,是代表正义和法律的,无论如何,要在精神和气势上压倒他!  押送牛永昌的刑车,是一辆“东风”牌敞篷大货车。李铁兵看到两位民警把牛永昌押上了刑车,这才爬上一辆运送武警的“东风”牌绿色军用敞篷大卡车。  在设在市体育场内的宣判大会会场上,李铁兵看到,当法官宣判到牛永昌,押解他的两位民警一左一右把他挟持着,推向主席台前沿中央亮相时,牛永昌顽固地昂着头大叫道:“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民警使劲压下他的头后,刚一松手,他又把头昂了起来。  宣判大会结束,被判处死缓以下的人犯,被押送回看守所的监房;被宣判死刑的死刑犯,立即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刑场选定在一片河滩上,刑车刚刚停稳,押解死刑犯的民警架着犯人一路飞跑,执刑的武警枪手也紧随着跟在后面。三名死刑犯被架到河堤下跪下,李铁兵、郝金标和郑志仁各就各位。郝金标和郑志仁都在死刑犯的后面,用枪刺顶住了他们的背部。  这时,牛永昌猛地转身回头,用那种凶残、仇恨加绝望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李铁兵,吼叫道:“老子会记住你的,老子到阴间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吧!”  李铁兵凝气聚神,以正气凛然泰山压顶之势,迎着牛永昌挑衅的目光,投过狠狠的一瞥。郝金标无意中捕捉到了这短暂的一瞬间,他觉得,李铁兵那一刻的眼神,就像是聚集了巨大能量的激光束,正气凛然、锋芒犀利、威武肃杀。即便是再凶暴狂傲的凶神恶煞,也会魂飞魄散。连郝金标见了,也觉得陌生,不禁望而生畏。  果然,牛永昌立即收敛起他那股凶顽暴戾之气。李铁兵不禁在内心里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我叫你再逞凶发狂!”与此同时,李铁兵迅速端枪,手起枪响,几乎与薛队长“执刑”的口令完全同步。李铁兵的枪响过数秒钟以后,郝金标和郑志仁手中的枪才先后打响。  子弹准确洞穿牛永昌的胸脯。牛永昌虽然扑倒在地,却没有迅速死去,而是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了一会儿,才渐渐地不动了。  片段五:最为难的行刑经历。  在吴友均和严小雯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上午,李铁兵和郝金标被薛队长叫到办公室,通知他俩明天担负执刑任务,李铁兵执行严小雯,郝金标执行吴友均。郝金标听了无所谓,李铁兵听了,却如同晴天一声霹雳,他最担心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  怎么办?怎么办??李铁兵从薛队长办公室出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这件事情,他还不能跟任何人商量。  如果由他执行了严小雯的死刑,将来他如何面对严小菊?严小雯毕竟是严小菊的同胞姐姐呀!严小菊要知道是他执行的严小雯的死刑,肯定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交往了。这是可以想见的,而自己又从内心里爱上了严小菊,只是因为战士的纪律,不允许和部队驻地女青年谈恋爱,这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才没有被捅破。其实双方彼此早已心照不宣了。  如果向薛队长提出与郝金标交换执刑对象呢?那也不成,因为实在找不出任何理由。因为在薛队长看来,他李铁兵执行吴友均的死刑和执行严小雯的死刑,并不存在任何差异。薛队长肯定会感到奇怪,要提出反问,他将无言以对。  如果实话实说,严小雯是自己女朋友严小菊的姐姐,出于这层关系,自己不便执行。那么即使自己与严小菊还没有发展到恋爱关系,也会被怀疑是在谈恋爱,那就是违纪,自己就要脱下武警服装提前复员。一旦这样,就不可能再重新参军入伍,那么自己这一生为之向往的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前途就都完了!  总之,李铁兵现在是两手提篮,左难右也难。  片段六:最难忘的行刑经历。  中队长薛成把执行刘梅死刑的任务交给了李铁兵。  “薛队长,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呢?”李铁兵问道。  薛成道:“因为执行刘梅的死刑需要有足够的勇气,非你莫属!再说你马上要赴支队上任,以后就是你想执行这种任务,也没有机会了!”  李铁兵叹道:“谢天谢地,以后我才不会再想执行这种任务呢!不过,这段经历对我来说倒是十分宝贵。有一位伟人对于死亡讲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他说:‘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对于被执行死刑的人来说,一抬腿就迈过了阴阳界。而我们这些送他们上路的人,却要为此难受好多天,有的甚至终身难忘!”  薛成深有同感地道:“这句话说得太精辟了!对于那些被判处死刑的人,他们从作案犯罪时起,灵魂就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死亡,对他们是一种解脱。对于那些身患绝症,遭受病魔折磨,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人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而因为他们的死而痛苦和不幸的,是活着的人,是他的亲属,他们将长期忍受情感上的折磨!”  执行死刑这天,刘梅仍然表现得十分镇定。天不亮她就开始梳洗打扮,头发梳得齐齐整整,在鹅黄色的锦缎旗袍外,吊上了一件枣红色的毛线背心。她不用押解她的女民警搀扶,自己爬上了刑车。  当用“解放”牌敞篷大卡车做成的刑车驶出看守所大院时,刘梅的丈夫姚林早已带着他们的女儿等候在路口。  “刘梅!刘梅!”姚林大声呼唤着。  “妈妈——”小女孩伸着双手呼喊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号。  见此情景,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免不了为之落泪。李铁兵和所有的武警战士个个泪流满面。  刘梅扭过脸看了他们一眼,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刑车飞快地驶了过去。姚林在追着刑车跑,小女孩的哭喊声被渐渐抛在了后面。  刑场选在一片山坎下。其时,满山遍野的杜鹃花争相吐艳。  李铁兵连自己都没有听到枪响,刘梅已经仰躺到了一丛鲜红的杜鹃花丛中。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睁着的双眼正遥望着蔚蓝色天幕上缓缓飘过的浮云……

媒体关注与评论

  不要让谁失去生命,因为生命太保贵,也许他有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们也要让他生到自然死去。至于他的错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方法和智慧来让错误无法重复。中国以外已有很多好的方法,我们也可以学。让犯错误的人一百多年只在一个规定的范围内活动,就算他还想错,对于生活在规定范围以外的人又有什么影响?老虎吃了人怎么办?我们没有让它失去生命。想到犯错的人,也想到犯错的老虎,我们怎么不能象对待犯错的老虎那样对待犯错的人呢?

编辑推荐

  《武警行刑枪手》:建国60年来,中国首部、也是惟一一部描述武警行刑枪手的长篇纪实小说。  不是传奇,“红色死神”的生活纪实。  一颗冰冷的子弹,一条温暖的生命。扣动手指,断送人命。是否真能那么轻松?  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普通武警新兵,要经过怎样的训练和磨砺,才能成为合格的行刑枪手?面对一次次的罪恶与死亡,他还能不能有正常的生活和爱情?  ——磨铁图书铁血时代团队鼎力推荐

数据来源网站

计算机/网络PDF图书网,更多图书可访问PDF图书下载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评论、评分、阅读与下载


    武警行刑枪手 PDF格式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1条)

 
 

  •     建国以来,中国第一部关于武警行刑枪手的长篇纪实小说。关于行刑手“从法律的角度看,执行枪决和杀人是两回事。但从人性的角度看,两者一样,都是在剥夺别人的生命权利。武警行刑枪手不是凶残暴虐、嗜血变态的杀人狂魔,除去强健的体魄和武装军服,他们也只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执行枪决,产生心理压力是难免的。”作者通过一个连鸡都没有杀过的普通武警新兵,是经过怎样的训练和磨砺,才成为合格的行刑枪手,面对一次次的罪恶与死亡,他还能不能有正常的生活和爱情?对人物的刻画和描写相当精辟,值得一看。
  •     利用休息天,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了。情节很真实,语句很流畅,有一种想把它一下子看完的感觉。
  •     首先声明可能是个人工作性质的原因,本人给此书打了3星,内容并不像书名和介绍写得那么有悬念,总感觉是在普及武装警察法,告诉读者武警是干嘛的,语言功底有待提高,角色说出的话书面语过多,不像普通人说出的,前几篇故事还在写行刑枪手,后面就已经开始干狙击手的活了,故事情节平淡,没有真正写出行刑手这一特殊职业人的内心心理,倒像是回忆录,只回忆事情而已,不怎么推荐,要想拥有一本,还是等降价再买更值!!
  •     在细节方面有点胡编乱造,作者显然没有从改革开放前与后的时空转换中清醒过来,该书一会出现月工资40多元的情况,一会又出现年薪达20多万的数字(一个80年代的医生!),令人怀疑。还有就是,对武警战士的感情描写太过粗放。另外,就是在刑事诉讼的程序部分,作者不是很懂,有些描写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的程序,不详细说了。
  •     比如本书中第七章,说到那个房地产老板麻富财,说他如何的指使手下的打手,对于不愿意拆迁的钉子户采取的手段。
    用砖头砸玻璃、砸房顶,门口放毒蛇,或者用挖掘机、推土机强行拆除,后来省里面的调查组来取证时,有下班的路人,恰巧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情形,被办案人员复制成定罪的证据。
    兄弟,你也不好好想想,根据书里的记载,这个事件发生在1986年,那时候中国那里会有手机,更不存在有带摄像头的手机,还可以拍视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除非有时空隧道,让他超越空间来到了现代?
  •     偶承认偶OUT了对于现在社会来说。但此时硬伤实在太多,经历过80年代的人都有着对对那个年代深深的烙印,小到家长里短大到国家大事。俺不知道此书作者是边做着时光旅行边写的这本书还是咋地。反正对于那个年代的描写有很多出入。MS感觉到他从未经过个那个年代似的。总之看了还是属于比较失望的。
  •     昨天,我和一个资深的记者朋友说起,我读了一本书,看完之后让我恶心。你可千万别买。我当时就是冲着书的名字去的,片面的认为是本好书。我的朋友说,叫什么名字,哪个出版社出的?我答,武警行刑枪手,河南文艺。朋友笑话我,买什么不好,买河南人出的,就是擎等着上当嘛!朋友是戏谑之言,不代表任何诋毁或者诬蔑任何出版社的意思,但我想告诉广大读者的是如果你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的话,就不要耽误时间去读这本书了。大家在这里写书评的目的,无非是给书友们一个选择的捷径,因此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这本书全文毫无章法、文采,甚至在故事的编排上也有太多让人难以置信的硬伤,我难以将本书拙劣的章节和扉页中作者的介绍联系起来。如果作者能够看到,希望您可以更加深入地去体验武警行刑枪手,哪怕是一个普通武警战士的真实生活,我若是武断地说您没有去体验生活,您一定100个不服气,只能是希望您能够更加深入地用心去体会吧。还有许多与本书所设定的80年代的北京相背离、脱节的内容,就更数不胜数了,在此就不做赘述了。期待作者更好的作品问世,要对得起自己的名字,要学之、知之!对得起公安作家的称号,因为如果你是警察,那么你头顶国徽,如果你不是警察,那你笔下写的是一群头顶国徽的人,他们无比神圣!拜托了!
  •     我不知道作者当过兵没有,他在小说里写到服兵役是两年是一个失误,两年兵役是90年代末才改的,小说里写的是80年代的事.还有就我了解行刑手在行刑时都带口罩和墨镜
  •     不相信别人的评论,看完后,感觉这本书确实不怎么样,简直就是拼凑,只有书名挺吓人
  •     看到名字和介绍加上自己对军旅题材的小说比较感兴趣才买的,但看了几章就看不下去了,流水账、讲大道理,我都怀疑里面好多东西是不是“复制-粘贴”写出来的。
  •     真的很差劲,仅常识性错误就很多,还不算其他。无丝毫阅读及保留价值。
 

250万本中文图书简介、评论、评分,PDF格式免费下载。 第一图书网 手机版

第一图书网(tushu001.com) @ 2017